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流星淚 第二十三章 金牌任務(下)

在一古老的宅子中的幽暗的房間中,書桌之上只有一根蠟燭,蠟燭昏暗的光芒照亮了將坐在書桌前的男子半邊臉,隨著蠟燭火焰的搖曳,那男子臉型也顯得模糊.

唯有那一雙眼睛,一雙發出森冷寒光的眼睛那麼讓人矚目心顫,此刻這雙眼睛正盯著桌前.手中正執筆不斷地寫著.

片刻後,擱筆.

陡然蠟燭火焰一亮,照亮了這個男子清晰的面容——俊美,蒼白.一眼看過去,這個男子雖然已經已經四五十,可是依舊給人一種俊美病弱的感覺,可是配上那雙眼睛,這男子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

此人正是皇族項家情報部門絕對的天才人物甄徐,連情報部門首腦見到他都會感到心顫的強勢人物,同時也是項廣最是欣賞的人物.

甄徐又從懷中取出了一方型玉,那玉散發著柔和的彩光,似乎在方型玉表面有著一些印記,甄徐仔細看了那些印記,微微搖頭道:"通天圖,這便是第一塊通天圖了,可惜啊,我參詳半年卻是沒有絲毫成果,還是給皇上吧,皇上估計被我拖的等不及了."

甄徐從桌邊拿來一鐵盒,同時將秘信以及方型玉放入其中,而後蓋上鐵盒,並用鑰匙將鐵盒給鎖上了.

"砰!""砰!""砰!""砰!"……

陡然甄徐連續在鐵盒上點擊了數次,鐵盒一陣咔嚓聲響,之後那鎖眼卻是消失不見了,和當初秦家存放秘籍的鐵箱一個原理,如果其他人不知道開啟方法根本無用.

而此刻房屋之外,也正是這古老宅子的院落中央,正站著一帶著銀色面具的人.

秦羽正閉著眼睛.

"通天圖."秦羽心中一動,他的神奇感知力將十幾米之外的房屋中一切都感應的清清楚楚,包括甄徐點擊的數次鐵盒部位所在,秦羽都完全記在腦海之中.

秦羽的靈魂受流星淚益處,強大堪比修真者,靈魂的強大導致秦羽有了神奇的感知力,這感知力也就是修真者的'靈識’,隨著靈魂的越來越強,靈識覆蓋范圍也會越來越大.

秦羽走路移動完全沒有一絲風聲,此刻他又完全屏息起來.一時間屋內的甄徐竟然不知道秦羽在外面.

"小弟,馬上將鐵盒送進宮,必須要快,這把鑰匙要藏好.這里面可是通天圖,大意不得."甄徐忽然說道.

一直在黑暗角落的一個男子走了出來,這個男子給人的感覺,就仿佛一個少年一樣,然而甄徐卻是知道,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男子卻是已經有四十多了,跟著他已經二十多年了.

甄徐手下兩大將——納蘭風,納蘭丹.

納蘭兄妹怪異的很,雖然都已經四十多歲,但是卻依舊是少年少女的模樣,按照納蘭兄妹猜測,估計是當年年少的時候吃過的一種靈果有關,納蘭兄妹只聽甄徐命令,甚至于皇帝項廣都不放在眼里.

"大哥,放心.我將這鑰匙和我鑰匙串在一起."納蘭風取出一串鑰匙,而後從那鐵盒鑰匙穿入其中.納蘭風忽然從鑰匙串中又取出了另外一把鑰匙,似乎很是鄭重的放在胸口.

"小弟,你還是這樣."甄徐微微笑了笑道.

納蘭風眉毛一掀道:"大哥,有備無患麼,就算有人殺了我,肯定也以為是胸口的鑰匙,也想不到真正的鑰匙在那鑰匙串之中,而且……這鑰匙串我還放在手下身上."

"風,你總是自作聰明."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一個冷酷的女子也從房間黑暗角落走了出來,舌頭舔舐了一下手心,手心中那是……


"心髒."在屋外的秦羽猛然身形一震,眼睛不禁閃過一絲厲色,秦羽的靈識清晰地看清了那女子手心的東西.

一個很小的心髒,應該不是**的.

納蘭風微微皺眉道:"丹,你能不能改改習慣,就是吃嬰兒心髒,也別在我們面前吃好不好?和你說了不知道多少年了,都沒有一點用."

"知道沒用還說,而且一說還這麼多年,二十多年來,你似乎就沒有停過,風,你真是無聊的很."納蘭丹冷然道.

"朋友,深更半夜到我這來,所謂何事?"甄徐忽然淡然道,聲音清朗,傳遍了整個宅子,然而怪異的是,整個宅子其他仆人仿佛睡死了一樣,沒有一個起來.

秦羽微微一笑,剛才因為靈識發現了女子手心的嬰兒心髒,心中震駭,氣息亂了,頓時被甄徐發現了.

"何事?在下天網殺手,你是說我是來干什麼的?"秦羽淡然道.秦羽他接殺手任務,從來都不是暗中刺殺,一直都是光芒正大的將對手殺死,這一次也不例外.雖然秦羽發現,那納蘭風和納蘭丹也都是先天高手.

"蓬!"

房門陡然打開,一道黑色光芒沖天而起,而後落于院落中央,是一名一身黑衣的少年.同時又有一名黑色光芒沖天而起,而後落到了那黑衣少年身旁,正是一黑衣少女.

而後,一襲白衣的臉色蒼白的俊美中年人緩步走了出來,整個人乍看顯得很是病弱.可是加上那雙森寒的眼睛,卻猶如孤狼一樣讓人心寒.

"銀牌殺手?"甄徐微微皺眉看著秦羽.

"准確說是銀牌殺手流星."秦羽淡然道.秦羽從來不在乎將自己的殺手名字告訴對方,畢竟殺死對方,也是要讓對方知道是誰殺了他們,不是麼?

"流星?"甄徐嘴角微微翹起,"敢來殺我,而且剛才在院落中那麼久沒有被我發現,你應該是先天高手吧.不過怪了,我竟然看不透你."甄徐略顯驚訝道.

秦羽掃視了一眼納蘭兄妹,又看了一眼甄徐,道:"我也很驚訝,一個小小的東域三郡情報首領是先天高手就很了不得了,可是他還有兩個先天高手手下.整個楚王朝不過百名先天高手,你這就有三個."

"你話很多."納蘭丹忽然道,"殺手不應該話多."

"殺手也不應該光明正大的殺人,對麼?喜歡吃嬰兒心髒的小姐."秦羽笑道,"哦,對了,你的實際年齡應該超過小姐所應有的年齡吧.或者該稱呼你一聲大娘."

納蘭丹頓時臉色變了,她最討厭別人說出她真實的年齡.

秦羽看了一眼大門敞開的房屋,他知道在那屋中書桌上有存有通天圖的鐵盒,當然要得到通天圖,他秦羽必須要殺掉眼前三人,而且這三人還都是先天高手.

納蘭丹看了甄徐一眼,甄徐微微點頭.

"殺手流星是麼?可惜,流星的生命總是很短暫的."納蘭丹冷笑道,而後身形一動,整個人猶如一道清冷的風一樣,完全席卷了秦羽周圍,一時間秦羽周圍竟然有著數道殘影.

這是秦羽第一次和先天高手進行生死之戰,而一旁還有著觀戰的兩名先天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