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集 第二十六章 一戰

秦羽身形陡然滯住,盯著門外的敖枯.

看了一眼敖枯,又掃了一眼空中的白鳳,秦羽心中陡然有了一個念頭:難道是宗倔故意帶人來對付自己?

"宗倔少爺,你可是我飛禽一族未來的支柱,身為如今鵬族第二個金翅大鵬鳥,你怎麼能夠,怎麼敢……違抗陛下的命令.竟然妄圖將白馨交給黑羽他們?"白鳳在空中冷然說道.

宗倔此刻臉色有些難看.

"白鳳,敖枯兩位大人."宗倔腰杆筆直,目光看向這兩位,"陛下要殺黑羽,你們當時也支持陛下,而我當初早跟你們說過了……這黑羽三兄弟背後有著一個神秘的高手,不能殺黑羽,可是你們不相信,好……等日後你們後悔,可別怪我."

宗倔說著便轉身.

"宗倔少爺,你這就想走了?"白鳳冷聲道.

宗倔猛地轉身,盯著白鳳,臉色發寒:"白鳳,難道你想要殺我?"宗倔的聲音很大,氣勢上一舉壓過了白鳳,宗倔又瞥了一眼敖枯,"你們敢殺,就殺吧!"

說完宗倔毫不在意二人,直接化為一道流光飛向了天際.

白鳳和敖枯二人,看著宗倔這麼離開卻沒有阻攔.

超級神獸金翅大鵬鳥,對整個飛禽一族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地位極其珍貴.而且宗倔不是鳳凰,七彩孔雀等超級神獸,是作為飛禽一族最強大族群'鵬族’中的超級神獸金翅大鵬鳥.

即使鵬魔皇要殺宗倔.也是要給出一個理由地.

至于白鳳,敖枯他們,最多訓斥一番宗倔,殺?他們二人還沒那個膽量,也沒那個權利.

"哼."白鳳冷哼一聲,宗倔對她如今不敬,這令她很是不高興.

隨即白鳳和敖枯二人注意力投向秦羽,侯費,黑羽三人,他們不敢殺宗倔.可是對秦羽以及黑羽還是敢殺的,至于侯費……知道侯費底細,他們也不敢隨意殺掉,他們明白,侯費背後有個大猿皇,連鵬魔皇都要顧及那大猿皇.

……

秦羽感到全身力量在沸騰,一千年了,這一千年來秦羽就沒有真正厮殺過,從小到大經曆一場場厮殺,秦羽的血脈中蘊藏著嗜殺.

"費費.小黑,兩個八級妖帝,差不多夠檢驗我們如今的實力了."秦羽聲音有些興奮.

侯費舔了一下嘴唇,雙眼放光瞥了一眼敖枯又看了一眼白鳳.至于黑羽則是充滿殺意看著敖枯,因為如今敖枯手中還抓著白馨.

"大哥,我都等地不耐煩了."侯費右手抓著黑棒,左手拳頭則是不斷地握緊松開,握緊松開.那雙火眼更是死死盯著對方.

"哦,挺有膽量的嘛."白鳳冷笑道.

敖枯身形一動便到了白鳳身旁,手中依舊抓著白馨,所有人都明白.以敖枯的實力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將此刻的白馨殺死,白馨目光一直停留在黑羽身上:"小羽."

"白馨姐,我一定會救你地."黑羽全身肌肉在顫抖,堅定地說道.

"小子.你在做夢."敖枯沙啞的聲音響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羽三兄弟都感應到了空氣在震蕩,一會兒,又有十幾個人飛到了庭院上空,那十幾人同時恭敬道:"見過兩位大人."

"你們將白馨帶回皇城."

敖枯將白馨扔給來的一群人中的首領,那首領當即接過白馨.此刻的白馨仿佛身體被設了禁制,竟然一動不動.敖枯沙啞聲音再次響起:"這里不需要你們了,可以走了."

"是.大人."

這十幾人一會兒便消失在秦羽三人的眼界中.

"大哥."黑羽傳音給秦羽,"我追過去,將白馨姐救下來."

"不要莽撞."秦羽連忙阻止道,秦羽很清楚,眼前的兩大高手敢在他們面前.將白馨交給另外一群人,就肯定有足夠的把握……讓秦羽他們無法輕易救下白馨.

