第十三集 第三十二章 黑羽的身世

有鎖元煉火陣在,鵬魔皇等人也不擔心秦羽,黑羽逃跑,敖枯直接上前解除了那'鎏遠幻陣’,輕輕松松大陣便被解除了,而看到鵬魔皇四人進來,秦羽只是看了看身旁的黑羽.

"還想妄圖一戰?"敖枯,白風,流圖三人冷笑.

隨即三人化作三道殘影,直接朝黑羽殺去.按照鵬魔皇的命令,他們三人聯手對付黑羽一個,很明顯是務必要將黑羽殺死,而現在這種情況,他們三人也不認為自己會失敗.

"小黑,你根本沒機會殺他們,暫時放棄吧."秦羽傳音說道,同時心意控制要將黑羽收入姜瀾界.

黑羽回頭看了秦羽一眼,最後放棄抵抗.

"呼!"三道殘影撲了空.

"人呢?"敖枯,白風,流圖三人面面相覷,剛才還在眼前的黑羽就這麼消失了,三人同時看向了秦羽,秦羽微笑道:"別看了,黑羽已經進入青禹仙府了,而我也……"

秦羽剛要准備進入姜瀾界,忽然……秦羽,山頭突兀地閃過一道靈光.

"說不定,還有可能安然出去呢."秦羽反而沒有進姜瀾界.

"青禹仙府,哼,只是遲一會兒死而已."遠處的鵬魔皇正淡然走來,鵬魔皇對于破掉青禹仙府似乎很有信心.

敖枯,白風,流圖三人不語而同的閃電般攻擊向秦羽,然而在他們攻擊的前一刻,秦羽已然出手了.速度完全達到極限.留下一條殘影,秦羽整個人便沖到敖枯面前了.

"老朋友,第二次了."秦羽地面容出現在敖枯面前.

敖枯大驚.

秦羽實力他很清楚,如果不變成兩個本尊.單單一個身體,特別是現在連戰斗形態都沒有變化,秦羽還是有足夠的實力殺死他的,敖枯身體閃電般變為戰斗形態,神器狼牙棒也狠狠砸了過去.

"蓬!"

如同兩顆巨大隕石碰撞一般,轟隆聲不斷傳遞開去,而秦羽和敖枯兩人同時分了開來.

"咦,這秦羽怎麼沒使用他那凌厲的指法?"敖枯疑惑起來.當初秦羽使用神劍破天以及'破空指’,可是差點要掉他地小命,他可是記憶猶新.

撞擊的越厲害,反彈的力量越強.秦羽借著反彈的力量,身體劃出一條漂亮的曲線,一下子便到了另外一個八級妖帝一一白風身前.

三名八級妖帝,白風實力最弱!

"哼."白風一聲冷哼,手中那柄中品神器長劍化作一條虹光直接刺向秦羽,神劍過處,空間處處扭曲.秦羽只是身形略微移動了兩分,其他幾乎沒變化.

"嗤~"神劍刺入秦羽身體,如同普通的鐵劍刺入堅實的牛皮革一般.似乎被卡住了一般,很艱難地才刺入兩分.

白風心中震驚,她聽說過秦羽身體很強,強的接近神器.可是真實感受地時候還不得不說變態.

"噗!"

"噗!"

秦羽任憑白風神劍刺在身上,那藍色九轉勁力通過黑洞加速,這一擊最恐怖的破空指直接破了白風的防禦,射穿了白風的丹田,而秦羽地那柄神劍更是刺入其中.

"蓬!"神劍中蘊含的九轉勁力同樣爆發了,白風的那顆元嬰僥幸躲過破空指,可是面對刺入丹田中的神劍朝四面八方爆射的九轉勁力,終于被攻擊到了,防禦極弱的元嬰當場崩潰.

"怎麼可能?"

白風一臉的難以置信,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飛禽一族僅次子鵬魔皇地存在,竟然會死在這里,死在一場看似必勝無疑的戰斗中,她甚至于沒來得及施展她的絕招'風尾針’.

"轟!"

白風身體重重落地.

八級妖帝白風,身死!

"這柄中品神器神劍,我就笑納了."秦羽在殺死白風地同時便抓了她的神劍,在拿著這柄神劍的同時,秦羽的仙識早就覆蓋了周圍區域,場上地幾人,包括鵬魔王,一舉一動秦羽都注意著.

特別是鵬魔皇,秦羽一直小心著.

