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破空 第八章 好一個天火道友

侯費也摸了摸下巴,皺著眉頭沉吟道:"恩,也對,那個烏空血實力是強,畢竟他是十二劫的散魔嘛.還有一大群散魔高手都趕回來,我們也不能蹂躪那些普通散魔了."

侯費又嘿嘿一笑,對秦羽說道:"大哥,甭管那麼多了,我們就先在秦羽仙府休息一段時間.以當初逆央仙帝布置下的禁制,就一個十二劫散魔怎麼可能發現.我還就不相信了,那烏空血能夠不分日夜的一直用魔識搜索."

秦羽臉上有著一絲笑容:"休息一段時間,不,今天深夜我們就應該出發了."

"深夜,這麼急?"侯費疑惑.

"大哥,你想要再燒一次?"黑羽看向秦羽.

"知我者小黑也."秦羽笑著說道,聽到秦羽想要做的事情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樣,頓時黑羽目光也熾熱了起來.一旁的侯費稍微一思考也聽明白了.

侯費雙眼放光看向秦羽:"大哥,你還真是夠狠的啊."

秦羽淡笑.

夠狠?

這可不是狠,侯費他們並不是秦氏一族子弟,根本不知道秦氏一族族人對于自己一族看的多麼重要.秦羽從小就知道自己父王身為秦氏一族族長身上負擔有多重.這一切為的就是秦氏一族!

秦氏一族死傷如此之多,大多責任就在秦羽身上.

"烏空血,明良真人."秦羽眼中冷光閃爍,"子侄之輩死傷無數,族人死了九成以上.他們在無意之中殺戳的時候根本毫無顧忌.如今這個苦果就要讓他們都吞下."

,,

陰月山脈表層的天火已經消散了,只是如今的陰月山脈寸草不生一片焦黑色.

在陰月山脈上空.

烏空血臉色陰沉掃視著下方地陰月山脈,他下方的陰月山脈表面正有著大群的散魔正在仔細搜索著.搜索的目標當然就是最重要地'破天圖’,可是已經搜索了近乎一個時辰了.卻沒有任何結果.

破天圖乃是逆央仙帝制作的寶貝,平常的時候氣息內斂.就好像當初秦羽等人進入九劍仙府藏寶閣的時候,雖然破天圖就掛在牆上,秦羽等人卻一個沒有發現.這也是為何烏空血讓眾人親自搜索的原因.

"大人,數百名散魔搜索了如此之久都沒有搜索到破天圖,那破天圖會不會被燒毀了?"一旁的裴言出言到.

"動動腦子."烏空血冷然看向裴言,"破天圖是什麼寶貝,豈會被天火燒毀.你可要知道我可是曾經拿到過這破天圖,對于破天圖還是很清楚的.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保管破天圖的那個散魔'詡黑’被燒死了,破天圖被那個'天火真人’奪取.那可就糟糕了.,

裴言頓時醒悟:"啊,那天火真人燒死了那個散魔,如果真的得到破天圖走了.那可如何是好?"

"不著急."烏空血冷聲道,"那天火真人此刻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但是在尋找他之前,我們必須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裴言詢問道.

"尋找'詡黑’地好友或者師兄弟,詢問他們誰有'詡黑’的靈魂玉簡.只要去看一下'詡黑’的靈魂玉簡便知道'詡黑’是生是死.如果他還活著.十有八九破天圖還在他身上.如果他死了,而下方散魔有找不到破天圖.那……十有八九就被天火真人給帶走了."

說到這一句,烏空血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那個神秘地'天火真人’就是在他手下逃走的.而且還是因為他大意所致.如果破天圖真的被那個來曆神秘莫測的曾天火真人,給帶走了,那他烏空血真的要負很大地責任.

"天火真人,實力看起來並不怎麼強,竟然能夠一口氣釋放出如此多的天火."烏空血心中惱怒.

將整個陰月山脈削掉厚厚一層,這需要多少天火啊.

