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通告天下
剛剛經過一場帝級高手的厮殺,那方圓近百里的戰場盡皆化為廢墟,而在戰場的上空正有二人凌空站著,僅僅一會兒,又有二人憑空出現在身旁。 ‘鳳尾鶴’白鳳,‘青火鷹’流圖,‘雙首龍鷲’敖枯。 這三人便是鵬魔皇麾下的三大高手,地位之尊僅次于鵬魔皇,而現在飛禽一族的皇者以及這三大高手同時聚集在黑鳥城上空。 “陛下。” 敖枯和白鳳二人恭敬彎身道,他們二人沒有了往昔的高傲,臉上有的只是恭敬,甚至于還有著絲絲擔憂恐懼。 在鵬魔皇身旁的是‘青火鷹’流圖妖帝,流圖妖帝身穿青色戰鎧,眼中時而閃爍著張狂的戰意,只是在鵬魔皇身旁,他的氣勢完全收斂了。 正中央站著的便是飛禽一族的皇者鵬魔皇! 鵬魔皇宗延,本身乃是金翅大鵬鳥,實力為八級妖帝。然而擁有傳承寶物的鵬魔皇,一個人便可以輕易擊敗手下的三大高手。 鵬魔皇,從頭到腳皆是金色,金色的長袍,金色的戰靴,金色的皇冠。那一雙冷眸卻是不蘊含一絲感情,掃視了身前的白鳳、敖枯二人。 “陛下,我和敖枯沒想到那黑羽三人實力竟然那麼強,我們一直在拖時間,可是那秦羽最後時候竟然發現了我們的意圖,他們三人也就逃脫了,陛下。這次是我和敖枯辦事不力,請陛下責罰。”白鳳恭敬地說道。 “請陛下責罰。”敖枯同樣說道。 敖枯和白鳳都很清楚,鵬魔皇此人非常討厭別人推卸責任,你承認錯誤還好,如果你推卸責任,即使你沒錯……鵬魔皇也很可能殺了你。 “哦,他們三兄弟實力這麼強?連你們二人也奈何不了他們?”鵬魔皇第一次開口了。鵬魔皇聲音有些尖細,只是那聲音卻讓人有一種穿透心靈的感覺,沒有人敢對鵬魔皇不敬,那皇者霸氣自然而然養成。 “陛下。”白鳳恭敬道,“秦羽三人實力地確強,屬下一人和侯費、黑羽厮殺,勉強占個平手。而那秦羽和敖枯厮殺,甚至于最後逼得敖枯化為了兩個本尊。” 敖枯補充道:“陛下,侯費為六級妖帝,黑羽為五級妖帝。至于秦羽……屬下有點看不透,單單靈魂境界,比屬下也差不了多少。他的身體極為堅韌,就是屬下,也需要用全力,才能靠神器讓其負傷。” 鵬魔皇那眼皮一掀,猶如兩道實質般的金光射向敖枯:“秦羽果真這麼強?身體堅韌程度接近下品神器?” “對,而且這個秦羽恢複力極為驚人,骨頭剛剛被屬下砸斷,一會兒便修複了。”敖枯又補充說道。“他還擁有一件神劍以及凌厲的指法,如果屬下不使用兩個本尊,甚至于有可能落敗。” 鵬魔皇頷首。 那清冷的目光掃了二人一眼,鵬魔皇淡然道:“我知道了。現在回皇宮。” “是,陛下。”白鳳、敖枯、流圖三人皆是躬身應命,隨後這四人皆是化作一道光芒射向了皇城方向。 ****** 姜瀾界內。 秦羽、侯費、黑羽以及白靈聚集到了一起。 “羽哥哥,現在我們怎麼辦?姐姐她又被鵬魔皇的手下給抓住了,我們怎麼救啊?”白靈急得都快哭了。 黑羽只能握著白靈的手,安慰道:“靈兒,別急,別急。我和大哥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地。”黑羽心中也焦急無比,當初剛剛飛升到仙魔妖界的時候,白靈的姐姐白馨,對他黑羽也關心的很。 侯費砸吧嘴巴道:“現在打草驚蛇了,宗倔那條路十有八九走不通了。要想救那個白馨,很有難度啊。” “那怎麼辦?”白靈焦急問道。 秦羽和黑羽都皺著眉頭。他們二人都思考著,可是要救白馨,現在的條件可比三兄弟剛來黑鳥星困難多了。甚至于連鵬魔皇等人可能都回來了。 “對了,大哥,剛才你那麼突兀的讓我們進入姜瀾界干什麼?”侯費忽然想到剛才的事情,詢問道。黑羽也同樣看向秦羽。 秦羽笑道:“剛才那敖枯和白鳳一直在和我們拖時間,我推斷出鵬魔皇暫時不在黑鳥星,可是敖枯他們拖時間,肯定是等鵬魔皇回來抓我們,所以我讓你們先進入姜瀾界。” “拖時間?”侯費、黑羽一驚,隨即一思想剛才戰斗的過程才稍微有點眉目。 “而且從我開始懷疑開始,仙識便覆蓋了整個黑鳥星,在最後時刻,我的仙識發現了兩名八級妖帝突然出現在黑鳥星的星際傳送陣,那二人恐怕正是鵬魔皇以及三位大人中地另外一位。”秦羽確定說道。 八級妖帝,數目本來就稀少無比。一下子出現兩個,而且秦羽都感應到鵬魔皇那類似于宗倔的氣息,那是金翅大鵬鳥特有的。 “鵬魔皇真的回來了?”侯費大驚。 秦羽點頭。 黑羽也皺起眉頭:“如果鵬魔皇回來了,那事情可就複雜了,他可是擁有傳承寶物,實力接近龍皇、大猿皇。以我們三人的實力……遇到他,根本沒有一爭之力啊。” “何止如此。”侯費無奈道,“根據我從大猿皇那里所知道的,龍皇的傳承寶物可以使龍皇防禦增加的多,攻擊也強上許多。而這個鵬魔皇的傳承寶物實際上就是其頭上地那頂皇冠,那皇冠可以讓鵬魔皇速度增加為原先地三倍。攻擊力也凌厲的多。” “三倍?”秦羽和黑羽心中震驚。 侯費點頭道:“對,鵬魔皇本來就是以速度縱橫天下,擁有了這傳承寶物,放眼仙魔妖界,沒有人速度能夠趕上他,我們面對鵬魔皇,估計連他影子都沒看到就被擊敗了。” 靠速度取勝的鵬魔皇。就是不增加,仙魔妖界也沒幾個人比得上。一旦變為原來的三倍,只有鵬魔皇攻擊被人,別人休想攻擊他了。 “而且……速度也是攻擊力,當速度快到極限,那產生地攻擊力也非常強。根據大猿皇說,龍皇防禦強,攻擊強,速度卻不怎麼樣。這鵬魔皇速度快,攻擊也算厲害。就是防禦不怎麼樣。”侯費侃侃而談。 跟在大猿皇孫猿 身邊久了,侯費也知道許多事情。 “防禦不怎麼樣,他應該有神器戰衣吧。”秦羽出聲道。 侯費點頭道:“對,他是有一件神器戰衣,一件下品神器戰衣。”不過秦羽如今還沒聽說過,誰有中品神器戰衣,畢竟神器戰衣太珍貴。 “下品神器戰衣,穿在八級妖帝的超級神獸身上,就是給人攻擊,誰破得了?”黑羽出聲道。 秦羽也點頭。 八級妖帝超級神獸。穿一件下品神器戰衣。在大猿皇口中還算防禦弱?就是讓秦羽三兄弟攻擊,估計都破不了。 “我怎麼知道,反正大猿皇就這麼說地,他說鵬魔皇也就防禦是弱點。龍皇速度是弱點。”侯費老實說道。 “那大猿皇的弱點呢?”秦羽詢問道。 侯費一笑道:“按照大猿皇他自己說,他沒弱點,以大猿皇的棍法,棍法一旦展開來,就是以鵬魔皇的攻擊,也很難攻破大猿皇的防禦。至于攻擊……驚天三棍施展開來,就是鵬魔皇,也不敢硬抗。速度?大猿皇這棍法之道領悟已經很強了。身體跟不上,長棍的速度卻是跟得上對手。” 侯費又一笑:“說起來沒弱點,不過我看啊,大猿皇每項都弱些,防禦不如龍皇。速度不如鵬魔皇。也就攻擊夠強!” 秦羽搖頭一笑:“不談這三個人了,以他們地實力。任何一個都可以輕易擊敗我們,他們所謂的‘弱點’,卻是比我們的‘優點’還強。” 侯費、黑羽聽了也不由無奈一笑。 事實的確如此。 “大哥。”白靈看向秦羽,“我姐姐她……我們該怎麼救呢?” “靈兒。”黑羽一皺眉訓斥道,黑羽不想強求讓他大哥秦羽干什麼事情,特別鵬魔皇回來,救白馨明顯難地多。 白靈被喝斥地不出聲了。 “好了。”秦羽一笑道,“你們先呆在這里,我先到黑鳥城打聽一下消息,你們別說了,我收斂氣息,沒什麼人可以發現我地,而且見機不妙,我也可以躲入姜瀾界啊,我可不相信,鵬魔皇能夠找到姜瀾界。” 