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拖時間
就在秦羽驚愕間—— “死吧!”敖枯滿臉猙獰,雙手持著的狼牙棒再次加力,狠狠地對著秦羽的頭部砸了過去,狼牙棒過處,空間盡皆扭曲。 “蓬!” 秦羽的手臂硬是擋住這一擊,那蘊含敖枯無盡妖元力的狼牙棒一砸之下,便讓秦羽的臂骨產生了絲絲裂縫,秦羽心中知道不妙,整個人飛退。 二人再次分開。 敖枯反而怪異地沒有追秦羽,只是站著看著秦羽,那雙死魚眼盯著秦羽,沙啞聲音響起:“秦羽,我還真的沒想到你的身體如此堅韌,按照宗倔那里得來的消息,你才飛升仙魔妖界數百年而已,誰想……數百年你就達到此境界,你的天資的確是我見過最好的一個。” 秦羽看著眼前的敖枯,心中極速思考著。 要殺敖枯,真的很難。 這敖枯的妖元力實在太雄厚了,他不少次的拳頭攻擊,都被敖枯內部妖元力給抵消了,而且敖枯神器狼牙棒威力不得不防。 “看來只能靠神劍破天以及破空指了!”秦羽眼中寒光一閃,“以第六層九轉勁力的威力,用黑洞進行加速,破空指的威力應該對敖枯有傷害。” 正當秦羽要動手的時候—— “蓬!” 白鳳整個人極速砸在地面上,地面受此重擊龜裂開來,裂口蔓延數十里下去。但是轉眼間白鳳又再次騰空。 “嘎嘎,再吃你爺爺我一棒!”侯費那囂張的聲音響徹天地,同時無數的棒影一下子覆蓋了天地,從四面八方攻擊向白鳳。 白鳳頭疼無比。 她實際上是有絕招地,既然本體是鳳尾鶴,那她的傳承記憶中留下來的絕技——鳳尾針,威力之強。就是敖枯也要小心無比,只是白鳳知道侯費身份,不敢使用這絕招。 不使用絕招,面對侯費漫天蓋地的棒影,她只能如此窩囊的被蹂躪。 “噗!” 空間仿佛被刺破,那黑色長槍一下子便到了白鳳的眼前。 “哼,黑羽?好,就拿你來泄氣。”一直被侯費蹂躪的白鳳目光陡然投向一直處于外圍,偶爾進行突兀攻擊地黑羽。 一道豔麗的紅光從白鳳身上射出,直接朝黑羽的腹部射去! 白鳳絕招——鳳尾針! 黑羽臉色大變。身形硬是下移了十公分左右,“嗤嗤~~”,那豔麗的紅光射在黑羽身上的黑羽毛戰甲。 黑鱗戰甲,是由一層層羽毛疊加而成,那紅光仿佛極熱,黑羽身上的黑鱗戰甲的一層層羽毛,一下子便被灼燒三四層。 “噗哧!”那紅光已然滲透進入黑羽體內。 “小黑。”注意到這一幕的秦羽心中大驚。 “雜毛鳥!”侯費也是大驚,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一直被他蹂躪的白鳳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攻擊,連接近神器防禦地黑羽戰甲都被穿透了。 “你這個白毛的,有本事攻擊我啊。”侯費仿佛發狂一樣。整個人發出刺眼的金光,一杆黑色長棍一下子長度變為原來兩倍。 “金淵!”白鳳臉色一變,神器戰衣‘金淵’,這是大猿皇身上的寶貝。沒想到大猿皇竟然給了秦羽。 有金淵在身,白鳳即使使用鳳尾針攻擊侯費,也不可能成功了。畢竟侯費是六級妖帝的超級神獸,比白鳳實力只是差一級而已。 黑色長棍瘋狂地砸下,每一道皆是妙到巔峰。 至于防禦? 侯費全然不管了,他只知道攻擊。 “大猿皇一脈攻擊果然瘋狂,防禦還有神器戰衣金淵,我還不能真殺了侯費。這一戰真是窩囊難受啊!”白鳳心中無奈之極。 …… 黑烏城范圍極廣,然而如今以秦羽三兄弟住處為中心,方圓百里地帶盡皆為死亡地帶,剛剛戰斗就有數千人受到波及死亡,還有數萬人重傷。其他人更是早早躲避開去。 