可是一想到那個神秘的'天火真人’在中了自己攻擊後又突然地消失.烏空血心中又徘徊不定了:"難道這個天火真人在扮豬吃老虎,假裝實力弱小,實際上卻是想要趁我們和清虛山厮殺占便宜."

而這個時候,那裴言則是通過傳訊令和在遠處帶領散魔大軍趕回來的連月娘娘交流著.

"烏空血大人."

裴言滿臉喜色,興奮道."烏空血大人,剛剛我將這里的消息告訴了娘娘,娘娘已經詢問過了散魔'詡黑’的一位師叔祖,從那位師叔祖的師門里得知了,散魔'詡黑’並沒有死!"

"沒死?"

烏空血心中情不自禁舒了一口氣,而後忙詢問道,"那'詡黑’的宗派是否能夠知道如今的詡黑在哪里?"

"不知道.散魔詡黑的宗派高手都傳訊給詡黑,可是根本無法傳訊過去.好像……詡黑根本無法接受傳訊."裴言滿臉的疑惑,"難道有地方可以阻隔傳訊?"

"當然有."

烏空血淡定一笑,"一些特殊地地方,如仙人的仙府.它們會和外界隔絕,即使傳訊令也無法彼此交往."

"從天火燃燒到現在時間不長,可是如今我根本搜索不到散魔詡黑的任何氣息,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烏空血心中實在有些壓抑,情不自禁地烏空血就想到了'天火真人’.

"天火真人,你這次是真的讓惹火了我."烏空血雙眼血光閃閃.

而過了不久——

只聽得陰月山脈下方一陣震動碎裂響起,突然——一處山頭裂成了兩半,從其中飛出了一巨大的劍影,那劍影高有數十米.粗也有兩三米,而劍影內還有一個人影.

烏空血看到這個突兀出現的人,眼睛便瞪圓了,情不自禁驚呼道:"詡黑."

這個從陰月山脈內部穿出來地散魔正是保管'破天圖’的詡黑.

巨大的劍影開始緩緩消散.出現了內部那人的身影,一個有點嬰兒肥地青年.

"烏空血大人."詡黑飛到烏空血身邊滿臉的激動,"晚輩終于見到大人了,大人,剛才那天火簡直是鋪天蓋地,當時晚輩擔心死了."

"破天圖呢?"烏空血管不了那麼多,他最擔心的就是這破天圖.

散魔詡黑當即道:"破天圖沒事,晚輩清楚的很,晚輩死不要緊,這破天圖可不能落到別人手上.一開始晚輩想要施展遁術進入山體內部的.可是……陰月宮布置有大量的禁制.根本無法進行遁術."

烏空血哭笑不得.

這保護陰月宮的措施,讓敵人無法遁術進來偷襲的禁制,可是在天火襲來的時候.大量的散魔卻因為一時間無法遁入山體內而被活活燒死了.漫天蓋地地天火,讓那些散魔以及陰月宮弟子根本無法移動,如果無法遁入地面,就必死無疑.

"你怎麼到地下的?"烏空血笑道.

散魔詡黑臉上出現一陣驚恐:"晚輩,晚輩最後……"

"最後你滴血認主收了破天圖.可對?"烏空血臉色一沉.

散魔詡黑猛地跪下:"烏空血大人,晚輩本不想滴血認主收了這破天圖的,可是破天圖關系太重大了.天火降下,晚輩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敵人得到,所以就滴血認主,而後施展了'破天劍氣’護體地功能."

烏空血冷哼一聲:"破天劍氣,這可是仙帝留下的劍氣,你使用一下也是福氣."

詡黑當即恭敬道:"破天劍氣威力的確很大,即使碰上天火,依舊保護我不受天火攻擊.之後……破天劍氣輕易便刺穿了禁制,隨後晚輩就直接進入了山體內部."

後面的事情烏空血當然知道.無非是詡黑一直躲在山體內部直到如今才出來.

