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惜一切
綠色光點融入秦羽的肌肉,秦羽的肌肉細胞仿佛吃了生長激素一樣,便不斷破裂再生,一次次蛻變,身體的結實程度正以一種恐怖程度飛速上升。 不單單是肌肉,秦羽的經脈,秦羽的筋骨,都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仿佛煉鋼一樣,百煉成鋼,秦羽的骨頭也在經曆著一次次驚人的變化,它的結實程度也不斷遞升,這種遞升的速度簡直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 秦羽全身各處,在綠色光點的融合下,都以恐怖速度提升著。 而秦羽本身心神完全和天地融合,他靜靜感受著天地那種博大、弘願以及自然,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流星淚的變化,也沒有發現自己正發生著驚人變化。 秦羽丹田中。 丹田中唯有一顆星球,這顆星球是黑色星核吸納無數星辰形成的,這也是秦羽能量的核心,這個時候星球表面產生著點點綠色,不過當流星淚的綠色光點融入後,星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過去是產生點點綠色,而此刻,卻是以一種可見的速度,整個星球被綠色迅速覆蓋,僅僅一會兒,便產生了渾厚的天地靈氣,而這天地靈氣比外界的天地靈氣更家精純。 …… 流星淚還在秦羽頭頂懸浮著,緩緩旋轉著。 點點綠色光點飄下,飄入秦羽身體各處,這些綠色仿佛有著神氣魔力,讓秦羽整個身體發生著神氣的變化,估計就是十二劫散仙散魔過來也無法解釋這一切。 過了許久,秦羽的身體停止了蛻變。 此刻秦羽的身體結實程度,超過過去的十倍百倍,然而……綠色光點還在從流星淚落下。 秦羽的身體無法再吸收蛻變,只見一個個綠色光點飄落下來。融入秦羽的肌肉細胞深處,深藏在秦羽身體每個部位。既然身體無法再行吸收,職能儲藏在秦羽身體每一處。 不但秦羽的身體變化。 秦羽的靈魂也發生著急速的變化,不知道是秦羽和天地融合地原因,還是流星淚光點融入其中的原因,秦羽的靈魂快速的凝實著,整個腦海中的靈魂之力也愈加精純有力。 秦羽感到丹田內星球一震,那種和天地互相結合的感覺便消失了,而流星淚再度融入了秦羽體內。散發那麼多綠色光點,這流星淚本身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怎麼回事?” 秦羽只是靈識一掃身體內部,便大吃一驚。 如今秦羽的肉體結實程度,估計就是延墨的黑龍之身與秦羽相比也是遠遠不如,秦羽感到自己全身都有著龐大的力量。這股力量強大到秦羽心中都驚顫。 “我的身體到底怎麼了,《星辰變》雖然煉體,可是也不可能如此驚人吧,我現在單單靠身體,估計都能和渡劫期的高手大戰吧。”秦羽心中吃驚。 然而真地如秦羽猜想的那般麼?此刻的秦羽還沒有完全知道自己身體的驚人之處。 “丹田中的行星,竟然完全覆蓋了綠色,天地靈氣竟然那麼精純?”秦羽心中更加吃驚了。 行星期的修煉,星核的蛻變,一般是和行星表面天地靈氣一同變化的。隨著功力的加深,星核越來越熾熱,同樣行星表面天地靈氣越來越濃郁,綠色越來越多,然而此刻行星表面完全覆蓋了綠色。 完全覆蓋了綠色,代表達到了行星後期。 但是行星內部的星核,卻只是略微帶有一些暗紅色,這說明秦羽真正的實力還只是行星前期,畢竟行星後期的時候,星核則猶如火球一樣。 “到底怎麼回事。出了什麼事情?我體內丹田中的行星表面為什麼一下子達到了行星頂峰充滿了天地靈氣,而且濃郁程度還超過了《星辰變》中行星後期所描述的。而星核卻只是正常的行星前期。” 秦羽摸不著頭腦。 和體內的能量相比,此刻秦羽的肌肉筋骨力量卻更加的恐怖。 為什麼會這樣?秦羽無法理解。 “我的靈魂什麼時候凝實到這個程度了,這個程度應該是渡劫後期的境界吧。”秦羽查探自己靈魂的時候,再次心中震驚。 心神和天地融合,的確輝讓靈魂凝實程度提升,但是過去秦羽的靈魂也差不多是空冥後期(秦羽在九劍仙府迷幻魔境中靈魂有所突破),即使和天地融合,估計也就渡劫前期。 但是此刻地靈魂凝實程度,應該是渡劫後期的境界。 “這一切是心神融合天地的緣故。還是……”秦羽看向了自己的胸膛。這神秘的事情秦羽只是想到了這‘流星淚’,直到如今秦羽依舊摸不透流星淚的奧秘。 隨即秦羽不再多想。繼續吸收元嬰能量修煉了起來,。 …… 過了幾乎半月時間。 秦羽丹田中那顆星球,此刻外表天地靈氣極為精純,而內部深處的星核則是猶如火球一樣散發著熾熱的力量,在星核最深處的‘星辰真火’,更是差不多近乎紫色了。 行星後期。 吸納了第二劫散仙的元嬰,秦羽終于達到了行星後期。 秦羽站了起來,臉上盡是興奮的笑容。 “當年師尊達到渡劫中期,便輕易殺死大成期高手,還有那麼多渡劫期的高手,甚至于最後還度九九重劫。如今地我,如果使用‘太陽真核’的能量,擊敗渡劫期高手是輕而易舉,如果靠黑焱君之戒兩大領域,擊敗大成期高手也不是不可能啊。” 丹田中星球核心地‘星核’,如今猶如火球一樣,在《星辰變》中。將達到火球狀態的星核,稱為‘太陽真核’。而渡劫期,修煉的重點便是‘太陽真核’。 當年雷衛達到渡劫中期,輕易殺死那麼多高手,就是靠‘太陽真核’的威力。 秦羽比之于當年的雷衛,還擁有著黑焱君之戒,還擁有著中品仙器,如果全部出手,對付大成期高手的確不是難事。可是此刻的秦羽並不完全知道他除了‘太陽真核’,黑焱君之戒。中品仙器。噬X雷印符之外,還有著攻擊力恐怖地身體! 不經曆真正一番實戰,經過流星淚改造的身體的真正厲害,秦羽是很難明白的。 ### 騰龍大陸,清虛山上天宮。 這上天宮第九層內,善去四位散仙高手以及乾虛一直不敢離開這第九層,他們可是等著仙界的人傳令過來呢,不過這種等待的日子卻是最難熬的。 忽然道道光華從中央陣法密密麻麻篆印上亮了起來,善去四位師兄妹以及乾虛立即眼睛一亮,善去以及乾虛立即踏入了那陣法之中,對于這一刻他們可是等了好久了。 “清虛觀的弟子聽著,馬上一個個恭敬點,來問你們話的大人可是禹皇麾下的左膀右臂,實力比一般地仙帝都要強的多,如果有人敢惹惱了大人,別說大人出手,就是我也要讓你沒清虛觀吃不了兜著走。” 那原先和清虛觀通話的聲音響起。 善去聽了頓時心中一陣惶恐忐忑,忙道:“放心,我們絕對不敢讓大人生氣,一定會老老實實將一切都說清楚了。” 老天,問話的竟然是仙帝級別高手。 而且比一般仙帝要厲害的多,是禹皇的左膀右臂,那是什麼實力呢?又是幾級玄仙呢? “好你們靜靜等待,大人馬上就到。”那聲音說完就消失了。 善去和乾虛二人靜靜等著,二人在這陣中甚至于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畢竟此刻陣法還連通著,即使他們喘氣,仙界那邊估計都能夠聽到。如果惹惱了仙帝級別的高手,那可就慘了。 雖然說一會兒,但是善去和乾虛卻是度日如年。 “清虛觀的弟子乾虛,我聽說你知道那逆央的消息。是否是真的?”