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集 第三十七章 流泉星系
洪荒掌控者休庫、鵬魔島島主嵐鐵,這二人心中盡是苦澀。

“當靈獸嗎?”

洪荒和鵬魔島的兩大首領,現在卻要被迫成為受他人控制的靈獸。是生命重要,還是自由重要?當然,成為靈獸也不一定沒有自由。可是卻沒了自尊!

“思考好了嗎?你們可以選擇死亡。”秦羽捧起茶杯,飲了一小口。

對于敵人,秦羽從來不會心慈手軟,因為秦羽知道,一旦心慈手軟。這些人並不不會感恩,反而會將仇恨藏在心底。這麼多年的爭斗歲月,秦羽早就知道什麼時候該狠!

“我,同意!”嵐鐵咬牙說道,只是嵐鐵臉上肌肉都有些震顫,可以想象其心中的憤怒。

休庫看了一旁的嵐鐵一眼,隨即看向秦羽:“如果要成為靈獸,我只願意成為你的靈獸。”

“我不需要。”秦羽站了起來,“我擁有的靈獸數目遠超你的想象,別說是你,就是妖帝想要當我的靈獸,我也不會在意。”秦羽臉上有著一絲淡然。

休庫、嵐鐵二人駭然。

連妖帝都不在乎?眼前人是什麼實力?凡人界怎麼可能有如此高手!

“休庫,我沒時間與你浪費。”秦羽眉頭微微一皺。

秦政看了一眼自己地三弟。心中暗自點頭。在這個世界上,對付一些人是該仁慈,可是對有些人,卻是不需要。懂得這些,才能更好的生存。

“我答應!”一個個字從休庫牙齒中擠出。

秦羽和秦政相視一眼,臉上都有著一絲笑意。

******

秦羽詢問了一下,知道了萬獸譜中的一名叫‘俊蕭’的八級妖王擅長煉器,對于靈獸圈也是極為擅長。秦羽便命令了這個八級妖王煉制‘靈獸圈’。

“二哥,你命令兩個人將這二人先關起來吧。”秦羽對著秦政說道。

秦政看著秦羽:“小羽,如果他們要逃。那……”

“放心,他們的功力完全被我封印住了,就是在仙魔妖界,能夠破掉封印的人也不多。”秦羽微笑著說道,可是話語中卻充滿著自信。

秦政點了點頭,隨即便命令了兩個金衣使者。

“太上二長老。”兩個金衣使者恭敬道。

秦政點了點頭,隨即看向秦羽:“他是我三弟,也就是太上三長老。”

兩個金衣使者早從自己好友那知道了太上三長老出現的消息。此刻聽秦政親口說,二人驚喜若狂地不由都朝秦羽看去。畢竟他們是聽著秦羽的故事長大的,看到心中偶像,二人也激動了起來。

“二哥,這些都是我秦家子弟?”秦羽詢問道。

秦政微笑著點了點頭:“這些都是我秦家功力不錯的精英子弟,不過修真地確是難,我秦氏一族八萬余子弟。修煉有成的子弟還是太少了,一些旁支族群,一代才會有一個可以修煉的子弟。”

此刻兩個金衣使者正在彼此靈識傳音。

“老四,這就是太上三長老?”

“對,太上二長老剛才親口說了,沒想到太上三長老看起來這麼年輕。和二長老模樣也很相似,怪不得是親兄弟。”

“回去跟老大他們說,我們親眼見到太上三長老了,他們肯定羨慕死了。”

忽然秦政的聲音響起:“你們兩個見到太上三長老,怎麼不行禮?

這兩個看到心中偶像處于驚喜中的金衣使者這才醒悟過來。二人忙道:“拜見太上三長老。”

秦羽微笑著點了點頭:“恩,好好努力。”頓時這兩位金衣使者心中激動。傳說中的太上三長老竟然跟他們說話了。

而秦羽隨即看向了嵐鐵、休庫二人。

“你們兩個這些日子安穩點,不要奢望逃跑……我的封印在你們體內,無論你們跑到那,我都知道……而且要殺你們,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秦羽淡然說道。

休庫、嵐鐵二人心中苦笑。

見識過秦羽地實力,他們哪還敢逃跑!

