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 九劍仙府 第八章 心性蛻變

"谷主,最後傳來的消息,二十五人進入了京城內部,在攻擊皇宮的時候,其中一人拼死自爆殺死了某個權貴人物,應該是秦王朝的皇後或者妃子."

硯心恭敬地稟報著,而狄螚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確認?"

狄螚再次詢問道.

硯心點頭道:"谷主,根據通傳的消息,那些皇宮內的宮女們稱呼那女人為'娘娘’.所以不是皇後就是嬪妃."

"很好……下面呢?"狄螚臉上有著一抹喜色.

硯心一怔,而硯謀出聲道:"谷主,這是最後一個消息了,發出這個消息之後,那隊長就被殺了……不過剩余的修妖者按照計劃應該是攻擊京城內部的大臣以及一些居住在皇宮外的皇族.凡人脆弱的很,即使修妖者隨意散發的氣勁都能殺死他們,估計秦王朝肯定有不小的損失."

"非常好."

狄螚笑著站了起來,"不過,根據此次戰斗的情況,可以發現那秦王朝防禦極為嚴密.此次他們吃了大虧,防禦肯定會再次加大力度,我估計再派出人手,估計很難突破京城城牆的檢察."

硯心皺眉道:"谷主,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硯心,我思考許久,想到一個妙法……以凡人對凡人!"狄螚笑容燦爛.

硯心硯謀二兄弟一怔.

"他們對于修妖者防禦,可是對于凡人怎麼防禦?只要我們控制一批凡人,讓這些凡人去攻擊,肯定出其不意,效果可能比修妖者動手還要好."狄螚自信道.

硯心硯謀頓時眼睛一亮.

"根據從明王朝搜查來的情報,潛龍大陸有殺手組織,也有情報組織."狄螚笑道,"我們海底需要不值錢的珍珠瑪瑙.反而是凡人最喜歡的."

"谷主的意思是……"硯心也想到了.

"不錯,先用金錢珍寶,讓那些殺手組織動手."狄螚緩緩道,"不過,根據情報,殺手組織接任務也是有限制的,秦王朝的皇子們,他們還不敢濫殺.所以……除此之外,我們自己也要組建一個殺手組織."

"我們自己組建?"硯心疑惑道.

狄螚點頭道:"對,派遣數十名修妖者進入明王朝以及漢王朝,在一些先天高手面前展示他們的實力.吸引他們進入我們的組織."

"同時,也向一些大的家族,展示修妖者地實力.獲得他們地支持,甚至于控制一些大的家族勢力."

狄螚眼中光芒閃爍.

"我們以明王朝,漢王朝為根基,建造一個殺手組織,此組織名為'陰魂’!最高目標,就是殺死秦王朝的皇族子弟."狄螚眼中寒意大盛.

最高目標為殺皇族子弟.他可沒有想過讓那些凡人殺手去殺秦羽.

"谷主英明."

硯心硯謀都單膝跪下喜道,他們聽到這個計劃,就感到非常可行.用凡人對凡人,那些修妖者用靈識檢察,不過監察修妖者而已.凡人卻無法監察了.

"殺手組織'陰魂’."狄螚心中冷笑,"秦羽,我要讓你秦家知道什麼叫'陰魂不散’!"

#######

明王朝境內.

明王朝有數的高手,'擎天手’宇文殤正騎馬走在官道之上,此刻已經是黑夜,然而宇文殤卻依舊緩緩趕路.

"停下."

一聲冷喝響起.

"是誰?"宇文殤臉色一變,他竟然感應不到方才出聲之人到底在哪里.

"我在你身後."冰冷之聲再次響起.

宇文殤下馬轉身,動作連貫無比.他並沒有出手,因為他知道……能夠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後的.如果要殺他,他早就死了.

"你……"

宇文殤臉色大變,因為眼前之人竟然凌空而立.

能夠不借助任何工具而凌空站立的,唯有傳說中的上仙.

"你是上仙?"宇文殤難以置信.

"對."這壯碩青衣大漢直接承認了.實際上這青衣大漢只是一個修妖者而已,"我看你資質不錯,也已經是先天高手,我欲要收你為徒,你可願意?"

