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郭凡
“這個青年單單看元嬰也就一級天妖修為,只是他靈魂境界卻達到了三級天妖境界,這倒是奇怪無比。”秦羽心頭浮起了一絲疑惑,秦羽如今實力多強,那青年的底細秦羽一眼看穿。 青年,本體應該就是一只飛熊一族中普通妖獸,甚至于連神獸都不是。 想著想著,秦羽的仙識倒是仔細觀察著那酒店中,黑彤和那青年發生的事情。 “我收下,行了吧?”憨厚青年忙道。 黑彤這才滿意坐了回去:“這還差不多。”黑彤似乎很是高興,“大個子,上次和你見面也沒來得及知道你的名字,你能夠告訴我你叫什麼嗎?” 憨厚青年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道:“我叫郭凡!” “郭凡,哦,郭凡。”黑彤低吟了幾聲。 “我叫黑彤。”很是突兀地一道聲音響起,聲音很小,甚至于連郭凡都沒有聽清,郭凡一愣:“姑娘,你剛才說什麼?” “沒聽見拉到。” 黑彤一下子站起來便朝雅間外走去,“郭凡,陪我出去逛逛。” “是叫黑彤嗎?黑彤,黑彤,好名字。”郭凡低聲說了兩遍,隨後連忙站了起來,“來了。” 郭凡。 本體只是飛熊一族中普通的妖獸,他母親早就被仇人所殺,唯有一個父親還在。只是他父親論修為還不如他,而郭凡自己卻十分上進,達到天妖境界後,便離開家鄉來到了大的星球——綠藍星。 他住不起綠藍星城中,只能住在外面地荒蕪地方,平常咬牙苦修著,他的目標就是努力。努力,成為人上人,好讓自己的父親自豪,好讓自己不再居于底層。 憨厚? 見過他的人大多這麼認為,可是憨厚只是郭凡的行為方式,實際上他很聰明,什麼都明白。 “郭凡,你看,這里的雕像還精致啊。”黑彤興奮地站在街邊一個店鋪面前,仔細看著店鋪里一個個小的雕像娃娃。這店鋪里地雕像大多是成雙成對的。 黑彤步入了其中,一下子便看上了一對。 “郭凡,你看,這個胖娃娃是不是和你一樣?一樣的可愛。”黑彤忽然掉過頭來,仰著腦袋對郭凡說道,此刻的黑彤笑的很開心。 郭凡看到仰著腦袋笑的開心的黑彤,忽然心中一陣悸動,但是郭凡心底湧出一絲自卑,雙拳不由握緊。 他喜歡黑彤,可是自從黑彤第一次很是隨意地給他一個傳訊靈珠。只為二人聯系。單單這個……郭凡就知道黑彤的身份肯定不是他所能比的。 郭凡曾經決定離開,可是他的心底依舊存有著一絲期望。 “這個是我,這個是你。”黑彤又選了一個女性娃娃,開心地笑著。“郭凡,這兩個娃娃,我們買下好嗎?” “老板,這兩個雕刻,我買下了。”郭凡直接掉頭對那老板說道。 “三塊下品元靈石。”那老頭淡淡說道。 三塊下品元靈石,聽起來很便宜,可是實際上不過兩個雕刻而已,要是平時。郭凡是不可能舍得花費三塊下品元靈石來購買沒有什麼用處地雕刻的。 “這是三塊下品元靈石。”郭凡很是干脆的,沒有任何猶豫地付賬了。 郭凡轉頭看向黑彤,那臉上突然有了一絲淺淺的紅:“彤……,我可以叫你彤彤嗎?” “啊……”黑彤瞪大眼睛看著郭凡,片刻才反應過來。“彤彤,你要叫就叫吧。嘴巴長在你自己臉上,我也控制不了。”黑彤嘴里亂七八糟的嘟噥幾聲便臉紅地拿著兩個雕像走了出去。 “耶!” 郭凡雙手一握,心底湧出難抑的激動。 …… (隨時隨地閱讀同步文字版,手機訪問wap.bookwap.net完全免費立刻體驗) “真是夠淳樸的,不過比我當年要好一些了。”秦羽從頭到尾觀看著這一幕,“這個郭凡好歹還能夠敢前進一步,我當年卻是和立兒那麼久,沒有說出一句。” 單單看剛才郭凡的表現,秦羽就喜歡上這個憨厚的青年。 如果這個郭凡要和黑彤結為道侶,至少秦羽認為……自己會絕對支持。 …… 郭凡此刻還不知道有個超級高手注意著自己,他心中還在激動著、興奮著,臉都微微有些發熱的。而此刻地黑彤則更加不堪,臉蛋紅的跟個蘋果似的。 郭凡和黑彤並肩走在街上,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郭凡,你說說話啊。”