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流星淚之變
上天宮,在清虛山巔峰之處,終年云霧繚繞,在上天宮外圍有傳說中的仙界陣法布置。就是十二劫散仙想要強行闖入,也是做夢。清虛觀的弟子,也只有達到四劫散仙實力,才能住如上天宮。 上天宮外圍,幻閑猶如閑庭走步一樣,走在大陣之中,輕松帶著乾虛老道沿著這大陣的安全路徑行走,幻閑在上天宮地位不高,經常被派下和清虛觀人傳話,當然對這陣法很是熟悉。 “幻閑師叔,你知道師叔祖此次找我有什麼事情麼?”乾虛老道此刻心中忐忑,悄聲對幻閑詢問道。 幻閑滿面紅光:“哈哈,乾虛,本來這事情不應該讓你知道的,不過過一會兒你也會知道,我就仔細和你說說。”這幻閑自從知道那仙府的主人是逆央仙帝後,就一直很激動。 到了幻閑這個境界,能夠讓他激動的事情可就不多了。 乾虛老道眼睛一亮。 “乾虛,你這次可真是立了大功,你可知道……在很就很就以前,不管是我清虛觀,還是藍央門,紫陽門,還是一些古老的門派,都接到過仙界一個命令。”幻閑雙眼放光。 仙界,估計是每一個修仙者最想進入的地方了。 仙界的命令? 乾虛老道屏住了呼吸。 “仙界傳令,凡是得到有關于‘逆央仙帝’的消息必須立刻告訴仙界,立功的人將會得到仙界賞賜,同時這個宗派在仙界的人也會受到賞賜。”幻閑臉都激動地紅了起來。 仙界下方的凡人界可是非常的多的,不單單秦羽所在的這個宇宙,比如秦羽師尊雷衛所在的宇宙,也是屬于凡人界。 這清虛觀雖然在騰龍大陸了得,可是在仙界卻只是一個很弱小的勢力。如果得到那位傳令地仙帝賞賜,整個清虛觀未來都會光明起來,那些在仙界的師門長輩地位也會提高的。 “乾虛,如果這次你立功了。那你就是我清虛觀百年來最大功臣!”幻閑盯著乾虛老道說道。 乾虛老道此刻只感到喉間干燥的很。 清虛觀百年來最大的功臣? 甚至于讓那些在仙界的師門長輩都受到益處? 這份榮耀讓乾虛老道腦袋眩暈。 修真者對于宗派都很有歸屬感。對于修真者而言,宗派對于他們,就好像‘家’對于凡人。能耐讓師門長輩受到益處,能夠讓整個清虛觀在修界地位上升。 這份榮耀,百萬年來誰有? “好了,別發傻了,已經到了上天宮了,快跟我進去。”幻閑小著說道。 此刻,幻閑和乾虛老道正站在一座九層宮殿面前,清虛山非常的高。這上天宮建造之處已經是云霧環繞了,特別這座上天宮遍體還是散發著點點光華。 心中激動忐忑不安踏入上天宮,乾虛老道小心翼翼。 這上天宮中的前輩。每一個都是他的長輩,他又怎麼敢不小心翼翼。 “師尊,乾虛帶到。”幻閑走到上天宮第三層地時候,便停了下來。此刻樓梯處正站有一白袍中年人,此人正是幻閑的師尊‘度難’,是一名六劫的散仙。 上天宮地位分明,以幻閑地實力地位,最多只能上第三層。 如果是過去,乾虛這樣才三劫的散仙進來。必須給每一層的前輩行禮,但是今日不同往日。乾虛老道是直接踏入了這第三層,根本沒有去見任何一個前輩。 “你是乾虛,好,好,來,跟我來。”白袍中年人看到乾虛也很是高興,當即帶著乾虛繼續上樓。 這一上便是到了上天宮的第七層。 “諸位師叔,乾虛已經帶到。”度難躬身站在第七層門外道。 只見那扇門打開,一名束發的女子走了出來,看到乾虛出現,頓時臉上充滿了笑容,“度難,我見這乾虛到此,便知道你們傳報果然是真,快快,乾虛,隨我來。” 