此刻數百萬人在天上地下,老遠的觀望著。 只見一條條棒影如同長龍騰空。一陣陣仿佛行星相互碰撞的撞擊聲不斷傳來,那撞擊聲正是秦羽和敖枯在硬碰硬。 “轟!” 不知道誰的攻擊余勁攻擊在地面上,頓時整個大地猶如地震了一般震動了起來,一條條大的裂縫蔓延了開來。 密密麻麻的人影在遠處觀望著、談論著。 “陽大人,那里是什麼人在厮殺啊,竟然敢在黑烏星動手。”一個壯實地大漢對著身旁一名黑衣的老者說道。 這黑衣老者,是一名二級妖帝高手,在黑烏星也算是有身份的。 黑衣老者遙看著戰斗現場:“什麼人?看看那些氣勁你還感受不到嗎,這種層次的戰斗,就是我過去,估計也是被人一招殺死。” 周圍地修煉者們一陣驚呼。 “陽大人,我聽我師尊說,這次是皇城中那三位大人中的兩位,在和人厮殺呢。”一名年輕人感歎道。 “那三位大人中的兩位?”黑衣老者眼睛一瞪,連周圍的人都是一呆。 鵬魔皇麾下的三位大人,每一位都是八級妖帝,皆是上級神獸。實力之強勁,堪比當年八級仙帝的禹皇。當然,這三位大人比現在九級仙帝的禹皇,還是差上一些的。 “呦!” 一道尖銳高亢地聲音響起,一條長棍棍影仿佛有數十里之長,從長空中突兀地砸入那戰場中央。 同時兩個人影從戰場中央。一飛沖天。 這二人在飛行過程中,還在不斷地撞擊著,那撞擊聲讓數百里外地觀望的人們都感到耳朵一陣轟鳴。 …… “秦羽,你的恢複力還真是夠恐怖的。”那敖枯不由出聲說道。 這二人一會兒相距數里,一會兒就橫跨數里空間猛地撞擊在一起,他們是實打實地身體相互撞擊。 在仙魔妖界,攻擊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控制飛劍亦或是法術禁制進行遠攻。第二類是近身厮殺。 遠攻可能看起來恢弘,可是想要殺人卻很難。畢竟靠能量催動的飛劍,攻擊力是不如拿著手中,全力攻擊地。 而近身撕殺…… 稍有不小心,便可能丟掉性命。 而秦羽,仗著身體防禦強悍,便不斷地進行近身厮殺。這敖枯同樣仗著‘雙首龍鷲’戰斗形態後,防禦以及速度地驚人不斷地進行近身戰斗。 每一次近身交戰,二人皆是瘋狂要致對方于死地。 又一次,二人從數里之外。一下子便撞擊在一起,同時閃電般二人瘋狂朝對方攻擊而去。 狼牙棒對這秦羽的腦袋招呼,這一次秦羽沒有和往常那樣用手臂擋。 “這一次,你必死!”秦羽眼神如電。 “蓬!”秦羽腦袋只是微微閃避一下,那狼牙棒便狠狠砸在秦羽的肩頭,那骨頭碎裂的咔嚓聲讓人聽得全身發顫,秦羽卻只是眉頭微微一皺,眼中光芒愈冷。 幾乎是同時—— 秦羽左手食指猛地一戳敖枯腹部。 流星指法——破空指! 精粹之極的第六層藍色九轉勁力,黑洞反向遠轉起來,藍色九轉勁力速度達到一個恐怖的極限。 而在秦羽左手食指攻擊的時候。右手持著神劍破天也刺向了敖枯的胸膛,敖枯的龍尾似乎早就發現了,一下子卷住秦羽的手臂。 如果沒有手臂力量加速,神劍破天根本不可能穿透敖枯地防禦。 敖枯臉上有了一絲笑容。但是轉瞬面色便變了! “噗!” 破空指! 他原本不在乎秦羽的那一根手指竟然爆發出驚人的穿透力,連續穿透自己的數層龍鱗,而體內渾厚的妖元力硬是削弱了八分藍色指力,卻無法再次削弱了。 “沒有元嬰?”秦羽清晰感到自己的破空指指力穿透了敖枯的身體,卻沒攻擊到對方元嬰。 “啊~~” 敖枯那雙死魚眼泛起了刺眼的光芒,隨後整個人身體肌肉都在扭曲著蠕動著,只聽得“嘶~~”肌肉撕裂聲不斷響起。 在秦羽眼中,敖枯整個人竟然活生生分裂成了兩半。那兩半都再次蠕動生長了起來,一下子變成了兩人,兩個敖枯出現在秦羽面前,冷冷看著秦羽。 