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終于來了。 乾虛深吸一口氣,旋即恭敬道:“弟子乾虛,的確是知道逆央仙帝地一些信息。” “哦。仔細說來聽聽。”那聲音依舊懶洋洋的,似乎毫不在意。但是單單聽那聲音,乾虛老道便有一種被壓抑的個感覺,那是位局高位,一言一行自然散發的氣勢。 乾虛老道仔細說道:“大人,前段日子,我曾經和一些修真者進入了九劍仙府,在九劍仙府的過程中,我知道了有關于逆央仙帝的信息,那逆央仙帝自稱是八級玄仙,我們也從得到的仙器中判定出他是名劍仙,因為他留下的手筆中蘊涵著極為凌厲的劍氣。” “哦……”懶洋洋的聲音繼續道,“仔細將你們進入九劍仙府的過程說給我聽聽,還有你們得到那些寶物說給我聽聽。” “是。” “當初我和不少人進入了九劍仙府,一進入九劍仙府,我們便陷入了迷幻魔境。“ “恩,迷幻魔境?”那懶洋洋的聲音驚訝一聲,“隨後你們是不是進入了一個宮殿,叫青禹仙府。” 乾虛大喜道:“對,我們後來進入的仙府就是青禹仙府,我們一開始還在爭奪那鎮府石碑呢,到最後才知道原來那青禹仙府的核心是一塊元靈精魄。” 那懶洋洋的聲音略微有了一絲喜意:“對,當初那逆央煉制青禹仙府還曾經和我們炫耀過,那的確是元靈精魄為核心的。”此刻這位仙帝級別高手已經相信了乾虛。 “好了,你也不必說度過什麼危險,你說說你們得到了哪些寶貝?”懶洋洋的聲音此刻略微有些凝重。 乾虛也感到氣氛緊張了起來,當即答道:“在青禹仙府本來他們應該詞語我們這仙府地,可惜我們沒有找到元靈精魄,等到了內殿藏寶閣的時候,在一樓,我們得到了靈獸圈,二樓,我們得到了中品仙器毛筆,以及水墨畫,不過那水墨畫只有三張,我並沒有得到。” “哦?我問你,毛筆以及靈獸圈是否留下有關于‘逆央境’的信息。”那聲音沒有了絲毫懶洋洋,完全嚴肅了起來。 乾虛深吸一口氣,他被那話語中攜帶地壓力壓的緊張得要命。 “沒有,靈獸圈和毛筆只是一般的仙器,沒有什麼特殊的,只是那毛筆留下一些劍氣而已。”乾虛老道說到這,忽然回憶起了妍姬娘娘、秦羽、延墨三人得到水墨畫那驚喜若狂的模樣。 “啊,大人我有一個事情要說,那可能和大人您說的逆央境有關。”乾虛恭敬道。 “哦,快說。”那仙帝高手連忙道,此刻這仙帝高手心神完全注意到了乾虛所說的話中。 “大人,我們在藏寶格二樓的時候,有三人得到了水墨畫。當初他們得到水墨畫的時候驚喜若狂,甚至于全身發顫滿臉充血。我當時就奇怪的很,他們可是見過青禹仙府,也見過其他寶貝了,什麼寶貝值得他們如此驚喜失態,我想,這應該可能和大人所說的‘逆央境’有關。”乾虛老道忐忑道。 那聲音卻沉默了下去。 片刻—— “那三人是何人?”那仙帝高手問道。 乾虛老道忙道:“那三人,一人是龍族之人,一人是修魔者大宗派陰月宮的高手,還有一人只是普通高手,只是他背後有一個散仙,極為厲害的散仙!” “龍族,魔界……估計他們一回去就回報妖界、魔界了,有點麻煩。這第三個人,背後就一個散仙?”那仙帝高手語氣中有著一絲不屑,“清虛觀聽令,不惜一切代價必須奪得第三人的水墨畫。你們損失的一切,我們會以十倍百倍來賠償,還會有更多的寶物賜予你們。” 損失一切十倍百倍賠償?還賜予更多寶物? 善去心中大喜,當即道:“大人放心,我們馬上和三位師兄妹出馬,不惜一切代價一定會奪得那水墨畫的。即使他的十二劫散仙,我們清虛觀也會想方設法不惜一切奪得的。” 為了清虛觀的未來,傳承百萬年的清虛觀已經絕對不惜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