聽到上仙要收自己為徒,宇文殤傻了.

"恩,你不願意?"青衣大漢皺眉道.

"不.我願意.徒兒拜見師傅."宇文殤當即跪下道.

上仙啊,那可是至高的存在.無數的武者想要成為上仙的徒弟都不成,此刻有上仙要收自己為徒,宇文殤又怎麼會拒絕?畢竟上仙的吸引力太大了.

……

短短3個月,一個龐大的殺手組織成立了.

這個殺手組織根基在明王朝以及漢王朝,為其效勞的一些傳承過百年地大氏族就有數十個,這些大氏族都是因為上仙原因收其子弟為徒才答應的.

除此以外,還有大量的先天高手,也投到了這個殺手組織之中.

能夠成為上仙,那是一個頂級武者夢中都想的.

如此龐大的勢力,加上大量的先天高手,自然吸收了一些後天的高手,如同風卷殘云一般,這個殺手組織的勢力自然也延伸到了秦王朝內部.

3個月,一個僅次于'天網’的殺手組織成立了,這個殺手組織名為'陰魂’.

#####

銳王府.

"徐叔,你當初想地的確不錯啊,這幾個月果然出了個殺手組織."秦羽笑著說道.

徐元服用了築基丹,經過秦羽用本身功力為其洗經伐髓,幫忙其吸收丹藥之力,此刻徐元已然是一名先天高手了,面貌是四五十歲模樣.

築基丹,一般的修真小派都拿不出來.還是極為珍貴的.

秦羽用那奪之九煞殿中的'藏寶殿’內一些材料,煉制出了不少築基丹.一顆築基丹,加上秦羽親自出手,讓凡人一下子成為先天高手那是自然的.

"融入凡人世界,以凡人對凡人……不過這狄螚只是稍有小聰明而已,竟然用殺手組織的方法,這卻是最好對付地."徐元扇著羽扇說道,似乎一點也不在乎.

秦羽看著徐叔.

"放心,暫時你的人不需要出動,既然他用凡人,我用凡人也足以對付他了."徐元微微扇動羽扇,自信道.

秦羽微笑著點頭.

當晚.

秦羽獨自一人在燈下看書,忽然敲門聲響起.

"父王,你是."秦羽打開房門,看到門外竟然是自己父親秦德,不禁很是高興.根據徐元是'李代桃僵’之計,住在青林園中地根本不是秦德和風玉子,而秦德風玉子卻是住在了羽王府內.

秦德微笑著點頭,看了書桌旁的書籍笑道:"晚上還在看書?"

"無聊嘛."

秦羽當即坐到一旁,秦德拿起書籍看了看:"得與失?這書也是一道家大家所寫,的確可以借鑒借鑒."

秦羽搖頭道:"修真者,以實力為尊.然而在這個世界越久,我卻感到自己的心越累,看這些書也能輕松些."秦羽在自己父王面前,不自覺的流露出自己軟弱之處.

秦羽堅強,一個初到海外修妖者的小子,卻到達如今地步.這的確是難以置信的事情.

"羽兒,你也應該好好休息,不要再爭斗了."秦德安慰道.

"爭?父王,爭斗,並不是我要爭斗.而是別人逼我爭斗,在海外修真界,別人要殺我,我如果不想被人殺,只有殺人!"秦羽深吸一口氣.

秦德當然理解這個道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一直相信一句話'弱者,任何思想控制行為.而強者,卻是讓行為控制思想’!"秦羽面色剛毅了起來.

"當我悲傷痛苦時,我反而會引吭高歌.我恐懼害怕時,反而要勇往直前.我力不從心時.卻回憶過去地成功鼓起勇氣再次努力!我絕對不能任由思想控制行為.一旦那樣……我估計早就死了."

秦羽眼中光芒閃爍.

"海底修妖者世界,我心底本不想殺戮.但是我知道.我如果心慈手軟,肯定壓不住手下反而遭到反噬,所以我必須要剛強冷漠!"

