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九劍仙府 第九章 渡劫之地

弱者,任思想控制行為,而強者,卻是讓行為控制思想.

違心.

秦羽必須這麼下去,除非有一日他站在世間的最頂端,無人能夠威脅他,他才能夠肆意瀟灑自由.

房門口,秦德靜靜看著庭院中的仰觀星空的秦羽.

秦羽那看著天空群星的眼眸,卻是堅定無比.

忽然秦羽臉上有了一絲笑容.

"流星淚也感到我的變化了麼?未來不管如何,任他天崩地裂,我皆坦然以對."秦羽感到流星淚能量的變化,那種和流星淚契合的感覺仿佛更加深了一層.

而霎那,秦羽心境也是蛻變.

"心境空冥中期?五月後六九天劫?"秦羽嘴上有著一比笑意.

心境突然從空冥前期達到空冥後期,等待了許久的六九天劫,此刻忽然感應到了,正是五月之後,那六九天劫到來,然而此刻秦羽並沒有如何的驚喜若狂.

未來的路還很長,這一切只是小插曲而已.

至于現在煩惱秦羽的九煞殿狄螚,不過是秦羽人生道路的一條小岔口而已.

如若秦羽不想這樣干,他如果當一個弱者的話,只需要躲在某個山清水秀的旮旯安靜修煉不也逍遙自在?不過如果真地那樣,估計當一個強者威脅到自己親人的生活.他也只能無力看著親人受到侵害.

所以……

秦羽選擇了成為強者,選擇足以保護自己親人自己兄弟的強者.當他做出了如此決定,同樣,他的道路就已然決定了.

爭斗,嗜血,冷漠,瘋狂,違心,屠殺,陰謀,危險……這就是秦羽的道路,這是他自己選擇的,他自己要負責.

"呼!"

秦羽靈識盡情散發開來,達到空冥中期的靈識,范圍極廣,整個京城皆在秦羽覆蓋之下,此刻秦羽清晰看到……皇宮之中,眾皇子安靜睡眠,自己兄弟秦政認真的批改著奏章.

自己的大哥秦風正安靜地修煉.

安靜祥和.

只有看到親人生活平靜快樂的時候,秦羽才會為自己的選擇感到滿意.

猶如……幼年時候,修煉外功十數年,為得父王的贊許,父王和笑容.

而如今走在這條強者之路之上,時間更是遙遙無期,為的卻是親人親人兄弟的笑容.

……

時間一日日過去,距離秦羽感應到六九天劫一月後,羽王府內.

徐元正和立兒下著圍棋.

相比較于秦羽的水准,徐元地圍棋棋力明顯高的多,特別是吸收了築基丹,如今開始修煉後,徐元的頭腦比過去更加地靈活.棋力自然水漲船高.

"哈哈,立兒姑娘,我認輸,立兒姑娘的棋藝果然高超啊."徐元笑著棄子認輸了.

"徐叔你這棋力明顯提高了,我看,和那京城棋聖也差不了多少."立兒笑著收子.

下棋結束後,秦羽,立兒和徐元便閑聊著.

"什麼,小羽四個月後度六九天劫?"徐元一驚,已然沒有了過往的逍遙淡定.

秦羽點頭笑道:"徐叔,怎麼了?不就是六九天劫了,值得如此大驚小怪麼."

立兒也看向秦羽,微微惱怒道:"秦羽,你要渡劫竟然不告訴我."

秦羽怔,當立兒稱呼秦羽.而不是秦羽大哥時候,顯然已經生氣.

"以我如今功力,度那六九天劫,應該是輕松無比地.除非和小黑當日那樣,到最後發生特殊詭異的變化.即使那樣,我也能夠拼下來."秦羽信心十足.

立兒看著秦羽,許久歎息道:"秦羽大哥,小心,你的天劫絕對不是想象那麼簡單的."

徐元卻是道:"小羽,我剛剛想到一計,可以輕松將那狄螚引出來並將他殺死."

