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星辰變 第五章 雷電之力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實在太好了.太好了!!!"楚王朝皇帝項廣拿著手中密信,激動地不能自己,一旁的鷹鉤鼻男子也恭維道:"這是天要滅他秦家,畢竟皇上可是真命天子."

項廣此刻意氣風發.

"秦德啊秦德,你聰明一世,卻要在朕手上連栽幾次,最後連你秦家數百年基業也要葬送."若是平常,給項廣個膽子也不敢肆意發動戰爭,畢竟秦家軍隊不少,而且長年在洪荒邊緣曆練,可不是其他三大家族可比的.

"皇上,此次鎮北王和那秦德暗中會晤,秦德要出動三十萬軍隊從鎮北王境內穿越來攻擊我們,三十萬軍隊啊,你說鎮北王倒戈的時候,會不會反而被秦德的軍隊擊敗呢?秦德軍隊實力還是很強的."鷹鉤鼻男子悄聲說道.

那封密信正是上官虹派人送來的,講的是最近秦德和他會晤以及會晤的內容.

項廣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笑道:"別擔心,上官家和我項家關系深的很,而且秦德的軍隊到了鎮北王管轄范圍內,可由不得他了.到時候朕再派我項家大軍,和上官家內外夾擊.哼,三十萬大軍一滅,他秦家就損失掉一半兵馬,對了,讓你去拉攏黑水山賊干的怎麼樣了?"

鷹鉤鼻男子忙道:"稟報皇上,那黑水山賊聽得皇上答應他們的要求,還和屬下來了個歃血為盟呢.皇上放心,一旦歃血為盟.這些江湖混的人看重的很呢."

項廣頓時滿意笑了:"很好,有黑水山賊在秦家境內.那二十萬秦家大軍就動彈不得,否則他老巢就要亂了.即使他多招兵二十萬,能用地兵也不過六十萬,哼,上官家管轄境內再滅掉三十萬.即使有烈虎軍又有什麼用,我看他秦家到時候拿什麼和朕斗?"

"皇上英明."鷹鉤鼻男子躬身道.

項廣滿意點頭道:"很好,此次拉攏那黑水山賊的事情你辦地很好,有功朕就會賞,朕聽說你喜歡言夕之的畫,這幅'母子圖’就送給你了."說著項廣從桌上拿這卷軸直接遞給鷹鉤鼻男子.

"謝皇上恩典."鷹鉤鼻男子當即接過這幅畫.

"好了,去吧."項廣大袖一揮道,此刻的項廣心情顯得特別好,看到鷹鉤鼻男子離開,項廣又道,"對了,這母子圖,沒事可要多看看,領悟言夕之大師畫之精髓啊."

"是!"鷹鉤鼻男子當即道.而後便走出了禦書房.

在回家的路上,鷹鉤鼻男子心中卻是冷笑:"母子圖?這項廣心也太狠了點."鷹鉤鼻男子最看重地便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項廣給他這幅母子圖含義他自然明白.

……

趙云興一臉的冷酷,看著牆上的軍事地圖.

"將軍."一青年在趙云興身後躬身道.

"什麼事?"趙云興淡然道.

那青年道:"將軍.王爺命令我們和另外一軍一同進入這北域兩郡,屬下認為有所不妥."

"何處不妥?"趙云興嘴角有了一絲笑意,卻依舊沒有轉身.

那青年當即直起身子道:"王爺和上官家談判好了,便讓我們進入上官家,借道攻擊那項家.然而那上官家果真是向著我們?如果上官家假意向著我們,實際上卻是向著那項家,那事情可就糟糕了.畢竟北域兩郡是上官家的地盤."

"你難道認為王爺連這點都想不到?"趙云興反問道.

那青年當即道:"王爺自然會想到這點,可是那南域三郡木家對項家忠誠無比,兩家合一,實力便占據了楚王朝過半軍力.王爺無可奈何只能借助那鎮北王,屬下想來,王爺他雖然想到這點,但也是被情勢所逼,只能和上官家合作.可是一旦大戰的時候,那上官家臨陣倒戈,那我們可就慘了."