秦政此刻囑托兩名金衣使者:“你們二人小心看守,不能出錯。”

“是,太上二長老。”兩名金衣使者應命,在秦羽面前,他們二人連聲音都有些高昂起來。

待得兩名金衣使者,押著休庫、嵐鐵二人下去後。

“二哥,聽說我那《星辰變》功法已經有傳人了?叫秦石天?”秦羽忽然說道,對于這個秦石天,秦羽還是有些期待的。

畢竟算是自己《星辰變》功法地唯一傳人。

“哈哈,小羽,你都已經知道了。好,我命他過來。”秦政立即散發開靈識進行靈識傳音,片刻,一名有著黝黑胡渣的男子走了進來。

秦羽仔細打量著這個叫秦石天的男子。

秦石天,面容很是堅毅,秦羽可以感受出來,秦石天是屬于那種豪爽的粗豪男子,那炯炯有神的雙眼正盯著秦羽。

“太上三長老?”秦石天有些不肯定。

一旁的秦政說道:“叫什麼太上三長老,就叫師尊吧。小羽,你說呢?”

“師尊?”秦羽微微一愣,秦羽地腦海中一下子湧現出一個人影——柳寒舒。

“小羽,在想什麼呢?”秦政見秦羽走神。不由出聲說道。

“哦,不,沒什麼。”秦羽看向秦石天,看著秦石天渴望地眼神,淡然笑道,“好吧,你以後就算是我的二弟子了。”

“二弟子?”秦政疑惑看向秦羽。

而秦石天卻是立即跪下,磕頭道:“徒兒拜見師尊。”

******

東嵐山、云霧山莊。

四千年的時光,可是云霧山莊在秦家曆代的維修下,和四千年前的模樣幾乎沒什麼變化。云霧山莊平常也就秦政來逛逛而已。而現在……秦羽便入住在了云霧山莊。

夜。

云霧山莊中掛著燈籠,而秦羽只是穿著褲衩,赤裸著胸膛,整個人仰躺在云霧山莊特有地溫泉中。就好像幼年時候一樣躺著。

溫泉中只有秦羽一個人。

“這種感覺真的挺舒服。”秦羽的臉上有了一絲恬靜笑容,秦羽那硬如磐石的心靈,此刻也柔軟了。

燈籠昏暗的光芒下,秦羽享受著夜地甯靜,仰躺著。眼睛則是看著天空中的繁星。想當初小地時候,自己也是這樣看著天空的星辰。也是獨自一人。

曾經在這溫泉中修煉身法,在這溫泉中修煉外功。

秦羽閉上眼睛,似乎還聽到當年修煉時候的‘喝哈’聲。

“轉眼便過去四千年了,時間過的好快,父王、大哥他們已經到了仙界,明天我便去一趟騰龍大陸。搞清楚紫玄星飛升高手所在的仙界星球。等安頓好父王他們的事情,便要專心修煉了。”

秦羽心思開始想到立兒身上。

立兒地一笑一。

特別是周顯面前,立兒和自己離別時候的無奈,依依不舍。只是周顯對自己地冷漠、不屑,還有那些話秦羽卻永遠忘不了。

“小子,你是一個凡人。立兒不是你所能叫的,同樣,我的名字周顯也不是你所能叫的。”

“從今天起,你口中不允許說‘立兒’,也不允許叫我的名字。知道嗎?”

……

周顯當初輕蔑的話語,秦羽清晰地記得。

“周顯。這一群人肯定會阻攔我和立兒在一起的。”秦羽雙拳握起,青筋暴突,雙眼爆發出精芒。

“噗!”“噗!”“噗!”……

周圍的空間劇烈震蕩起來,秦羽所躺的溫泉也不斷地爆破著,水花四濺開來。秦羽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心頭的急切以及怒意,溫泉水面才再次平靜下來。

“神界!”秦羽目光漸漸寒冷起來,“我從來不喜歡殺人,可是如果周顯這一群人一定要阻攔我和立兒在一起,那就不能怪我化為修羅,大開殺戒了。”

秦羽心頭滋生出一絲殺念。

即使現在實力弱,秦羽也沒有絲毫畏懼,畢竟如今的自己距離天神,差距是可以看得見地。

“那是到神界以後的事情,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盡量提高自身的實力。”秦羽暗自點頭,“在這之前,安排好父王、大哥他們。”