那女子牽著乾虛的手,熱情地帶入了第七層。 百萬年來,只是三劫散仙的地位。卻上了上天宮第七層。就算不是絕後,至少也是空前了。畢竟以度難六劫散仙的地位,也依舊上不得這第七層。 乾虛老道此刻老實的很。就好像一個孩童被大人牽著手一樣。 “師妹,乾虛來了?” 三名男子走了出來,這三名男子都是散仙,此刻看向乾虛地目光卻是那麼熾熱。 乾虛仿佛被強奸的小姑娘一樣,心中忐忑,他可是清楚的很,幻閑是他的長輩,度難又是幻閑的師尊,而被度難稱為師叔,顯然,這里的人至少是‘善’字輩的。 ‘善’字輩的前輩啊,他乾虛這麼多年還沒見過呢。 “底子乾字輩乾虛,拜見諸位師叔祖。”乾虛雙膝跪下,當即磕頭。 這三男一女坦然接受了乾虛地跪拜,隨即這三男一女中為首的一名男子微笑道:“乾虛,你仔細說說,你真的知道有關于逆央仙帝的消息?” 乾虛老道恭敬道:“弟子進入的九劍仙府就是逆央仙帝的府邸,逆央仙帝還說了,他是八級玄仙,而且根據弟子得到的一件中品仙器判斷,逆央仙帝還是劍仙。” “八級玄仙,劍仙!”三男一女呼吸一下子頓住了。 他們雖然知道這逆央仙帝的名號,可是也不知道這逆央仙帝這麼恐怖。 他們的地位,也足以知道這仙人分為三個層次,天仙、金仙、玄仙。這三個階層,每個階層都代表不同的地位,天仙,那屬于隨處可見地不值錢地。 金仙,屬于高層人士,一些勢力拉攏的人才。 至于玄仙,那可都是有資格自稱‘仙帝’地人物。玄仙一共分九級,八級玄仙,那在仙界都是巔峰的,不但是八級玄仙,還是攻擊力極強的,早在騰龍大陸失傳地劍仙。 “師兄,別浪費時間了,快快讓乾虛將這消息傳給仙界,如果讓其他宗派先傳了這消息,我們可後悔墨跡了。”那女子從逆央仙帝的實力中清醒過來。連忙道。 領頭男子醒悟過來,忙道:“對,快快。乾虛,快隨我上那第九層,如果到了這個時候,被其他修仙者宗派傳了消息給仙界,我們可真是後悔莫及了。” 仙界想要知道逆央仙帝的消息,第一個告訴的人自然有賞賜。這第二個告訴消息的人,卻是一點好處沒有。 乾虛不敢違抗,連跟著這善字輩前輩上樓。另外三位善字輩高手也在乾虛後面跟上。 “師叔祖,此次前往九劍仙府的修仙者。除了我,其他人都死了。”乾虛老道輕聲說道,仿佛怕嚇了別人一樣。 “什麼!” 善去震驚看向乾虛,但是瞬間便清醒過來,臉上笑容立即盛開了:“哈哈,原來其他修仙者都死了啊,很好,既然這樣他們就絕對不可能搶在我們前面告訴仙界有關于逆央仙帝的消息了。” 隨即,善去恢複了散仙高手的風范。帶著乾虛一步步踏上了上天宮的第九層。其他三位善字輩高手也松了一口氣。 上天宮第九層。這上天宮內那麼多散仙都沒幾個上來過,這三劫散仙乾虛第一天進來便直接上這第九層,單單這一點,乾虛便足以驕傲一番,留名清虛觀曆史了。 上天宮其他八層還有各個房間,然而這第九層,卻是空無一物,只在這第九層中央有著一巨大地陣法,單單看那些符號篆文便複雜的很。能量氣息更是龐大。 “乾虛。隨我進入這陣法之內。”善去說著便一腳步入了陣法之內。 乾虛亦趨地也步入這陣法之中。 只見善去全身散發出恐怖的氣息,道道能量輸入這陣法之中。頓時這陣法開始一會兒亮一會兒暗。好一會兒待得善去額頭都冒虛汗的時候,這陣法才完全亮起來。 “清虛觀的人?哦,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一道淡然的聲音在整個第九層響起。 