分身術? 不是!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功法。這兩個敖枯實力竟然一模一樣,都是剛才敖枯全盛期的力量。”秦羽震驚了。 兩個敖枯相視一眼。隨即又都看向秦羽,右邊一個敖枯淡笑道:“秦羽,別看了,我告訴你,這兩個都是我的本尊。” “陛下麾下三位大人中,我可是排第一,連白鳳都有‘鳳尾針’那樣地絕招,你以為我就剛才那點本事?”兩個敖枯看著秦羽,卻不動手。 “這麼兩個本尊?”秦羽出聲道。 這兩個敖枯也很有耐心,左邊一個嗤笑一聲道:“我本體乃是變異上級神獸‘雙首龍鷲’,一化二,乃是傳承記憶中天賦神通,你剛才能夠和我一個本尊打地不相上下,實力也算不錯。不過我兩個人一起上,你就不是對手了。” 秦羽聽得敖枯說著,一言不發,忽然秦羽眼睛一眯。 “費費,小黑,不要厮殺了,快過來。”秦羽悄然傳音道。 此刻正和白鳳厮殺的侯費、黑羽聽到秦羽傳音,他們十分相信秦羽,直接拋開白鳳朝秦羽極速飛過來,而秦羽心意一動直接將侯費、黑羽二人收入了姜瀾界。 “費費,小黑,你們先回姜瀾界,我馬上回來。”秦羽的傳音在侯費、黑羽二人腦海中響起。 “刷!” 白鳳人影一下子到了兩個敖枯身旁,疑惑道:“敖枯,黑羽和侯費都不見了。” 兩個敖枯眉頭皆是一皺,隨後冷冷看向秦羽,那兩雙眼睛猶如毒蛇一般盯著秦羽。 “敖枯,你心中所想的詭計我已經知道了,你不需要偽裝了。”秦羽嘴角有著一絲微笑。 “詭計,什麼詭計?”敖枯還在裝。 秦羽淡笑道:“從一開始,你們兩人出現地時候,我就懷疑……要殺我們或抓我們,為什麼鵬魔皇和另外一個八級妖帝不出現?” “要對付你們,我們二人足夠了。”白鳳出聲道。 秦羽搖了搖頭:“敖枯、白鳳,一開始可以算你們二人自大,認為二人足以對付我們,可是和我們交手了那麼久,你們也應該知道你們二人殺不了我們。如果鵬魔皇和另外一個‘大人’在黑烏星,他們肯定出現,可是我們厮殺都這麼久了,鵬魔皇還沒出現。” “所以,我判定鵬魔皇根本不在黑烏星。”秦羽自信道,“而你們二人跟我們厮殺,比如白鳳,一開始根本沒動全力,到後來被蹂躪慘了,才動用鳳尾針。至于敖枯……跟我厮殺那麼久,如果不是感到我的破空指以及神器,足以殺了他。他根本不會用出全部實力,化為兩個本尊。” 秦羽盯著這二人:“這一切說明了什麼,說明了你們在拖時間,想必鵬魔皇應該在歸來途中了吧,甚至于可能馬上就到黑烏星了。” 此刻秦羽的仙識覆蓋了整個黑烏星,以如今秦羽天魂第三層的靈魂境界,加上流星淚的輔助,就是九級妖帝也休想逃出秦羽的查探。 敖枯兩人合二為一,隨即看著秦羽:“秦羽,你很聰明,你說的對,和你一交手,我就知道,即使我一化二,兩個本尊一起上,也最多擊敗你,可是你一旦逃跑,我根本抓不到,所以我就拖時間……” “你還在拖延時間……鵬魔皇已經到了。”秦羽燦爛一笑,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極速射向黑烏城人群中。 敖枯和白鳳一驚,剛要追,可是他們的妖識卻發現秦羽氣息完全消失了。 “這個秦羽還是真夠狡詐地,咦,他剛才說陛下到了怎麼回事?陛下真的到了嗎?”白鳳疑惑道,敖枯臉上也有著一絲疑惑。 然而轉眼間—— 二人臉上帶著一絲苦笑,因為他們腦海中都響起了鵬魔皇的傳音:“黑羽以及他的兩個兄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