"言云啊,王爺站的角度和你不同,王爺俯瞰全局,一切盡在王爺掌握之中.王爺要舉事,如此小事豈會難得倒王爺.待到兩個多月後,你自然會明白一切."趙云興轉過身來笑著道.

青年臉上頓時有了一絲輕松笑容:"王爺既然智珠在握,那屬下也就放心了."

"好了,言云,你先回去吧."趙云興微笑道.

"是!"青年轉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卻定住了,回頭看向趙云興,悄聲道:"父親,如今已是半夜,父親還是早早休息吧,大戰在即,父親身體要緊."

說著青年便離開了.

趙云興聽了,臉上不禁有了一絲笑容.

趙云興地兒子趙言云雖然也在軍中,但是趙云興有命,在軍中父子只是上下級關系,所以平常趙言云都是稱呼趙云興將軍.

大戰在即,秦家和項家暗中你來我往,間諜情報人員也是完全活動開來.

在暗中重金賄賂一些重要人員,或陷害對方大將,或是暗殺對方要員.什麼反間計,什麼美人計簡直用的滾瓜爛熟,隨著秦家在洪荒邊境的軍隊調動,整個楚王朝籠罩在一層壓抑之下.

秦家拉攏黑水山脈山賊送出了重禮,黑水山賊竟然收了重禮.而那項家對此卻是一點不生氣.而且第一殺手集團'天網’也對外宣布,暫時不接受任何有關于楚王朝地任務.

總之,山雨欲來的壓抑,幾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或許那個在洪荒靜心修煉的秦羽還感受不到那種氣氛吧.

######

雷山居旁,碧水湖上.

秦羽盤膝而坐.坐于水上卻不下沉,道道紫色氣流環繞于秦羽體表.這些紫色氣流正是秦羽體內地紫色真氣,經過數月修煉,秦羽地紫色先天真氣宛如水銀一般,幾近液化.

體內強大的力量滾滾而動.全身肌肉,甚至于細微至細胞之內,澎湃地肌肉能量秦羽都能夠完全感受到,紫色真氣流轉于各處,不斷精粹這肌肉筋骨.

陡然風起,湖面頓起波瀾,湖水微微跌蕩起伏開來,秦羽盤膝坐于湖面之上,卻猶如浮萍一般隨著湖水起伏.

"呼~~~"

狂風起,湖水轟地一聲起了巨浪,一個浪頭便是十數米.整個湖面猶如被巨人掀起一般,秦羽再厲害也無法像剛才那般自在了,當即腳下一點湖面.整個人直接竄向湖畔,同時無奈盯著始作俑者小黑.

"小黑,我知道你翅膀能起狂風,可是別戲耍我了.行不?秦羽盯著扇著翅膀的小黑,無奈道.

小黑合起翅膀,頓時湖水就平靜了下來,結成金丹,修煉了數種傳承記憶中的功法地小黑,如今氣勢愈加孤傲凌厲,秦羽現在也遠遠不是小黑對手了.

"大哥,我只是訓練一下你的警覺性嘛.我是為了你好,這你也怪我?"小黑的聲音在秦羽腦海中響起.

秦羽開著玩笑道:"好,現在你度過天劫是比我強,我不和你斗,明天晚上我也要渡劫了,待得我度過天劫,修煉了《星辰變》,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星辰變》?大哥,我可是有不少修煉的神奇功法,可不比你的《星辰變》差."小黑得意扇著羽翅道.結成金丹後,小黑這兩個多月又修煉了一些秘法,自身實力突飛猛進,此刻可是自信的很.

秦羽一笑:"到時候比比不就知道誰厲害了麼?"

這段日子以來,秦羽仔細讀了許多有關修煉的書籍,《星辰變》當然是從頭到尾看了個遍,不但一些口訣修煉方法都記在腦海,連當初雷衛修煉或者渡劫時地一些感悟也心在腦海中.

對于即將到來的四九天劫,秦羽也是愈加信心十足.

第二日,秦羽一直靜靜地盤膝坐于碧水湖畔的草地之上,靜等天劫地到來,這一日小黑也難得地不打攪秦羽,而是在一旁安心修煉,上一次秦羽為他護法,此次他便要為秦羽護法了.

夕陽西下,整個洪荒都被照映的紅彤彤的.