善去當即恭敬道:“弟子清虛觀善去,我清虛觀有一名弟子得知了有關于‘逆央仙帝’的消息,我們也知道仙界要查知逆央仙帝的消息,所以我……” “你說逆央仙帝,你說的真是逆央仙帝?”剛才還淡然的聲音此刻都急促了起來,“清虛觀的小輩,這件事情實在太大了,你們可別撒謊,如果撒謊,你們清虛觀全滅了都不夠。” 善去心中一慌,當即看向乾虛老道。 乾虛老道慌忙道“弟子乾虛,有幸踏入了逆央仙帝的九劍仙府,在九劍仙府之中,我得知了逆央仙帝的消息。” “說,你知道逆央仙帝哪些信息?”那聲音詢問道。 “逆央仙帝是八級玄仙,是名劍仙。”乾虛忙道。 那聲音明顯充滿了興奮:“哈哈……對,逆央仙帝就是劍仙,也是八級玄仙。這還是禹皇傳給我的消息,一般仙帝都不清楚。你一個凡人界的小子知道這個消息,看來是真的了,哈哈……”這個仙界的人顯然很是高興,。 “很好,不過這事情實在太大,我必須上報禹皇,這事情必須由禹皇來決定,你們都在那呆著,禹皇如果有命令,我會直接連通你們傳給你們命令的。” 說完,那聲音便消失了,陣法也暗淡了下來。 但是第九層中,善去四位師兄妹以及乾虛都是滿臉喜色,看那仙界人反應,顯然這逆央仙帝正是仙界所要找的。 “禹皇,那是什麼人呢?”善去也感到心中非常激動。 “都稱作皇了,在仙界肯定是了不得的人物。”善去心中肯定非常。 潛龍大陸、秦王朝京城羽王府,雷山居內。 修煉了近乎大半月了,秦羽終于到了星核後期頂峰,而這個時候,秦羽已經做好了准備,准備一舉突破星核後期,達到行星前期。 秦羽丹田內。 星核前期那顆金色圓球,如今變成了黑色地,甚至于熱量都不強了。然而秦羽清楚的很,達到星核頂峰的‘星核’,能量比一開始金色星核要強大近乎十倍,只是如今的能量內斂而已。 “星核為心,吸納萬千星辰,一聚而形成行星,修煉行星期最重要的是‘天地靈氣’,也是天地萬物的靈氣,讓行星充滿天地靈氣,猶如凡人所居住的星球一般,充滿生命之力。” 原本平靜的丹田,在秦羽突破的那一刻變化了。 仿佛宇宙震蕩一樣,原本按照星云模樣運轉的無數星辰,在一霎那瘋狂地朝中央地黑色星核聚集,星辰真火也湧入黑色星核內部,一切都變得激蕩起來。 待得平靜下來。 秦羽丹田宇宙之中,只有一顆星球,在這星球內部深處便是那星核,在星核最中央,便是星辰真火,此刻地星辰真火已經突破了深青色,變成了暗紫色。 秦羽臉上表情平靜,雙手結出完全手印,最後雙手緩緩伸展開來。 這一刻,秦羽整個心神完全離開了身體,仿佛和整個天地完全融合了起來,那種我就是天,天就是我的感覺讓秦羽整個心靈都顫抖了起來,情不自禁眼中都濕潤了起來。 秦羽丹田內星球整個一震,點點綠色在星球表面產生,點點天地靈氣在秦羽丹田內星球上產生。 然而就在這時候—— 一直融入秦羽體內,秦羽一直無法主動控制的流星淚竟然從秦羽體內飛了出來,此刻的流星淚是那麼的奪目,散發著青色的光華,這流星淚直接飛到了秦羽頭頂,隨後便懸浮在那。 流星淚在秦羽頭頂緩緩旋轉了起來,在旋轉過程中,流星淚散發出一點點綠色光點,仿佛雪花一樣滴落在秦羽身體之上,那點點綠色光點融入了秦羽的肌肉,融入了秦羽的經脈,融入了秦羽的筋骨,融入了秦羽丹田內那顆星球…… (第二章到,今日還有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