"我當初被追殺,獨自一人逃命的時候,感到寂寞的時候,感到自己虛弱的時候……我只能回憶起過去快樂地日子,回憶起和父王兄弟在一起的日子,讓自己再次有力量,繼續逃命下去,我相信自己終有翻身之日."

秦羽拳頭緊握,青筋畢露.

"羽兒……"秦德抓著秦羽地手.

"讓行為控制自己的思想,這是違心麼?我不知道……那日,老師死了,你和風伯伯也被斷臂了.我當初只是想殺東方裕一人而已.不過……那東方念卻不答應,我如果心軟,估計會有更多的人欺負我秦家,所以我必須違背本心,我必須心狠,所以我屠戮一空."

秦羽雙眼凌厲.

"幼時,那極限訓練讓我痛苦,我不想訓練,但是我卻逼著自己,強逼自己……當每次超越極限,我會感到暢快,那就猶如風雨之後的彩虹,我知道終有一日會讓父王滿意,父王的笑容,就是我最向往的彩虹."

秦羽笑了,笑地猶如孩童.

"父王,修真者的世界真的很殘酷."秦羽歎息一聲.

秦德僅僅握住秦羽的手,卻一句話說不出來.

"如果不是瀾叔,我必須繼續殺戮,必須繼續和人斗,否則……即使親人被侮辱,將無法報仇."秦羽低聲道,他很感激瀾叔.

因為瀾叔,秦羽得以輕松點,可以順著自己心意辦事.

這是一個強者的世界,如果他秦羽不是最強者,所以必須違背本心.

"殺戮,冷漠,冷酷,嗜殺……我不想,卻不得不做,每當獨自一人的時候,我都會感到心痛,不過即使心痛難受,在別人面前,我依舊要裝作冷酷冷靜.裝作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因為我是閣主,不能慌張,不能恐懼,不能脆弱,我必須堅強!必須冷漠!必須無情!"

秦羽看身自己父王,低笑著,反而卻近乎哭泣:"父王,你知道那種感覺麼?"

"羽兒,我知道,我知道啊."秦德也是心中傷心.

往昔.

無時無刻,即使是青龍宮,碧水府那些經曆數千年甚至過萬年的高手,見到秦羽,都不得不承認秦羽是個人物,堅強冷酷,即使泰山崩于前,也能夠做到微笑面對.

青龍,三眼老妖,言緒真人,依達這些高手,無不是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度過了數千年甚至于萬年.

他們冷酷他們無情,那是自然而然的.

而秦羽不同,他當初前往海底修妖界不過二十歲,幼時的時候有親人陪伴,在云霧山莊,有連爺爺教誨,秦羽本性善良地,是重情的.

奈何,環境逼迫人.

幼時為了增強功力得到父王贊同,他逼迫自己.直到最後功成,和那伍行同歸于盡.

而後進入海底修妖界,必須再次違心,適應那海底修妖者世界.

"'弱者,任思想控制行為,而強者,卻是讓行為控制思想.’'如果不是這句話在心底,猶如一根支柱支撐我的心底世界,估計……我早就承受不了那種違心的感覺而崩潰了."

秦羽眼中淚花閃爍,釋放出心靈上的壓抑痛苦,這讓秦羽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羽兒."

秦德看著自己的兒子,心中波濤洶湧,"羽兒,你不能將所有事情都藏在心底,知道嗎?說出來,在家和父王說,在外和知己好友說.你不能全部壓在心底."

秦羽深吸一口氣,而後笑了.

"父王,有瀾叔幫我,是我的幸運,如果沒有瀾叔幫我,那是命運的公正.而……生命是自己的,我必須為自己負責."

秦羽起身打開房門.

"同樣,我必須繼續違心,因為我要成為強者!"秦羽聲音堅定無比.

秦羽走出了房門,仰頭看著天空群星璀璨,心中卻是道:"因為我不能容忍自己親人受辱,我不能容忍自己親人痛苦.所以我必須成為強者,足以保護親人地強者!"

"微笑,沉穩,冷酷,嗜血!這就是我,軟弱,心軟,只能埋在心底.只能!!!"秦心臉容愈加堅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