狂風憑空起,周圍山林巨樹都瘋狂搖擺了起來,樹葉也是四處飄落,"咔嚓"巨樹斷枝聲也接連響起,天空瞬間就暗了下來,天氣地巨變,讓秦羽和小黑都停止了修煉.

"哈哈,天劫終于要來了,小黑,這次給我看好了,如果有什麼妖獸來,給我殺個干乾淨淨."秦羽大喝道.

小黑扇著羽翼,靈識傳音道:"放心大哥,方圓數百里范圍就是我的地盤,沒有妖獸敢來打攪的.如果有那個妖獸來,我就滅了它一族."這段日子,方圓數百里的確成為了小黑地地盤.

天空變成了暗紅色,給人壓抑感.

巨大的漩渦在天空中央出現,道道電蛇出現在暗紅色天空中,一條條電蛇便被漩渦所吸收,僅僅一會兒,漩渦便停止了旋轉,變成了巨大的紫色劫云.閃爍的電蛇.一切預示著天劫的到來.

秦羽靜靜站立,一動不動.小黑則是靈識散開,注意周圍一切,不管如何絕對不允許有任何妖獸靠近打攪.

先天外功高手修煉之極致,天劫又有多強呢?須知這不同的人一般天劫威力也是不同秦羽實力可比一般的先天大圓滿高手要強上許多,那四九天劫威力又要達到什麼程度呢?

"第一道天雷,威力最弱,也最是輕松."秦羽仰首看著劫云,戀上反而有著一絲笑容.

他清晰記得《星辰變》之中雷衛有關渡劫的一些描述,甚至于提出了一些渡劫的方法,秦羽決定,面對第一道天雷便用其中一種十分誇張的渡劫方法.

劫云滾滾,低沉的雷聲接連響起,威壓直接朝下方覆蓋下來.

"轟!"

一道紫四雷電直接從高空極速落下,對著秦羽當頭便是怒劈,而秦羽卻是昂首看著那道紫色雷電,竟然動也不動,眼中卻是有著一絲瘋狂.紫色雷電直接轟在了秦羽身上.

只見秦羽身體之上完全被紫色雷電包裹貫穿.

"哈哈,爽,痛快,痛快!"

秦羽沒有任何防禦,完全用肉體抵擋,先天外功修煉到如今的境界,如果連第一道天雷都抵擋不住,那這先天外功也是白修煉了,《星辰變》中曾經有講述,借用天雷之力淬煉身體對實力提升非常有好處.當然這天雷之力不能太強,太強秦羽身體可承受不了.

全身筋骨一陣噼里啪啦,雷電穿梭于肌肉細胞內部,不少雷電能量被吞噬個干乾淨淨,已經極為強勁的肌肉頓時發生了一些變化,肌肉愈加強勁.

"爽,真是爽,小黑,看我抵擋第一道天雷方法如何?"秦羽還喲閑情和一旁的小黑開著玩笑.

小黑卻是不說話靈識完全注意著周圍.

秦羽如此渡第一道天雷,不但沒有消耗體內能量,反而讓自己的肌肉力量再次增加,實力再次提升.別人每度過一道天劫,就要消耗力量,秦羽反而增加力量,這一來一去,便是差距了.

"大哥,小心點,第二道天雷可比第一道天雷強的多,剛才那方法可不能再用了."小黑提醒道.

此刻天空中地劫云正在不斷的翻滾,顯然在醞釀第二道天雷,這第一道天雷可以如此吸收,不過第二道天雷威力比較大,秦羽也不敢像剛才那般囂張,任憑雷電劈了.

"放心,我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秦羽卻是感受到小黑的關心.

雷聲滾滾,對下方的威壓再次增加,第二道天雷也要降下了,秦羽當即全身心進入狀態,准備抵擋這第二道天雷,隨著一道震天雷響,一道紫色蛟龍猛然竄出劫云,直接朝下方的秦羽沖來.

"來吧."

秦羽眼中閃過一絲興奮,體內能量頓時澎湃了起來,全身頓時泛起紫光,猶如紫玉一般,紫色真氣瞬間覆蓋全身,形成護體罡氣,甚至于偶爾還有絲絲電光在體表環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