在燈籠朦朧的光芒照耀下,秦羽地雙眼閃閃發亮。

騰龍大陸。

騰龍大陸主要分為修仙者一方和修魔者一方,當初修仙者宗派之首‘清虛觀’遭到了秦羽的一通天火灼燒,甚至于最後清虛觀高手也被殺死。

這使得清虛觀一下子跌倒曆史最低谷。

如今修仙者一方最強地兩大宗派是——紫陽門和藍央門,在清虛觀跌下神壇成為二流宗派的時候,這兩大宗派則不停地招收弟子。

紫陽門山門所在,山清水秀,幾乎每天都有想要拜入紫陽門的弟子。

今日也不例外,有一群少年一臉興奮地踏上了紫陽門山道,這一群少年是同一個村子中的,這一次也是一起來拜入紫陽門。只是紫陽門收不收還難說。

這一群少年走到了紫陽門山門之外。

“這是紫陽門,外人不得入內。”一個腳踏飛劍的青年遠遠便喝道,這一群少年忙躬身道:“前輩,我們想要拜入紫陽門。”

“哦,等一下。”那青年淡然說道。

而這時候,一名白衣男子從這一群少年身旁飄然走過,那腳踏飛劍的青年立馬喝道:“你,站住。”

那白衣男子卻是根本不看青年一眼,只是目光一掃紫陽門全景,感歎一聲:“紫陽門,比之當年的清虛觀還要繁華啊。”

說完,白衣男子腳步一動,便已經到了紫陽門大殿之外。

“瞬移?”那腳踏飛劍的青年立馬不敢大聲喊了。

“四千年而已,如今紫陽門的散仙高手比之當初更多了。”白衣男子站在大殿門口,目光卻是投向紫陽門內部的一處宮殿,隨後人就消失不見了。

大殿門外的兩個守衛弟子彼此相視,不由駭然,隨即連忙去稟報紫陽門的高層。

紫陽門不少散仙還在暴亂星海之中,呆在紫陽門的只有三分之一左右,不過如今紫陽門第一高手——十二劫散仙‘焚陽真人’卻是呆在紫陽門,因為他快飛升了。

剛才白衣男子所看的一座宮殿,就是焚陽真人靜修所呆的宮殿。

宮殿內部一個靜修房間中,焚陽真人盤膝坐于地面之上。

“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只需回答即可。”一道聲音突兀在這房間中響起,那焚陽真人不由震駭地睜開眼睛,難以置信看著眼前的男子。

屋子完全封閉,屋子外面還有著禁制。

焚陽真人根本想不到,有人能夠在不驚動自己的情況下,進入房間中來。

“禁制沒有被破壞?門也沒開?”焚陽真人一查探,心中更是震驚。

“我問你,我紫玄星的大成期高手,飛升後將會到哪個星球?”秦羽直接說道,今日一身白衣的秦羽,長發飄飄,倒是沒有了過去那股煞氣。

焚陽真人此刻根本不敢多想,連忙恭敬道:“前輩,我紫玄星的修真者,一旦飛升,將會在仙界流泉星系的漁陽星上。”

秦羽一怔。

“你說是流泉星系?”秦羽聲音有些高起來。

焚陽真人忙道:“對,晚輩敢肯定。而且我們紫陽門就有方法和仙界傳訊,宗派內曆代先輩都是在流泉星系的漁陽星。”

“流泉星系,過去是禹皇的地盤,現在歸玄帝管,希望別出什麼意外。”秦羽眉頭皺了起來。

原本還有在紫玄星好好悠閑過上一段日子的念頭,可是知道自己父王飛升所在的星球,秦羽一點悠閑念頭都沒有了。

“必須馬上回去。”

秦羽看了一眼焚陽真人,淡然道:“你就當我沒來過,繼續修煉吧。”說完,秦羽整個人就直接消失了。

“是,前輩。”焚陽真人忙道。

隨後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再感受著依舊無損的禁制,更加感到剛才的事情仿佛一場夢一樣。

“無視禁制的存在?難道剛才我在做夢?”焚陽真人自言自語,眉頭都滲出顆顆汗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