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黃泉死亡路
黃泉路漫天的天雷劈下,天火岩漿河流流淌,無數的天火沖天而起,雷電霹靂、熾熱天火、還有因為極熱導致那河流上方形成濃稠的熾熱紅色云霧。 那一條寬僅僅一米左右,連接這天火岩漿河流兩岸的‘黃泉路’,孤獨地就那麼一條。 “天火,連天仙都不敢輕易碰觸的天火。”秦羽心中發秫。 火焰從低到高,顏色也是變化的,秦羽的星辰真火不過是深青色,接近于紫色。天火便是紫色,威力之大,就是天仙的肉體也不敢輕易抵擋。 雷電霹靂,每一道雷電都是青色的雷電,每一道的威力都超過秦羽當初度六九天劫,那威力最恐怖的最後一道天雷。秦羽相信,只要一道天雷辟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沒命了。 “逆央仙帝竟然弄如此大的陣仗,難道他真是以殺戮為樂麼?”秦羽心中盡是憤怒,“天火,被沖到身上,以我的修為肉體肯定化為飛灰,就是那天雷,當初度六九天劫最後一劫都那麼艱難,這天雷看顏色就應該比那最後一道天雷還恐怖......” 秦羽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秦羽還記得逆央仙帝所說的,桃花源非常的安全,不過只要進去了就無法出來,只有等飛升的時候才能離開。 “讓我一輩子生活在桃花源,度過九九重劫然後飛升仙界?可能麼?”秦羽雖然心中畏懼這黃泉路的威脅,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親人兄弟,父王秦德。兩位大哥,還有冷酷不斷苦修的小黑。以及那個大大咧咧的侯費,還有......心底那抹倩影。 “黃泉路。”秦羽木光冷峻,自朝一笑,“或許闖這黃泉路的人,我功力要排末尾吧,唯一地依仗就是流星淚了。” 隨即,秦羽走過那黃泉路石碑文。盤膝坐于這河岸旁,准備開始闖過黃泉路。 ....... “天火,九九天劫才會出現的青色天雷........”此刻的妍姬娘娘心中也是發苦。 即使她功力沒有絲毫損傷,完全如初的時候。這天火和青色天雷她也不敢隨意抗衡。畢竟四劫散魔也就相當與一級天魔,最多接受一兩次天火攻擊,這天雷也最多抗幾下。 但是,此刻的妍姬娘娘卻是重傷的,和乾虛老道撕殺一場,被水糅真人、岳炎真人陣法偷襲合擊,甚至于肉體都被毀掉大半,最後拼地施展‘天魔血云’,就在她如此重傷的時候。還被三條渡劫後期地青龍聯手偷襲。 “比青禹仙府珍貴十倍不止的寶貝。”妍姬娘娘眼中閃過一絲厲芒。“無論如何,這是我成為散魔最上層人物唯一的希望,富貴險中求。如若做那低級的散魔死也就死了。” 妍姬娘娘看了桃花源方向,冷笑一聲,“即使留在這桃花源,每一次散仙天劫威力越來越大,讓我孤獨一人在這,是否能夠活著度過所有散仙天劫飛升還難手。與其浪費在這,還不如闖蕩爭奪那唯一翻身機會。” 拼了! 妍姬娘娘當即盤膝坐下,開始服用丹藥恢複自己功力,她地傷實在太重了,功力恢複一點自己的生機可能就大點。 ....... 延墨看著那沖天的紫色天火,還有著一道道青色雷電,瞳孔不禁微微收縮。 生,死? 在洪荒之中撕殺爭斗,不知道多少次徘徊于生死之間。他當然不畏懼聲死,如果畏懼生死,又豈會不聽龍族上層命令過有靠山的生活,反而背叛龍族,步入洪荒進行生死之間的撕殺呢? “機會!” 延墨眼中冷光一閃,沒有絲毫憂郁地直接走過了黃泉路石碑,隨即在安全的河岸旁,堅定地盤膝坐下不在動了,他靜靜等著闖黃泉路的時刻到來。 ....... 棉隊這一切任何人都有各自的選擇,特別是看到這黃泉路的恐怖之處後,更是面臨生死地抉擇。有人選擇踏入黃泉路,也有人選擇到桃花源過安靜生活。 比如龍族三位渡劫後期地高手。 飛升是離開桃花源唯一的機會,而延覽山三位龍族高手都是渡劫後期,只差一步就到大成期飛升了,所以他們也不想做無畏的犧牲,他們只需要呆在桃花源一段日子,待得大成期飛升即可。 ....... “一個時辰已到,恭喜你們選擇了黃泉路,哈哈......”逆央仙帝聲音在天地之間響起。 所有人踏入黃泉路的人都睜開眼睛,此刻連接黃泉路和桃花源的那條洋場小道已經消失了,在他們身後只是無盡的濃密云霧,他們此刻連後悔都不可以了。 “恭喜”妍姬娘娘冷笑。 “這個逆央仙帝性格還真是無法用常理判定,”秦羽無奈一笑,從步入九劍仙府到如今,誰都知道逆央仙帝的‘陰險’了,選擇黃泉路還恭喜,揶揄吸弄之味十足。 “剛才,我說步入黃泉路,十個人之中只能有一個人存活,實際上.......這不是絕對的。”逆央仙帝此刻語氣溫和,“那只是大概的可能性而已,有可能你們這些人還多活一兩個呢。” “當然,也有可能,所有人全死。” 逆央仙帝的聲音之中沒有一點在意。 眾人心中一寒。 “全死?”秦羽毛眼中曆芒一閃,“這逆央仙帝在耍我們。” 雖然看到這黃泉路似乎危險非常十死無生,但是逆央仙帝一開始說了,十個人大概能活一個,而且眾人聯想到這逆央仙帝最起碼要讓一個人存活以得到寶貝吧。所以所有人都是拼那一個希望。 可是此刻逆央仙帝說了,那一絲希望可能也沒有。 “如果你們都死了。無人得到九劍仙府真正的寶貝,我那九把玉劍會再次飛出仙府,散亂各處。等待以後的人進入仙府得到我那寶貝。”逆央仙帝說到這,卻是有個一絲笑意。 但是秦羽、妍姬娘娘、延墨、乾虛老道、霍燦.......一個人都沒笑,心中卻是冰冷。 踏入黃泉路,可能就是所有人全死之路。 “羊腸小道已經消失,後悔都沒用了。哈哈......所謂‘一入黃泉路生死受天控’。小輩們,自求多福吧!”逆央仙帝得意大笑著,似乎因為戲弄了大家顯得十分高興。 秦羽、妍姬娘娘、乾虛老道等人一個個臉色難看。 所有人都在河岸邊上。沒有踏入黃泉路。畢竟那天火和天雷未免太過密集了些。 “一入黃泉路,生死受天控。”秦羽搖了搖頭,隨即一步踏入了黃泉路之上“已然無路可退了!” 然而就在秦羽一腳踏上黃泉路的時候------- 秦羽感到整個人身上仿佛被壓著一座大山,重力大到以他地強悍身體也是要瞬間鬼到在地,全身筋骨噼里啪啦直響,雙手當即撐住地面,額頭青筋暴突。 “好重!”秦羽此刻都不敢呼吸,他怕一呼吸力量減弱整個人就被壓趴下了。 “這句話。那逆央仙帝倒是沒騙我們。”秦羽心中回憶起逆央仙帝說的那句話-------“小輩們。別以為可以靠速度穿行過去,等你們踏上黃泉路便會發現身體猶如被大山壓著一樣舉步簡單,別以為你們功力多強,功力越強重力就越大,每個人,無論是金丹期還是十二劫散仙,你們會在這橋上慢吞吞地仿佛烏龜一樣移動。” “慢吞吞地如烏龜一樣移動?此刻我還真的要真想烏龜一樣移動了。”秦羽心中苦笑,而體內金色星辰之力卻完全貫穿身體各處,全身肌肉起勁迸發,秦羽極為困難地站了起來。 一步,兩步! 速度極為的慢,秦羽全身汗水開始滲透了出來,不但是重力太大的緣故,而且還是此處熱量太高的緣故。下方便是天火岩漿形成的河流,天火時而沖了上來。 “呼!”一道紫色火焰從秦羽身前沖了過去,那熾熱地能量讓秦羽全身都有一種融化的感覺。 “天火,如此威力的天火?