黑彤忽然出聲道。 “我,我不知道說什麼。”郭凡此刻還感覺到自己飄忽忽的。 黑彤忽然說道:“郭凡,我們現在走到哪條路了?轉了幾個彎了?” 郭凡看了看周圍,郭凡忽然發現……自己好像迷路了,剛才處于興奮中地郭凡,整個人飄忽忽的,腦子盡是亂想了,根本就沒有看路,走路轉彎也是隨便走的。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郭凡突然看到一棟過百層的巨大建築,看到這標志性建築,郭凡就回憶起路了,畢竟他在綠藍星也呆過一段時間了,“這條路名字我不大清楚,不過方向什麼的我都知道。” 黑彤似乎也恢複往昔的活潑:“郭凡,你能夠說說你爹娘嗎?” “我爹啊,在綠藍星系一個普通星球的酒樓中當一個下人,我爹最大的願望就是讓我達到妖王級別。這樣,我在我們那個星球也算是數一數二地大人物了。” 郭凡目光飄渺,搖頭道,“可是我不想讓自己局限在一個小星球中,所以來到了綠藍星,我一直在努力修煉,很努力……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有所成就的。”郭凡的右拳不由的握緊了。 黑彤仰頭看著郭凡,忽然她覺得此刻的郭凡與平時憨厚地模樣一點不同,但是此刻的郭凡更加吸引她。 “郭凡,你有目標嗎?”黑彤忽然道。 “目標,沒有明確地目標,我只是想要沒有人能壓迫我,壓迫我的親人,我只想和自己親人過的舒服快樂,可是我知道在仙魔妖界這種世界里。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所以我必須努力。”郭凡堅定道。 …… “傻小子。” 秦羽淡笑著,隨即仰頭喝了一杯酒,“過的舒服快樂,沒有人威脅壓迫,即使達到帝級,也還有威脅啊,這種目標看起來不遠,實際上……你達到帝級也不夠啊。” 看到郭凡,秦羽想起當初在凡人界的自己。當初的自己何嘗不是要讓親人過的好,不受威脅。 一路前進下來,他如今的實力已經接近一般的九級仙帝,可是他還需要努力。 “傻小子。希望你過地比我輕松點啊。” …… 各人有各自的道路,郭凡同樣有自己的道路。 郭凡和黑彤閑聊著,聊著自己的過去,聊著自己的朋友親人,漸漸的……已經過去半天了。 “郭凡,我恐怕只能在綠藍星呆幾天而已,如果這次不是我大伯……估計我連到綠藍星的機會也沒有。”黑彤鼓著小嘴,略顯無奈地說道。 郭凡疑惑道:“你爹娘難道連燈!你到綠藍星都不允許。” “恩……我爹娘有仇人。仇人實力很強,我爹娘還差些。”黑彤無奈道,“不過我知道,我大伯他們現在實力很強的,很快我們就不需要怕那仇人了。” “我相信你大伯他們會成功的。”郭凡點頭。 “咦。姑娘,你也是我鷹族的?”忽然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郭凡和黑彤同時抬頭看去。只見一名黑衣青年帶著兩名中年人微笑了過來,那黑衣青年仔細看了看黑彤:“鷹族,而且是鷹族地神獸,叔叔,這個符合要求了吧。” 那兩名中年人都用一種審查貨物的目光看著黑彤,隨後其中一中年人點頭道:“這女子符合規定。” “啊!這麼久了,終于遇到一個看上眼的了。”黑衣青年興奮地說道。 “你們干什麼啊?”黑彤眼睛一瞪,怒聲道。 一旁的郭凡也感到一陣不妙,只是郭凡依舊站在黑彤身旁,不管什麼時候他都不會躲避。 黑衣青年笑眯眯道:“姑娘,我是鷹族‘流瞿’,本體乃是我鷹族地上級神獸青火鷹,按照族內規矩,我作為上級神獸,我的道侶必須的本族的,同時必須的神獸。如此我們的後代才有更大的可能是青火鷹。” “你做夢!” 黑彤怒了,活像一個憤怒地小獅子,“你這個混蛋小子,竟然敢對本姑娘如此,我定要叫你後悔。” “小姑娘。”