"秦羽,侯費,黑羽.對嗎?"白鳳淡笑道,"你們不用看了,那白馨你們是救不到的.敖枯的性格我知道,做事肯定留一手,此刻白馨體內肯定有著敖枯地能量,即使你們救到白馨,敖枯也會讓白馨瞬間自爆的."

敖枯微微點頭.

黑羽臉色微微一變,果然如此.

"秦羽,曾經將禹皇麾下那麼多仙帝一掃而空,殺的干乾淨淨.可是我並不相信你這個飛升才數百年的小子有那麼強的實力."敖枯一直盯著秦羽,"敢來到黑烏星,就要有死的覺悟."

說完,敖枯全身氣勢開始升騰.

"費費,小黑.這個嗓子破的家伙歸我,那個女人交給你們兩個."秦羽朗聲說道,"我們比比,看誰先成功將敵人擊敗."

"好."

侯費和黑羽異口同聲,同時侯費身體背後一下子出現了一數百丈的巨猿幻影,那巨猿似乎仰天長吼,隨後那巨猿幻影瞬間消失,同時侯費身體冒出了金色的毛發,嘴唇變得發紫.

黑羽身體表面一下子出現了冰冷的黑色羽毛,每一根羽毛都猶如黑鐵一般閃爍著金屬光澤,他地眉心部位還有著一塊黑色的羽鱗.

戰斗形態!

侯費和黑羽同時進入戰斗形態,一人手持黑色長棍,一人手持黑色長槍.

"哈哈.幾個小輩."敖枯沙啞的聲音中充滿了不屑,空中的白鳳也是一臉淡然,根本沒有將侯費和黑羽放在眼里,因為他發現侯費只是六級妖帝,黑羽只是五級妖帝,即使是超級神獸,和她相比也是有些差距地.

******

秦羽腿上是藍色長褲.身上是極為緊身的藍色汗衫,皆是由達到第六層的九轉勁力能量化所形成的.對于如今的秦羽而言,極品仙器戰衣根本沒用,至于神器戰衣……他沒有.

"嗓子破的家伙,別廢話了."秦羽目光凝視著敖枯.

敖枯眉頭一皺,干澀地嘴唇微微張開:"我討厭別人說我嗓子破."說完,敖枯手中突地出現一柄巨大的狼牙棒,整個

人沿著一條曲線,幾乎瞬移一般到了秦羽身前.

動手了!

"上!"侯費沿著一條直線飛速射向半空,同時悍然舉著黑棒砸向了空中地白鳳.而黑羽則是沿著一條怪異地線路.以比侯費更快的速度繞到了白鳳身後開始了攻擊.

秦羽對敖枯,

侯費,黑羽對白鳳.

戰斗開始了!

敖枯的這狼牙棒一棒勢大力沉,而且這狼牙棒更是一柄神器.雖然僅僅是下品神器,可是因為其重量特大,所以敖枯當初還是選擇了這柄極重的狼牙棒,將另外一柄中級神器長劍讓給了白鳳.

面對狼牙棒這一擊,秦羽一動不動,目光死死盯著狼牙棒.

"找死."敖枯心頭冷笑,體內妖元力更加多地灌入狼牙棒,他想要一棒直接解決了秦羽.

秦羽身形微微偏移了幾公分.原本應該砸到秦羽胸膛的狼牙棒便砸到秦羽地左手臂位置,此刻的秦羽悍然直接用左臂猛地一夾,將神器狼牙棒夾在自己手臂和身體之間.

"啊?"敖枯臉上滿是驚愕.

狼牙棒那麼強悍地一砸,為何會這麼輕易就被夾住?按道理秦羽應該被砸成碎片才是.

"哼.不進入戰斗形態,你連讓我筋骨斷裂的資格都沒有."秦羽心中冷笑,右拳已然帶著無盡地力量狠狠地砸了過去.敖枯的狼牙棒還被夾住,根本來不及躲避,秦羽一拳便砸在他胸口.

一陣骨裂聲響起,鮮血飛濺.

敖枯整個人飛退開去,在飛退的同時敖枯身上地傷勢也在迅速地恢複著,同時狼牙棒也猛地變小.直接飛回了敖枯的手上.

"轟!"

只見一道模糊不定的棒影,仿佛從地獄中出現,陡然砸在了白鳳的腰部,白鳳整個人被砸的極速落下,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整個地面龜裂出數十道巨大的裂痕,白鳳整個人卻已然陷入地底去了.