烏空血心中實際上非常震驚:"那破天劍氣還真是奇妙,這詡黑實力一般,可是施展'破天劍氣護體’後,仿佛整個人都和外界隔絕了一樣.我用魔識都沒有發現他絲毫氣息,難道破天劍氣護體,還有收斂氣息躲避搜查的作用?"

烏空血猜對了.

破天劍氣包圍之下,內部之人氣息和外界完全隔絕,這也是逆央仙帝《破天劍訣》地一大神通.

"好了,將破天圖給我,如今你的身份已經暴露,不適合繼續保管破天圖了."烏空血淡然道.

詡黑雖然心中喜歡這擁有'破天劍氣護體’的寶貝,可是他更加怕烏空血.當即心中不願,臉上卻恭敬地解除了血之契約,隨後將那張破天圖恭敬遞給了烏空血.

得到破天圖,烏空血心中都輕松了許多.

"恩?"烏空血一皺眉,手一翻出現一塊類似于傳訊令地物體.

"烏空血大哥,連云娘娘的散魔大軍好像吃虧了."火魔從下方朝烏空血飛了過來,在烏空血得到連月娘娘傳訊的時候,火魔也同樣得到了連月娘娘的傳訊.

傳訊的內容很簡單.

在烏空血,火魔等一部分高手先走的情況下,連月娘娘整合散魔大軍開始撤出了清虛山開始朝陰月山脈彙集,可是那明良真人應該也知道了陰月山脈的事情,竟然趁機帶著散仙大軍從'十衍幻陣’之中追殺了出來.

散魔大軍和散仙大軍在追逐之中再次厮殺了一場.

和上次相反,這一次散魔大軍處于下風.

因為在十一劫,十二劫這個層次的高手上,散魔一方離開了超過一半先趕往陰月山脈.所以散仙一方的超級高手十分地囂張,特別是明良真人根本是無人能敵.

迫于無奈之下,連月娘娘向烏空血求救了.

"各位.破天圖已經得到,我們地任務已經解決,只是如今散魔大軍缺少我等,戰斗力大減.而且散魔大軍正在遭受散仙一方的圍攻.大家請用最快的速度趕往戰場."

烏空血當即魔識傳音給這些散魔.隨即烏空血,火魔,裴言等高手一個個瞬移朝戰場趕去.

,

從清虛山到陰月山脈這一條路途之上,散仙一方和散魔一方整整厮殺了數十萬里,這數十萬里內,死傷的散修人數超過一萬,而這路途上受到波及地普通修真者也有數萬,至于凡人更是達到數千萬之多.

一路血流成河,爆炸聲猶如轟雷不斷.

"哈哈……連月,今日我就要讓你們修魔者一方永遠記住我們修仙者一方的厲害."明良真人猶如耀眼的太陽一樣,在這厮殺的戰場上他就是無敵的存在.

他的存在,讓散仙一方士氣大震.凡是難啃的骨頭厲害的魔道高手.明良真人隨便出手就可以解決了.

散魔一方唯有巫黑勉強和他抵抗.

"明良,休要猖狂!"

一聲怒喝聲力壓明良真人的大笑聲,響徹了整個戰場數千里范圍.同時一股恐怖地血腥氣息一下子就彌漫在了整個戰場,一道血紅色光芒從遠處天際射來,目標就是明良真人.

在那血紅色光芒之後,還有著一道道各色虹光緊跟著射了過來.

"烏空血大人來了."

"是烏空血大人!"

……

散魔一方實力頓時大震.

"哼!"明良真人一聲冷哼,整個人化作一道刺眼的白光就朝血紅色光芒沖去.

無數地散魔散仙只看到那血紅色光芒和亮白色光芒不斷轟擊,糾纏,爆炸……總之.兩道光芒交擊數十里范圍內,沒有一個散魔散仙敢靠近.可是空間卻沒有撕碎.

"好強."巫黑眼睛情不自禁眯了起來,他能夠看清楚.明良真人和烏空血二人彼此攻擊幾乎沒有多余能量消耗.每一次能量都控制的極為精密.這才使得空間沒有碎裂.

片刻.