"哦?"秦羽眼睛一亮,道,"徐叔,快說快說,並掖著藏著了.到底是什麼好計策,這狄螚一日不除,我總是感到有點不踏實."

徐元扇著羽扇,自信道:"小羽,按照你所說,那狄螚最想要殺的就是你和侯費二人,因為你們殺了他的兄弟.可是他功力不如你們,他根本一點機會都沒有."

"所以……只要將你渡劫地消息泄露給他可以了."徐元自信看著秦羽.

秦羽眼睛一亮.

"哈哈,對,那狄螚最恨我和費費.可是他一點機會都沒有.所以一直龜縮在海底修妖者世界某個地方,可是如果我渡劫地點和時間……他肯定會來."

秦羽對這狄螚也算琢磨透了.

生死?狄螚為了報仇,絕對不會在意生死.

想要殺秦家子孫,不過是為了讓秦羽傷心而已.僅僅如此,哪能夠和親自殺害秦羽的泄恨呢?

"不行!"立兒卻是冷聲道.

秦羽一怔.

"秦羽,這渡劫事情大意不得,我早就和你說了,這六九天劫肯定不是你想象地那麼簡單,小黑的六九天劫難道你沒有看到?如果引地狄螚來,最後弄得他趁你渡劫攻擊你,你可真的糟了."立兒眼中滿是急切.

秦羽心中一曖.

"立兒姑娘請放心,我設計策,自然不會讓小羽涉險,到時候我會讓功力最高的侯費藏于一旁,到時候待得那狄螚出現,直接讓侯費將他棒殺."徐元淡定道.

立兒卻道:"棒殺?那狄螚功力雖然不如費費,可是他急于複仇,最後肯定不惜一切手段,如果拼的自爆,狄螚說不定還真的影響到秦羽,而且渡天劫,極為的危險,如果真的出了意外,那可就糟了."

徐元一怔,而後看向秦羽:"小羽,我這計策是鹵莽了點,暫且不用這計策了."

這徐元原先以為秦羽渡劫輕松無比,如今聽立兒看來,似乎艱險非常,一不小心,甚至于有可能渡劫失敗,魂飛魄散.

立兒也盯著秦羽.

"好,好.我不用這好了吧."秦羽對著立兒笑著道.

......

那無名的海底山脈內部.

"秦羽渡劫?"

狄螚一驚.而後猛地抓住硯心雙臂,瞪著雙眼急聲道,"那秦羽要渡劫,難道是六九天劫?硯心,這事情可不能開玩笑,你給我老實說來!"狄螚雙眼冒火,仿佛要吞人一般.

硯心見到狄螚如此,連忙道:"谷主,根據消息.那秦羽說,三個半月後,秦羽就在離潛龍大陸比較近的那個'石鶴海島’准備渡劫,好像這消息是秦羽故意流傳出來的."

"三個半月後,石鶴海島?"

狄螚低聲喃喃,而後抬頭眼中冷光一閃,"故意流傳出來,我當然知道那是秦羽故意流傳出來的.這渡劫消息,他如果不傳出來.就憑我們地情報網,怎麼可能得知?"

"谷主,那秦羽肯定是故意引誘谷主你前往."硯謀肯定道.

狄螚冷笑道:"我當然知道他是引誘我前往."

"不過......如果真的是他渡劫,那我就必須要去."狄螚寒聲道.

"谷主......"硯心硯謀大吃一驚.

狄螚眼睛眯了起來:"根據我三位大哥當初傳來的消息,那秦羽是秦王朝的弟子,修煉不足百年,然而就這麼短地時間,他就達到了如此修為......如果繼續下去,我和他的修為差距只會越來越大,報仇希望只會越來越小!"

硯心硯謀沉默了.

他們的確知道了秦羽的信息.秦羽修煉時間這麼短.修為卻如此高深,如果按照這個速度下去.那狄螚和秦羽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至于那候費,他可是了不得的神獸,當初我大哥他們聯手都不是候費的對手.根據大哥說,前幾年,候費就渡過了六九天劫,如今功力比當初更加高深.我更加不是對手!"

