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流星淚 第二十一章 靈器成(下)

推薦一本非常好的小說《游戲王朝》,地址:

——————————

秦羽剛剛走入庭院,風玉子也是剛剛從密室之中走了出來,一走出來便看到秦羽,不禁一愣,而後笑道:"小羽,果然是巧,我剛剛煉制成功,你就出來了."

秦羽一聽,頓時心中一陣激動.

靈器啊,這可是上仙們才擁有的武器,正當秦羽激動的時候,旁邊房間中的秦風和秦政都立即出來了,看到風玉子,這二人也頓時滿臉興奮道:"風伯伯,為小羽的武器已經煉制成功了麼?"

"成功了,成功了,小羽,這是你要的護住拳指關節的拳套以及仿造魚腸劍樣式的短劍."風玉子手一伸,頓時一雙拳套以及一柄短劍便飛向秦羽.

拳套,為暗紅色,甚至于表面有著淡淡火焰.短劍卻是暗黑,火焰完全凝聚在內部,猶如飛劍一樣的劍氣在表面吞吐著.

"謝謝風伯伯."秦羽強忍住心頭的激動,接過了拳套和短劍.

風玉子歎息一聲道:"小羽啊,限于風伯伯本身修為,這三昧真火級別不夠,所以如此珍貴的石中焱熾鐵,我不過煉制成中品靈器而已,如果是洞虛期高手來煉制,煉制成上品靈器都是有把握的.還有,靈器不同于一般的凡人武器,你只需要滴血就可以將這靈器收入體內,完全隨心意出現在手上."

石中焱熾鐵,的確是珍貴的煉器晶石,風玉子本身不過金丹中期而已,三昧真火還處于最弱的級別,自然無法完全發揮出石中焱熾鐵的功效,只能煉制成中品靈器.

"足夠了,中品靈器對我來說足夠了."秦羽可是知道中品靈器在修真界代表什麼.就是過去風玉子自己的飛劍也不過是下品靈器而已.

最讓秦羽激動的還是滴血認主後,可以隨心意收入體內.

"小羽,你怎麼不煉制一件戰甲."秦政微微皺眉道.

秦風也道:"那石中焱熾鐵有那麼大一塊,即使煉制一件戰甲,估計三分之一就足夠了.有了戰甲,身上要害可是大部分都能夠保護住了.你怎麼就煉制一把短劍,還有一個僅僅保護關節的拳套,還不是那種完全覆蓋的拳套.這兩樣全加起來才多少一點石中焱熾鐵."

秦風秦政兩兄弟,他們心中最重要的就是這個三弟了,母親早亡,而且秦羽無法修煉,兩兄弟自然十分地關心秦羽.

"小羽他是想要少用一點石中焱熾鐵,多留一些給他父王而已."風玉子在一旁說道,秦風和秦政身形一震,頓時說不出話來,只是看著秦羽,眼睛都微微有些紅了.

秦羽一笑道:"大哥,二哥,沒有的事.你們也知道,這修煉外功,一旦有戰甲保護,那我修煉進步速度自然減緩.還是沒有的好.而且有拳套和短劍已經足夠了."

自欺欺人.

秦風和秦政都是英傑人物,自然不會被秦羽如此簡單的話所欺騙.那可是靈器戰甲,如果不想要戰甲保護,直接將戰甲收入體內就是.如果遇到無法躲避的危險,再用護身戰甲啊.

秦風和秦政都能夠看透秦羽的心.

"小羽,你這是你發現的,是屬于你的,你想要煉制多少靈器,都沒有人會說的.就是父王他也不會說什麼的."秦政盯著秦羽說道.

秦羽搖頭一笑,卻是不語.

"靈器果然了不得."秦羽笑哈哈叉開話題說道,此刻他已經分別在拳套和短劍上滴了血,僅僅霎那,秦羽心中一動,拳套和短劍就完全消失在手上.

秦風和秦政一時間注意力也轉移到靈器上來.

"果然厲害,如果戰斗的時候,本來手上沒有武器,後來憑空出現武器,定可以出其不意殺死對手."秦風眼睛一亮,一下子就判斷出靈器的好處所在.

秦羽心中清晰感覺到拳套和短劍正在丹田的無邊空間之中.

丹田雖然只是身體的一個小部位,可是所謂一砂礫一世界,道理是一樣的,就好像壺中日月,拳套和短劍只是猶如一點,在丹田的一個角落中而已.

秦羽雙拳猛然一握,雙拳上陡然出現拳套,暗紅色的拳套,保護著拳指關節處.

拳頭攻擊的最佳部位就是關節,有中品靈器級別的拳套保護,秦羽的拳頭可以和一些神兵進行硬碰硬,而不擔心被手被傷害了.最讓秦羽感到舒服的是,這拳套仿佛皮膚一樣,完全干擾不到手指關節靈活變化.

"呼!"

一陣黑光閃過,秦羽手上依舊空空如也,在剛才霎那,秦羽的手上陡然出現一把黑色短劍,而後又再次消失了.

"既然是石中焱熾鐵煉制的,那這手套就叫焱熾拳套,短劍就叫焱熾劍."秦羽微笑著說道,此刻秦羽心中滿是興奮,一個武者,得到最喜歡的武器,這當然是一件大喜事.

風玉子笑道:"小羽,那短劍被我刻入禁制,所以光芒完全收斂,才成暗黑色.好了,我回密室繼續煉制了."風玉子此次回密室,是要為自己煉制一把飛劍.

有了石中焱熾鐵,原本的下品靈器級別的飛劍自然可以舍棄了.

"小羽."秦風和秦政看向秦羽.