兩道光芒兩相分離了開來,一是血紅色長袍翻卷的魔道第一高手烏空血,另外一個是一身月白色長袍地仙道第一高手明良真人.

,

秦羽獨自一人悄悄出現在了陰月山脈遠處一個山林內.

"果然不出我所料,陰月山脈發生如此大事情,以明良真人的情報肯定知道這事情,想必他也猜到散魔一方肯定有高手先行回去.明良真人如果不趁機好好蹂躪一番散魔一方,那才是真正的白癡呢."秦羽掃視了已經空無一人的陰月山脈,臉上有著一絲笑容.隨即整個人駕馭著中品仙器,以最快的速度朝清虛山方向趕去.

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飛行了片刻.秦羽遠遠看到散魔一方正和散仙一方厮殺著便立即繞道而走.

"殺地還真是慘烈啊,到底死了多少散修啊."

一路飛下來自己最起碼飛行了十萬里距離,可是這段距離內竟然有著無數的殘肢還有干涸的黑血.

"這里大部分怕還是普通地凡人,不過散魔人數肯定不會少.明良真人還真是夠心狠的,一路追殺,追殺數十萬里……這次他可真是痛快了.不過……從山峰跌倒谷底,這種滋味最痛苦."

秦羽飛行了不久,就到了清虛山的位置.

既然散仙一方都去追殺散魔一方了,清虛觀那些弟子們便都出了十衍幻陣,開始整理起了大戰之後的山門.清虛觀可比陰月宮好的多,清虛觀的精英弟子,還有許多高手都躲在十衍幻陣,損失很小.

如今清虛山上是一片熱火朝天,清晰看到一個個修真者單手舉起巨石開始建造起了住處.

"師兄啊,那散魔一方實在可惡的很,竟然毀掉了我們宗派大部分建築,那漂亮的景色根本全沒了.這些魔道惡賊,就應該被滅派."一清虛觀的弟子和自己師兄談論著.

那師兄也冷哼道:"我清虛觀明良真人已經親自出馬,帶領數萬散仙殺過去了.真人他們滅掉那些厲害地宗派,厲害的高手.等以後我們出馬滅掉那些小宗派."

清虛觀一向是修仙者第一宗派,平常欺負其他宗派弟子是經常的事情,此次被人幾乎毀掉宗門,當然一個個憤怒之極.

"師兄,那是什麼,紫色的火焰……"那師弟抬頭看向天空極速落下的一團火焰疑惑道.

那師兄也是一頓.

"啊,是天火!"那師兄臉色瞬間慘白.

隨著第一團天火的落下,頓時上百團巨大的紫色火球砸向整個清虛山,僅僅一會兒,整個清虛山上空都砸下無數的紫色火球,密密麻麻無窮無盡,清虛山一下子變成了天火的海洋.

,

散魔一方和散仙一方終于休戰了,而烏空血和明良真人等超級高手卻是針鋒相對,

"明良,那天火真人是誰?竟然滅我陰月宮宗派,毀掉整個陰月山脈."連月娘娘聲音發寒.

"哈哈,天火真人,當然是我散仙一方的不世高手.除魔衛道,乃是我散仙應該做的事情,天火道友此次做的還真是大快人心啊."明良真人得意的很.

在上天宮之中得到外界普通修仙者傳來的消息,陰月山脈被天火燒毀掉了,明良真人便大喜,知道自己反戈一擊的機會到了.此刻他心中還真是很感激那個神秘的天火真人.

"除魔衛道,說的好聽.你清虛觀一脈我……"

"師兄,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一旁的明善真人看過傳訊令後,整個人臉色都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

就在同時,連月娘娘也接到了傳訊,畢竟連月娘娘也在清虛山之外安插了一些眼線.

一看這訊息,連月娘娘一臉的難以置信,隨即便是看著明良真人猖狂大笑:"哈哈,除魔衛道,好一個除魔衛道啊,好一個'天火道友’,多親切啊.可惜啊,你的清虛山也被天火燒地一塌糊塗了!"(淘太郎上傳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