侯費也笑了起來:“對,除非鵬魔皇敢和禹皇一樣,燒掉整個黑鳥星,否則根本找不到姜瀾界。” “找到他也破不開。”黑羽也笑了。 “恩,好了,我先出去。”秦羽說完,整個人便消失在姜瀾界中。 ****** 黑鳥星、皇城皇宮內。 鵬魔皇攜著三大高手歸來,同時也命令宗倔到皇宮中,宗倔接到命令的時候心中也有些忐忑。 “哼,我不相信鵬魔皇真地敢殺我。”宗倔一咬牙,步伐便堅定起來,直接走向皇宮的‘朝言殿’。 鵬魔皇頭戴金色皇冠,身穿金色長袍,腳踏金色戰靴,就這麼坐于大殿之上。而大殿之下,敖枯、流圖、白鳳三人分成兩邊依次盤膝坐下,三人身前皆有矮桌,上面放有不少美食佳肴。 敖枯、流圖、白鳳三人同時朝大門處看去,只見宗倔坦然地走入大殿中,隨後恭敬地道:“拜見陛下。” “坐。”鵬魔皇淡然道。 “謝陛下。”宗倔走到了一邊坐了下來,正好大殿下面左右兩方各有二人坐著。 “宗倔。”鵬魔皇尖細的聲音響起,“聽說你這一次私自將白馨帶了出去,還想要將他們送給黑羽等人?” 宗倔微微躬身道:“對。”狡辯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你有什麼想說的?”鵬魔皇雙眸看向宗倔。 宗倔點頭笑道:“陛下,陛下應該知道我和秦羽三兄弟有些關系,也曾經得到過他們師門長輩的恩情,他們請我幫忙,我欠人人情豈能不幫?這一次,便算是我還他們恩情的。而且不過一個白馨而已,小小妖王,送給他們又何妨。” “白馨地確不重要,可是!” 鵬魔皇聲音陡然冷了下來,一股恐怖的氣勢壓得宗倔心中一沉,“可是那黑羽卻很重要,我一定要讓黑羽死,我一定要他死,你懂嗎?” 咬牙切齒的聲音,讓宗倔心中震顫。 鵬魔皇聲音放緩了下來:“宗倔,你應該知道我對你是非常器重的,除了我之外,你是我鵬族唯一地金翅鵬王,我不想下任鵬魔皇的位置被‘暗電鵬王’得到。” 飛禽一族共有四種超級神獸,鳳凰、七彩孔雀,以及鵬族的兩種超級神獸——金翅鵬王、暗電鵬王。每一任的鵬魔皇肯定是金翅鵬王和暗電鵬王中之一。 “我是金翅鵬王,所以對你格外關照,可是你別認為我不會殺你,警告你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違背我意願的,我甯願讓暗電鵬王成為下任鵬魔皇,也定會殺你。你聽懂了嗎?”鵬魔皇的目光依舊那麼無情。 “是,陛下。” 宗倔心中驚顫,他對這一任的鵬魔皇性格很了解,一旦違背其意願必會殺掉,這一次因為宗倔是超級神獸金翅鵬王(金翅大鵬鳥),地位尊貴,加上和鵬魔皇本體一模一樣,鵬魔皇才只是警告一次。 “白鳳。”鵬魔皇看向白鳳。 “屬下在。”白鳳恭敬道。 鵬魔皇下令道:“那秦羽三人對白馨是很看重的,我命令你通告天下,六個月後,將在黑鳥星‘黃獅山’上處決白馨。” 宗倔心中一震。 處決白馨?還通告天下?不是明顯要吸引秦羽等人來麼。 鵬魔皇繼續道:“這六個月內,將白馨功力禁制住,並且綁在黃獅山之巔,敖枯,由你帶三名妖帝,再帶領一組禁衛在周圍看護。同時在綁縛白馨地周圍,布置下‘鎏遠幻陣’。” “白馨負責將這消息傳出去,務必要讓所有人知道。敖枯負責布置‘鎏遠幻陣’以及在周圍看護住白馨,一旦黑羽三人出現,首先便通知我。”鵬魔皇目光一掃。 白鳳和敖枯盡皆躬身:“屬下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