黑衣青年身後的一中年人淡然說道,“流瞿少爺乃是我鷹族地下一代族長,你身為鷹族族人,有責任為我族群獻身,流瞿少爺選中你,你必須答應,這是你的光榮,如若你反抗……那後果將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黑彤怒罵道:“放屁吧。” “真是夠潑辣的, 你生氣的樣子真地很可愛。”黑衣青年顯得很是高興。 黑彤生氣模樣的確可愛,秦羽、侯費他們也曾經說過,黑彤平常還為此感到高興,此刻黑彤卻是憤怒。 “彤彤,你先走。” 郭凡突然站在了彤彤身前,目光凝定如水:“彤彤已經是我地道侶,你們如果要搶。就必須過我這一關。”郭凡這一刻根本不在乎生死,這個時候,郭凡認為自己必須站出來。 “過你這關?小子。”黑衣青年仿佛聽到什麼笑話了,“你沒糊塗吧,你才一級天妖,這個姑娘都比你強,你知道我什麼修為嗎?一級妖帝!你知道我兩位叔叔的實力嗎?他們都比我強地多!” 郭凡心頭一顫。 三個帝級高手。過去帝級在他心中那是高不可攀的。 只是此刻,抱著必死決心地郭凡卻絲毫不退讓。 黑彤倒沒有著急,只是看著此刻的郭凡,她仔細看著郭凡的表情,似乎要將這個表情永遠記在心底:“郭凡哥哥,你根本擋不住他們,為什麼還要擋呢。” “如果我今日芶活,我會一輩子後悔。”郭凡頭略微抬起來,盯著眼前三個帝級高手,“他們可以殺死我。可是卻不能讓我的心屈服他們,我會在心底瞧不起他們,即使死。” 郭凡眼中閃過難言的光芒。 這一刻,郭凡腦海中浮現了自己父親囑托自己的場景,父親對他地期待,可是今日……郭凡一咬牙,眼中目光愈加堅定。 “好小子,夠膽。”黑衣青年笑了,“你瞧不起我就瞧不起我吧,我現在就殺了你。然而奪了你喜歡的女孩,你又能如何?”黑衣青年眼中有著淡淡的不屑。 “大伯,如果你這麼看戲,再不出來。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黑彤忽然大聲說道。 在酒樓看戲的秦羽一怔。 呼! 黑彤、郭凡身前忽然出現一冷峻的男子,只是此刻這男子臉上略帶一絲尷尬。 “大伯,你終于肯出來了。”黑彤鼓著嘴巴,“這三個人太可惡了。” 秦羽看了看郭凡:“你叫郭凡?恩,不錯,不錯的小伙子。”郭凡感到秦羽那親切的目光讓他心底一陣溫暖,這一瞬間他似乎一點都不害怕那三個帝級高手了。 “你是誰?我鷹族事情你也想管嗎?”黑衣青年喝道,身上卻有一股上位者氣勢。 “鷹族。連你族長一.劍流圖我都不在乎,在乎你們三個娃娃?”秦羽淡笑著說道。 郭凡忽然看到讓他驚呆的一幕。 三個殘影突兀地出現在那三人面前,旋即三個殘影消失,秦羽依舊回到自己的地方,似乎從來沒有移動過一樣。 “蓬!”“蓬!”“蓬!” 那三人轟然倒地。 “我最討厭強迫人。特別是強迫我的親人。”秦羽一揮袖,那三人尸體便化為飛灰消失不見了。 《九轉暗金身》達到第七層。全身筋骨便堪比下品神器,秦羽全身,無論是拳腳手指都算是神器,並且是可以瞬間修複地神器,以他的實力攻擊下去,三個妖帝,最強才五級妖帝的人,又豈能活命? “小彤,那個小子死,我們留在這也有點麻煩,回去吧。”秦羽笑著說道。 “回去,不能再等幾天嗎?”黑彤忽然掉頭看向郭凡,眼中盡是不舍。 郭凡心中也有著不舍。 “不能繼續留下來。”秦羽不怕八級妖帝流圖,但是他討厭麻煩。聽到秦羽如此堅定地說不能留下來,黑彤和郭凡眼中都閃過一絲失落不舍。 秦羽忽然一指郭凡:“不過這小子可以跟我們一起走,他留在這,鷹族查下來他必死無疑。” “耶,我就知道大伯最好了。”黑彤興奮地一把抱住秦羽。 秦羽一笑:“不知道誰剛才還說,要以後再也不理我了。” “大伯——”黑彤臉紅了,只是她還偷偷看了一旁的郭凡一眼,郭凡臉上也有著喜色,只是他還偷偷看了秦羽一眼,剛才在他眼中高不可攀的三個帝級高手竟然眨眼功夫就死了:“不知道哪天,我能夠和彤彤大伯一樣厲害!”郭凡拳頭不由握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