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流星淚 第二十章 靈器成(上)



鎮東王王府之內雕欄玉砌,亭台座座,樓閣棟棟,端是氣勢宏大,一個個護衛牽著烈虎掃視著周圍,守衛之森嚴可見一斑,此刻正是深夜,在一樓閣頂端,正坐有一人一鷹,護衛們雖然知道,卻是視若不見.

"苦修三日,本身力量增加卻是不多."秦羽心中暗歎.

自從那風玉子在密室之中開始煉器之後,秦羽便獨自開始苦修,他知道風玉子煉器需要三五日,所以秦羽在外苦修三日便回來了,這三日來,秦羽完全窮極自己的極限,不要命的修煉,即使有流星淚恢複,身體卻依舊沒有多大進步.

他清楚的很,自己果真到達自己的後天極限了.

"小黑,內功修煉,從後天到先天還有各種前輩方法借鑒,然而我這外功要突破,應該用什麼辦法呢?我可沒有什麼前輩方法借鑒."秦羽對著一旁的小黑說道,雖然是對小黑詢問,可是何嘗不是秦羽自己問自己呢?

小黑巨大的翅膀輕輕拍了拍秦羽,同時盯著秦羽,秦羽也感到小黑對自己的安慰,秦羽一笑,這小黑似乎也知道他正處于心情低谷中呢.

忽然秦羽一怔.

"借鑒,啊,對了."秦羽陡然眼睛一亮,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道,"秦羽你真是個白癡,你無法借鑒外功前輩,但是你可以借鑒內功修煉者啊,內功修煉是如何突破達到先天境界的."

秦羽腦海中立即響起當初連言和他說的話——"後天高手,只要有修煉的方法就可以成為,可是想要成為先天級別高手,卻艱難的很.要成為先天級別高手,有兩個要求:一,必須達到後天大圓滿境界.二,要對天道自然有所感悟."

秦羽低聲自言自語道:"後天大圓滿,我如今外功修為也算得後天圓滿了,至于對天道有所感悟……這卻是玄了."

什麼叫對天道有所感悟,秦羽不知道.這根本是無法言傳的,如果可以傳授,整個潛龍大陸的先天高手就不會那麼罕見,那麼珍貴了.秦羽心中不斷地思考著.

"感悟天道,感悟自然,好,我就感受一下,這自然到底為何物."

驀地,秦羽閉上了眼睛,仿佛當初感受體內氣感一樣,整個身心完全處于空冥狀態,但是他又沒有吸收天地靈氣,秦羽就這麼處于空蕩蕩的狀態,感受著自然氣流的流動.

靜靜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秦羽卻是一動不動,身不動,心不動……

不聽,不聞,不看……

秦羽沒有注意到,緩緩的,在秦羽完全如同無物時候,一道道天地靈氣有意識地朝秦羽身體集中而來,准確來說,是朝流星淚集中而來,秦羽成為了漩渦中心.

感覺很美妙,仿佛躺在溫水之中一樣,周圍的天地靈氣,秦羽竟然能夠感受到,那種親切的感覺是那麼的讓人依戀,在秦羽忘卻一切,完全沉浸在那種美妙溫暖感覺的時候——

同時,流星淚竟然發出一股溫暖的能量.

不同于過去的清流能量,而是一股溫暖的能量,這股能量仿佛一彎溫暖的流水,緩緩地流入了秦羽的腦海之中,在腦海深處,正有著一仿佛圓盤一樣的能量,那圓盤周圍更是道道閃電蜿蜒,那正的人體最根本的——靈魂!

靈魂隨著人的鍛煉,會越來越強,秦羽從小就經曆極限訓練,靈魂比一般人要強大的多.

這股能量猶如流水片刻便到了腦海深處,靈魂一接觸到這股能量,仿佛興奮了起來,不斷地吞噬了起來,僅僅片刻,那圓盤顏色就變得更見深了,也更加實質化.

原本圓盤只是有點虛無的而已,如今卻已經是有著清晰的七彩光芒,本身也是有點實質化,七彩圓盤的周圍的閃電也愈加有力.

"二弟,如今項廣那厮讓甄徐來主管東域三郡的情報偵查工作,我們的行動也有點艱難,那甄徐手下還有著專門的一幫人,查探起來可是厲害的多.特別越往後,我們的動作越大,想要躲過他的查探,難啊!"

"大哥,別著急,父王此次出去,定是有辦法解決這事情.不過甄徐這個家伙,的確是有點棘手,他就仿佛一個膏藥一樣僅僅貼著我們."

……

秦羽陡然驚醒過來.

在睜開眼睛的霎那,天地靈氣又和過去一樣了,秦羽也無法清晰感受了,同時流星淚又恢複往常模樣,那溫暖的能量也消失不見,但是秦羽本人卻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耳聰目明,這是形容耳朵聽的清楚,眼睛看的遠的人.

但是如同秦羽這般,數十米之外自己大哥和二哥的悄悄話他都聽得清楚,遠處蚯蚓游動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而眼睛更是看清楚那蚯蚓一節節蠕動.如此的話,還能夠用耳聰目明來形容麼?

"大哥二哥他們……"秦羽一時間卻沒有注意這個,他腦海中全是自己大哥二哥的話.

秦羽是知道自己父王的計劃的,要滅了項家奪取楚王朝江山,現在似乎項家主管東域三郡的偵查首領是個棘手人物.

秦羽的腦海瞬間就想了許多,大哥二哥的話秦羽一下子都聯想了起來.父王的離開,四大家族彼此關系,那個情報偵查首領,一條條,秦羽腦海都完全列舉下來,清清楚楚.

"我."秦羽頓時駭然,剛才一霎那,他竟然想到了那麼多,"我什麼時候腦袋變得這麼靈活了."

秦羽終于發現自己的巨大變化了,環顧四周,秦羽目瞪口呆.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怎麼發生如此大變化?"秦羽此刻才發現自己的驚人變化,許久青玉才冷靜了下來,低頭看了一眼胸口流星淚印記,秦羽搖了搖頭,便一躍而下從樓閣屋頂跳下.

秦羽整個人一閃一晃,化作兩道殘影,整個人就已經落地.

"對風的感受也比過去清晰了數倍."秦羽感到自己的身法也愈加完美,"而且,似乎身體柔韌性等等也比過去強了許多."

外人估計無法判斷,但是秦羽知道自己剛才的動作是如何的自然,身體完成的是如何的輕松,就仿佛閑庭走步一樣,他感到自己仿佛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難道後天極限到先天的那個門檻,我已經摸到了?"秦羽心中暗道,但是他卻沒有肯定,因為他還沒有感受到體內有先天真氣的誕生.

陡然秦羽目光投向遠處的庭院,那庭院下有一密室,正是風玉子煉器的密室,而剛才,秦羽竟然聽到了那密室門開啟的聲音.

"靈器已經煉制成功了麼?"秦羽當即朝庭院之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