"谷主,報仇不急在一時."硯心硯謀著急了.

狄螚卻冷哼道:"是不急在一時.然而我卻不同,我如果再不動手,以後可連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硯心硯謀,如今我只能謀算那秦羽親人地性命.為什麼?因為正面對上那秦羽和候費,我一點希望都沒有.而對付秦羽的親人,我根本不能親自出手,估計那秦羽和候費就在京城等著我呢."

狄螚猖狂笑了起來:"哈哈,要殺秦羽親人,我卻不敢親自出手.只能呆在這,呆在這,我有用麼?沒有一點用處!還不如去搏那唯一一點希望!"

"硯心,硯謀."

狄螚忽然盯著硯心硯謀二人.

"谷主."二人看著狄螚.

你們給我聽著,我即使在谷種,對殺秦羽親人也是一點希望都沒有......所以谷中事情以後你們來掌管,你們來管理'陰魂’的事情,記住......殺那秦羽親人."

狄螚眼睛泛紅:"至于我,就去抓那唯你報仇希望.秦羽他是布下陷阱,可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句話他沒聽說過麼?我就是拼著一死,也要讓他渡劫失敗魂飛魄散!"

"你們兩個,給我發誓,一定要掌管谷中,殺那秦羽親人."狄螚盯著硯心硯謀二人.

逼人發誓,這修真者發誓,可不是亂發誓.

硯心硯謀二人相視一眼,但是面對狄螚那恐怖地目光,二人只能發誓,因為他們知道,一旦他們不發誓,這狄螚很可能將他們直接殺死,因為狄螚已經入魔了.

"我硯心對天發誓,定主持谷中事宜,一切以殺死秦羽族人為目標,決不放棄,如若放棄,天打雷劈,魂飛魄散."

"我硯謀對天發誓,定主持谷中事宜,一切以殺死秦羽族人為目標,決不放棄,如若放棄,天打雷劈,魂飛魄散."

"兩兄弟同時發誓.

"很好,非常好."狄螚看到這一幕,臉上有了滿意的笑容.

"從今天開始,我要閉關煉制一些秘密攻擊武器,谷內事情你們來掌管,等到了那日,我自會出現……記住,千萬別打攪我."狄螚大袖一揮,就這麼直接走了.

硯心和硯謀相視一眼,卻是心中發苦.

原先他們准備,如果哪日狄螚死了,他們就直接散貨過安穩日子,不過現在卻被那狄螚逼著發誓,讓他們違背誓言,他們卻是不敢的.

……

羽王府.

秦羽和侯費二人直接飛行而去,而下方秦德,秦風,秦政,立兒等人都在看著.

看著秦羽離去,立兒無奈搖頭,心中卻是暗道:"秦羽大哥,你還是將消息傳出去了.竟然為了殺死狄螚,你甘願犯險……不過有費費在旁,加上那個……應該不會出事.六九天劫,希望不要出太大的簍子."

……

秦羽和侯費並肩飛行.

"費費,等到了那石鶴海島,你靈識時刻散發開來,如果那狄螚一出現,你給我直接將他給棒殺了,雖然不懼怕他,可是我總感覺立兒說不沒錯,六九天劫,可能會出我的意料."秦羽面色肅穆.

"大哥放心,不管如何,我都不會讓那狄螚碰到你一點的."侯費自信道.

秦羽也是一笑,實際上,在秦羽心中,從來沒有將狄螚放在眼里.

如果是狄龍和狄箭,還略微需要注意一下,可是狄螚嘛,危險程度自然降低.

而且,度過六九天劫的侯費,即使是狄龍狄箭親來,也是一棒子被解決,此次小黑沒來,也是因為被秦羽逼迫著去保護秦德等人,他擔心那狄螚趁此刻京城高手力量薄弱,反而去京城攻擊,那可就慘了.

飛出潛龍大陸范圍,朝南方飛了一段時間便看到了一座無人地小島,這小島有一自然形成的山峰,山峰十分像'鶴’,所以被稱為'石鶴海島’,此島也是秦羽選擇渡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