"大哥二哥……"秦羽看自己大哥二哥目光,不禁心中苦笑,當即道:"小黑,我們回去."在空中的黑鷹當即俯沖而下,秦羽腳下一點,就跳了上去,而後便逃難似的離開了王府.

秦風和秦政彼此相視一眼,卻是無奈.

"我們對小羽的關懷也太少了."秦風長歎一聲,秦德也是無言.他們這個做大哥做二哥的,還有秦德這個做父王的,一直忙于自己的事情,可從來沒有什麼時間關心這個三弟.

如果不是此次秦羽找到了石中焱熾鐵如此大事,估計秦風和秦政還在忙自己的事情呢.

……

三日後.

風玉子滿臉喜色的出關了,他終于煉制成了自己的飛劍,這柄飛劍可是中品靈器,雖然中品和下品僅僅差一個檔次,威力卻是相差數倍,有此中品靈器,風玉子也敢和金丹後期高手戰上一場了,當然前提是金丹後期高手用的是下品靈器.

"風兄,恭喜,恭喜."秦德拱手對風玉子說道,秦德是昨晚剛剛回的王府.

那柄暗紅色飛劍盤旋于風玉子頭頂,而後直接融入體內.

"哈哈,王爺,這可要感謝小羽啊.有了石中焱熾鐵,我才有此寶貝啊."風玉子顯得很是高興.

秦德也點頭.

風玉子繼續道:"王爺,你不是一直煩惱項家那陣營之中的兩大上仙麼?這兩個老家伙,一個是金丹中期,一個金丹後期,有此石中焱熾鐵,我足以對付伍德那厮,至于金丹中期的伍行,讓幾個先天級別高手用中品靈器圍攻,照樣可以奏效."風玉子笑著說道.

無論是金丹期高手還是元嬰期高手,一旦肉體被毀掉,依附于肉體的靈魂自然魂飛魄散.只有達到洞虛期,靈魂可以附在元嬰上,才能壽命無限.

然而,即使是洞虛期,空冥期,渡劫期高手,一旦沒有了肉體,只能修散仙.所以肉體對于修真者重要的很.

風玉子所說,派一些先天高手使用中品靈器偷襲圍攻金丹中期伍行,一旦毀掉他的肉體,就大事成功的.修真者真元力護體,平常兵器是無法破防的,中品靈器卻是可以.

秦羽所得到的石中焱熾鐵,重要性堪比二十萬大軍.

"小羽此次的確是立了大功,我心頭一直煩惱對方的兩大上仙,如今我卻是有了一些把握."秦德贊歎道,而後他反應過來,道,"小羽呢?小羽怎麼還沒有來?"

秦德剛回來的時候,便讓人找到秦羽回來的.

"小羽他駕著黑鷹曾經回云霧山莊一次,而後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那黑鷹飛的極高,而且又極快,根本無法找到小羽的蹤跡."一旁的連言當即答道.

秦德點了點頭:"此次一定要好好獎勵小羽一番."秦德忽然看向風玉子道,"風兄,那石中焱熾鐵還有多少?還有一半麼?"

"我和小羽所用加起來不過五份中的一份而已."風玉子單手一動,一股真元力便直接飛向密室位置,而後一聲密室門響,石中焱熾鐵便飄飛了出來,修真者的神通可見一斑.

石中焱熾鐵看起來,高度略微減少一些,其他根本沒有任何變化.

"小羽煉制了什麼?怎麼用這麼少?"秦德疑惑道.

按照秦德所想,這是小羽自己得到的石中焱熾鐵,估計要花費一半,能留給他一半就很不錯了,然而秦羽所用之少,卻是讓秦德感到難以置信.

"小羽僅僅煉制一柄短劍,還有僅僅保護拳指關節的拳套而已,連護身戰甲都不肯煉制."秦風歎息道.

"他不過是為了給父王多留一些石中焱熾鐵而已."秦政卻是歎息一聲道,"可是小羽他竟然還說,要自己曆練,說有護身戰甲保護,難以有所突破."

在場的人無不是精英,自然明白中品靈器級別的護身戰甲是可以融入體內的.而且……修煉外功,古往今來,就是外功的最強者,身體的防禦力又趕上中品靈器的護體戰甲麼?

外功練到最強,身體防禦也不如中品靈器護體戰甲,那秦羽為何還如此呢?答案根本不用說.

一切都只是為了秦德這個父王而已.

秦德心中不禁一陣波濤起伏,石中焱熾鐵如此寶物,自己的兒子都可以不在乎,只用一點,就將極大部分完全留給自己.

"小羽."秦德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他還記得,當初在密室之中告訴秦羽秘密的時候,秦羽曾經對他強烈要求要加入軍隊,也要戰斗.然而卻是被秦德拒絕了,秦德清晰記得自己的兒子離開時候那寂寞的背影.

從小到大,這個兒子就是不斷的苦煉,實際上受的苦比他的大哥和二哥都要多的多.

"可恨老天不公,羽兒他再苦修,外功最多到極致,也無法成為先天高手啊.按照云興的預計,如今的小羽外功修為估計只是後天中期左右吧."秦德心中暗歎.

內功高手,外人可以根據內力判斷其修為.可是外功高手,就是修真者來,也無法判斷對方肌肉力量到底有多強.畢竟肌肉力量的強弱,判斷實在困難的很,只能用單手多少斤來判斷而已.

秦德心中,自己的三兒子秦羽不過是一個苦修外功,卻終不得所成的孩子而已.

"等找到羽兒,讓他來找我.至于石中焱熾鐵到底煉制些什麼,晚上大家再商議."秦德說完,直接轉身就離開了,此刻的秦德心情也是有點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