這時候,在一旁發現這一幕的敖枯,流圖震驚了,和他們搭檔了如此多年的白風,竟然就這麼死了.而在白風尸體落地的同時,一道金光仿佛穿越時空一下子到了秦羽面前.

"怎麼這麼快?"早用仙識注意鵬魔皇的秦羽,從發現鵬魔皇殺來到攻擊臨身,只是來得及身體稍微移動一下而已.

"蓬!"

重重的一拳擊打在一臉震驚的秦羽胸膛上.

仿佛一道流光,秦羽整個人砸在那黑色柱子上,那專門綁縛人的黑色柱子轟然斷裂倒下,而秦羽去勢不減,狠狠地砸入地面,"蓬"那黃獅山之巔都震了震.

"身體果然夠硬的."鵬魔皇握了握拳頭.

如果秦羽身體再弱些,秦羽便不是被一拳轟落地面,而是被一拳貫穿身體.

"人呢?"敖枯,流圖二人飛到秦羽所砸的那個坑,那個坑很淺,只有一人深左右,可是秦羽剛剛被轟的砸下去,整個人就突兀地消失不見了.

鵬魔皇的聲音響起.

"別擔心,剛才那秦羽落入地面的時候就直接消失了,我想……那青禹仙府應該變成什麼顆粒藏在剛才那塊地上吧."鵬魔皇一指秦羽落地的那處地方.

"陛下英明."敖枯,流圖二人皆是道.

鵬魔皇冷然道:"好了,剛才那種情況竟然還被那秦羽殺了白風,白風還真是夠大意的.死了也怨不得人了,我們現在離開這里,到鎖元煉火陣外面,讓他們用寂盡天火燒吧."

"是."敖枯,流圖二人應命.

鵬魔皇為首,敖枯,流圖在其身後一左一右直接飛出了鎖元煉火陣地范圍.和進來相比,只是少了白風妖帝.

******

姜瀾界內.

"好險,速度真是太快了."秦羽想想都是一陣後怕.

以秦羽.胸口為中心,完全凹陷了下去,那些胸骨大多已然碎掉,如果不是生命元力極速地恢複著,那一拳怕是貫穿進入秦羽身體了.不過此刻……秦羽已經完全恢複了.

"鵬魔皇想必要用鎖元煉火陣燒了吧?"秦羽嘴角有了一絲笑意,"只是不知道這次是否能夠幸運出去了."

秦羽隨即身形極速朝遠處射去.那正是秦羽三兄弟的住處.

******

鎖元煉火陣外,十六名妖帝正在鎖元煉火陣外各個方向控制著大陣,見到鵬魔皇三人出來,十六名妖帝都是躬身:"拜見陛下."

鵬魔皇微微點頭.

"聽著.那青禹仙府就在鎖元煉火陣內,你們先將鎖元煉火陣內的東西給我灼燒乾淨,然而我來慢慢對付青禹仙府."鵬魔皇對著十六妖帝下令道.

"是,陛下."

十六名妖帝立即開始結出一道道手印……

鵬魔皇看了一眼,此刻正是用藍豕天火灼燒內部的山石等等,唯有等到難以煉化地東西才會用寂盡天火煉化吧鵬魔皇轉頭一看,隨即朝黃獅山下方一處平原飛了過去.而流圖以及敖枯也跟著飛了下去.鵬魔皇三人落地,鵬魔皇隨意地盤膝坐下:"你們二人也坐下,我的妖識覆蓋了那鎖元煉火陣.有事情我自會知曉."

"謝陛下."

流圖和敖枯也都盤膝坐了下來.

"陛下,有句話屬下不知道當說不當說."敖枯低聲道.

"說."鵬魔皇淡然道.

敖枯點了點頭:"陛下,那個黑羽即使再修煉,陛下有傳承寶物在身.那黑羽又怎麼可能趕得上陛下?陛下何必如此辛苦呢,就算饒他一條性命也不算什麼."

"目光短淺."鵬魔皇淡笑道,"流圖,敖枯,當年我和方崇爭奪鵬魔皇之位,事情經過你們也知道吧."

那流圖點頭道:"當年那方崇和陛下皆是超級神獸,皆是七級妖帝,一為金翅鵬王,一為暗電鵬王.同時鵬族超級神獸……那皇位競爭屬下等當然記得清楚."

"我承認,單論實力,我比那方崇要略微遜那麼一籌,暗電鵬王和金翅鵬王雖然同為超級神獸,可是暗電鵬王不單單速度快,還有著詭異地一些神通.我當初得到皇位機會並不大,流圖,方崇當年和你族內一女子結為夫婦,你還記得吧."鵬魔皇微笑道.