"哈哈.傻女人,不進入戰斗狀態,對付你,我一個就可以了."侯費叉著腰,得意地大喊道.

八級妖帝白鳳,如果不進入戰斗形態.對上使用驚天九棍的侯費,還不是對手!畢竟六級妖帝侯費,使用了驚天九棍,絕對可以和戰斗形態的八級妖帝一比.

******

第一交手,秦羽三兄弟占據絕對優勢.

"轟!"一道白色光影從地底射出,一下子就到了敖枯身旁.那白色光影化為一個女人,全身覆蓋了一層白色羽毛,只是頭頂上卻覆蓋了一層紅色地羽毛.白鳳……進入戰斗形態了.

敖枯卻死死盯著秦羽,沙啞聲響起:"沒想到你還真是夠厲害的."

"下品神器要砸碎我的身體,就那麼點力量怎麼行?"秦羽淡笑道,自己的筋骨堅韌程度可是接近神器了,一柄下品神器要破自己地身體,可是很難的.

《九轉暗金身》第六層還不怎麼樣,第七層筋骨便堪比下品神器了,如果達到第八層,一柄下品神器即使再攻擊也不可能破掉身體,甚至于可能下品神器自己斷掉.

"嗤嗤~~~"敖枯全身冒出了一片片黑色龍鱗,額頭也冒出了一個黑色獨角,在他的背後竟然出現了兩道巨大的羽翅,同時他的恥骨部位更是長出了一條龍尾.

秦羽,侯費,黑羽皆是一呆.

"這是什麼戰斗形態?"三人都驚訝了,就是龍族進入戰斗形態,也不會有龍尾的.而飛禽一族的人進入戰斗形態,一般也不會有翅膀的.

看侯費,乃至于白鳳,戰斗形態都是沒有翅膀.

敖枯那高大地身體筆直,遍布龍鱗的手臂持著一柄狼牙棒,那巨大的羽翅緩慢地煽動著,那條龍尾更是不斷地擺動著.一股強悍的氣息不由讓秦羽警惕了起來.

"敖枯,這三個小子還是有些本事的,我們用全力早些解決."白鳳輕聲道.

"知道."敖枯點頭.

陡然——

進入戰斗形態地白鳳,敖枯火速地沖向秦羽三人,老規矩,敖枯殺向了秦羽,而白鳳則是沖向了侯費.

……

"轟!""轟!""轟!""轟!"……

敖枯靠著一雙羽翅身形非常的快,他地狼牙棒更是化作了一條條殘影,而秦羽本人同樣跟敖枯不斷地閃動著,一次次地恐怖撞擊,讓敖枯口中一次次噴出鮮血,眼睛也愈加血紅.

"媽的,這個小子不怕死!"

敖枯又被秦羽一拳砸在了丹田部位,只是經過龍鱗地削弱,那一拳也最多震斷了骨頭,而敖枯那渾厚的能量早就在丹田處卸去了秦羽的攻擊.

"轟!""轟!"

秦羽剛剛閃過那狼牙棒,那龍尾便抽在了秦羽身上,秦羽不由被抽地後退數米.

"狼牙棒全力之下能夠讓我的筋骨碎裂,這龍尾雖然不能讓我骨頭斷裂,可是那沖勁也不小."秦羽臉上帶著一絲狠色,"差不多應該迷惑住他了,該使用神器了."

神劍破天!

以如今秦羽的力量使用神劍破天,威力還是很大的.

"蓬!"秦羽單臂硬擋狼牙棒,咔嚓一聲,秦羽的左臂骨頭斷裂了.

"蓬!"秦羽的右拳同時砸到了敖枯的腹部.

突兀地,神劍破天陡然出現!秦羽手持神劍破天,修煉到《九轉暗金身》第六層所蘊含的驚人恐龍之力爆發了,秦羽一劍直接刺穿龍鱗中,再一伸便要刺入丹田!

可是秦羽刺不進去了.

敖枯的龍尾正卷住秦羽的右臂,讓秦羽無法再遞進絲毫.

敖枯那雙眼睛惡狠狠看著秦羽,傳音道:"都知道你跟侯費,黑羽是三兄弟了,怎麼不知道凡人界你進入逆央境得到神器?就知道你小子一直藏著這一招,我都等了好久了,而且……我的元嬰根本不在丹田內,你刺入其中也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