太過分了,那逆央仙帝根本沒有完全公平,我的功力估計連一道天火都抵擋不了,一道天火就能夠讓我灰飛煙滅。”秦羽心中氣急。 但是他卻猶如烏龜一樣,慢吞吞地移動著。 幸虧那天火地速度不是太快,秦羽還有時間判斷,可是天火速度不快,他秦羽移動的速度更是緩慢,即使發現天火要沖過來,也需要足夠速度避讓啊。 “轟!” 一道天雷批在秦羽身前,就差那麼一絲就劈到秦羽了,秦羽只感到一瞬間整個後背就全是冷汗,可是那冷汗卻被黃泉路上空恐怖的溫度瞬間給蒸發了。 這道天雷提醒秦羽毛,不但天火恐怖,連天雷也可以輕易殺了他。 這條天火岩漿河流不算太寬,不足百米,也就是說這連接天火岩漿河岸兩邊的黃泉路也不足百木,聽起來似乎很短似的,可是實際上看起來卻又窄有長。 特別,對于只能猶如烏龜一樣移動的秦羽等人而言,這不足百米實在太長了。 “那是霍燦”秦羽在注意周圍天火天雷,辛苦緩緩移動的時候,眼角忽然撇見遠處竟然隱約還有一條黃泉路,這天火沿江河流因為極熱,上方有著濃密的紅色云霧。 那紅色云霧飄蕩在河流上方,高度和黃泉路相當。此刻紅色云霧飄蕩,通過那紅色云霧稀疏處,秦羽看見了遠處一條同樣地黃泉路,而霍燦在那黃泉路上。 即使功力比秦羽高地多,霍燦依舊猶如烏龜一樣緩緩移動。 “啊”秦羽臉色一邊,他忽然看到三條天火沖天而起,竟然都是沖向霍燦所在的位置,霍燦雖然發現了這三道天火,天火飛行速度不算快,可是此刻的霍燦只能猶如烏龜一樣移動。 三道天火前後交加,霍燦前進一步是死,後退一步同樣是死。 只聽得一聲憤怒不甘地吼聲。 天火燃燒在霍燦身上,只是一會兒,這一位一直想要成為自己大哥報仇的霍燦,就被黃泉路上的天火給燒的干乾淨淨,化為了飛灰。 “霍燦死了。”秦羽心中一顫。 論功力,那霍燦可是比自己強的多了,然而即使是霍燦,在這天火面前,特別是三道天火沖上來的時候,根本無法躲避。畢竟身上壓的重力太大了,幾乎無法移動。 就這麼......無可奈何,不甘地眼看著自己被燒死了。 就在秦羽為霍燦的死而震驚,注意霍燦死的時候,死亡危機已經向他覆蓋而來。 兩道天火,幾乎成平行摸樣從天火岩漿之中噴發而出,斜著朝上空射去。剛好朝秦羽的背後沖去,按照這個路線,即使秦羽後退一步或者前進一步,都得被天火攻擊到。 “霍燦都死了,小心,小心。”秦羽心中的那個弦崩的更加緊了。 小心。 必須小心,不管是天雷劈下,還是天火攻擊,都必須小心,盡量博那一絲希望。而此刻那天火斜著沖天而起,以秦羽的烏龜速度躲都來不及。 忽然----- 風聲響起,秦羽臉色一變,幾乎是條件反射的,秦羽整個人放棄抵制那恐怖的重力。一下子秦羽正個人就被恐怖到極限的重力壓趴下來。這壓趴下來的速度快的驚人,就仿佛被一個大鐵錘一錘紮在身上。 “呼!” 兩道天火就從秦羽身體上方三四寸的距離飛過,秦羽睜大眼睛看著那差點要了他小命的天火,冷汗從秦羽鼻尖滲透而出,但是瞬間被熾熱溫度蒸干。 死里逃生,幸虧秦羽最後反映快,這恐怖的重力雖然束縛他的行動,但是在剛才那一薩那救了他,因為他重力太大了,一旦秦羽放棄抵抗,整個人被壓趴下的速度也快的驚人。 “到現在,我才走了七八米。”趴在黃泉路上的秦羽,艱難抵消頭部恐怖重力抬頭,看著前方那段路程,卻總絕對是那麼的遙遠,正當秦羽一咬牙再次鼓動體內力量站起來的時刻------ 秦羽毛的眼角余光發現,天空中一道天雷以恐怖的速度正朝他劈來! 站著的時候,能夠靠恐怖重力閃電般趴下,可是趴下的時候,他還能夠極速閃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