流圖點頭.

"那女子也算我鷹族內的一支奇葩了,本體不過一般的鷹族,連神獸都不是,修煉速度卻趕得上上級神獸."流圖如今正是鷹族的族長,本體更是鷹族最強的上級神獸'青火鷹’.

鵬魔皇點頭:"那方崇本也是梟雄,我一輩子和他競爭,過去他和我一般冷酷無情,然而誰想到這樣一個人物卻對你鷹族一個女子動了真情,我不過略施手段,就讓方崇重傷,最後更是命喪我手."

"方崇輸給陛下,也是他心性修煉不夠."流圖恭維道.

鵬魔皇點頭:"人生在世,豈能被他人所束縛?我要殺人便殺人,我要逆天便逆天,如此才霸決."鵬魔皇眼中有著一絲桀驁.

"我宗延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誰想方崇當年重傷時候,拼命破開空間,打通仙魔妖界和凡人界星球的通道,扔出的那個小雜種.卻讓那個我擔心畏懼了."

嘴上說畏懼,鵬魔皇表情卻沒變化,"從宗倔那里我知道,暗電鵬王和一個連神獸都不是鷹族,生下來地孩子竟然如此恐怖.不但速度趕得上我,還有暗電鵬王的所有神通.同時……鷹族一般防禦都不錯,可是這個黑羽防禦更恐怖.簡直是個完美的變異超級神獸!"

"單單如此還不會讓我懼怕,最讓我擔憂的是他地修煉速度!他才修煉多少年,如今就達到五級妖帝了!我從來沒聽說過飛禽一族有如此恐怖修煉速度的."

鵬魔王冷笑道,"這個小雜種在仙魔妖界威脅不了我,可是如此放任下去,以他的修煉速度,等到了神界,很有可能有一日超過我.敖枯,你說我會放任他活下去嗎?"

敖枯醒悟了.

"屬下目光的確短淺,卻是沒想到進入神界後的事情了."敖枯這些妖帝,大多在為神劫而煩惱,他們可沒信心度過神劫,誰會想飛升神界之後的事情.

而擁有傳承寶物,渡神劫輕松無比的鵬魔皇,卻早就想到了未來.

"宗倔談這個黑羽,我幾乎完全確定他是方崇地雜種了,本體是鷹,鷹族有這麼強的神獸麼?而且還會鵬族超級神獸的許多神通,他老子不是方崇,他豈會擁有鵬族神通?方崇有這麼個兒子也是夠自豪了,可惜……今天他地兒子也要一樣死了."

鵬魔皇說著抬頭朝上空看去,"應該已經差不多煉化乾淨了吧!"

******

姜瀾界中.

秦羽,侯費,黑羽正在一起.

"小黑,別太難過了."秦羽,侯費都看著黑羽.

剛才鵬魔皇和流圖,敖枯的談話,秦羽身為姜瀾界主人,可以聽到外界近處的聲音,他自然聽到了.當聽到有關黑羽身世的時候,秦羽只是心意一動,便將鵬魔皇等人地聲音在三兄弟周圍響起.

"原來,我爹和我娘都已經死了."黑習眼睛有些濕潤.

"雜毛鳥,我和你差不多,到現在也不知道我老子是誰呢."侯費在一旁安慰道.

"小黑,別難過了."秦羽笑了起來,轉移話題道,"嗨,我沒想到當初那個臨時想起的計劃還真的成功了,小黑,費費,我們以後不需要一直躲在姜瀾界中了."

'怎麼?"侯費看向秦羽,黑羽也是蒸發了眼淚看向秦羽.

秦羽解釋道:"我知道鵬魔皇會以為姜瀾界會藏在我落地的某個地方,可是他怎麼都沒想到……在我第一次和敖枯硬碰硬撞擊的時候,姜瀾界便化為一粒灰塵顆粒依附在他衣服身上了."

以姜瀾界的了得,敖枯即使用妖識查探也絕對發現不了這細微不可見的顆粒.

"現在他們在鎖元煉火陣外,剛剛談完,估計要飛上去了."

"我們上去."鵬魔皇淡然道.

敖枯和流圖二人應命,三人極速朝空中飛去,誰都沒發現在他們朝上空飛的時候,一粒顆粒從敖枯身上脫離下來,跌入地面融入平原,成為平原中無數泥沙顆粒中的一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