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九玉劍的所在
別看言緒真人一副老好人的模樣,然而一開口卻是將在場的五谷都嚇得一大跳。竟然是和所有人借玉劍,這玉劍是隨便能夠借的麼? “言緒,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們哪個不是想方設法拼了老命才奪得一把玉劍,你竟然妄圖一下子和我們所有人借玉劍,你頭腦有沒有發熱?”青龍皺眉道。 狄龍冷冰冰道:“言緒真人,此事茲事體大,我不能答應。”這狄龍根本不問為什麼,直接不答應了。 依達手指夾著發梢,冷笑道:“言緒真人,最好還是將事情說清楚了。玉劍,可不是別的靈器,你是不是暗中得到了第九把玉劍,想要和我們借了玉劍,然後獨自去控九劍仙府。” “不,當然不是。” 言緒真人看到眾人一個個態度大變,當即笑道:“這第九把玉劍我們蓬萊仙域也沒有得到,我之所以和各位借玉劍,就是為了探索第九把玉劍所在。” “哦?”秦羽皺眉道:“言緒真人,你的意思是……集其其他八把玉劍,查探第九把玉劍所在?”秦羽也聽說過,如果是同時煉制的靈器,彼此一般有感應,通過秘法可以讓玉劍自身去搜索另外玉劍。 “對,正是如此。” 言緒真人忙說道,“這第九把玉劍到底在哪里,誰也不知道。既然已經出了八把玉劍,我想,還是別浪費時間了,直接通過這八把玉劍搜索另外一把玉劍所在。” 秦羽、青龍、三眼老妖、依達包括剛才不答應的狄龍都沉默了。 片刻之後,秦羽點頭笑道:“言緒真人既然有此秘法搜索。那我也略進綿力。我這第八把玉劍到時候就借給真人查控一番。不過……真人最好就在我這星辰閣施法查探。可別把玉劍給帶走了。” 秦羽話一出,青龍也朗聲道:“玉劍借給你沒問題,不過要到你施法查探的時候才可以,並且要在星辰閣,在我們眾人眼前施法。如果你妄圖帶走玉劍,那就休怪我們眾人聯手對付你。” 言緒真人絲毫不在意。笑道:“青龍宮主請放心,我可沒有嫌命長、別說五人聯手,就青龍你,我也不是對手啊。” “我可以向各位保證,我就在星辰閣施展秘法,就在我居住的蓬萊苑。等評選活動的時候,諸位將玉劍借我一用就可以了。”言緒真人對著五人說道。 聽了這話。即使是剛才不答應的狄龍,沉思片刻也點了點頭。 “好,既然各位都答應了,那我把搜索第九把玉劍的事情過程大概說一下。”言緒真人解釋道。 “我這秘法,可以讓八把玉劍感應到第九把玉劍所在,隨後八把玉劍都會朝第九把玉劍方向飛去,我們眾人只需要跟著八把玉劍飛行,就可以找到第九把玉劍在的地方。 青龍、秦羽、三眼老妖、狄龍、依法都是眉頭一皺。 原來以為借給言緒真人用一下就可以了,現在才知道。還是讓八把玉劍飛行。朝第九把玉劍所在飛去。這不是讓他們跟著飛過去? “這第九把玉劍誰知道在什麼地方,如果藏在某個海底旮旯,誰知道還要找上多少年才能找到?只要靠八把玉劍。尋找第九把玉劍就輕松多了。”言緒真人勸說道。 其他幾人都在思考,秦羽心中卻暗笑,“第九把玉劍,最重要的還是九劍仙府。只要有一把玉劍,便有進入九劍仙府的資格。我也不貪心,進去逛逛就是,要那麼多玉劍干什麼。” 秦羽當即朗聲贊同道:“言緒真人是為我們大家考慮,這事情我贊同,不然這第九把玉劍,誰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到。” 聽得秦羽贊同,言緒真人頓時大喜。 這言緒真人是越看秦羽越順眼,他的提議,兩次都是秦羽最先贊同的。 依達冷聲道:“此事我沒有意見。” 考慮了許多,青龍宮主、三眼老妖、狄龍也都答應了。、 “好,回去我需要好好准備,明日大家直接到蓬萊苑,到時候我直接施展秘法,大家一同和我去追查第九把玉劍所在地地方。”言緒真人體貼入微著道。 …… 天之後,星辰閣蓬萊苑,數十人聚集在此。 六方勢力,多者來四五人,少則二三人,都是六方勢力的核心人物,實在是今日事情太過重要,出不得半點差錯。 “嘿,言緒真人,是否可以開始了?我們這也很無聊的。”侯費在秦羽身旁,不耐煩地說道。 此刻的言緒真人盤膝懸浮在空中,卻是一動不動,也沒有布置什麼陣法,也沒有如何。就這麼凌空盤膝靜靜坐著,侯費實在看不下去才出聲的。 言緒真人眼睛睜開,眼中射出猶如實質的青光。 “諸位,一切准備就緒,大家請將玉劍先借與我施展秘法吧。”誰也不知道言緒真人剛才閉眼盤膝干什麼,但是聽得此刻言緒真人的話,所有人精神都集中了起來。 言緒真人手中出現一把玉劍,那是蓬萊仙域得到地玉劍。 “各位,請將玉劍借與我吧,怎麼了,各位反悔了?”言緒真人笑著道,雖然說各位都答應了,可是現在反而一個不願意第一個先給了。 青龍嚴肅道:“言緒,這玉劍對我們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你千萬別耍什麼滑頭,如果出了什麼意外,那就休怪我們心狠了。好了,拿去。”青龍一伸手。兩把玉劍射出。 言緒真人手一伸,那兩把玉劍便到了他手上:“青龍,你請放心,這個時候,我怎麼敢耍手段?” “希望你記住你的話。”青龍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言緒真人身上。 秦羽笑道:“言緒真人,我這星辰閣陣法。勝是我叔親自布置,正是傳說中早已經失傳的周天星辰大陣,一旦真正發動,你可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秦羽說完,便將自己的玉劍扔給了言緒真人。 秦羽雖然只是介紹周天星辰大陣,但是對言緒真人還是有震懾地效果。 秦羽絲毫不擔心惹惱別人。言緒真人,依達這群人,那個不是成精的人物,狡猾著呢。他們知道秦羽背後的那個超級高手,自然不敢隨意欺騙。 “周天星辰大陣?”狄龍眉毛一掀,“秦羽閣主,你這星辰閣說好聽了,是仙境之地,但是說難聽了,也是一絕境。如果你對我們下手段。這可就……” 一同來地狄箭、狄陽也冷看著秦羽。秦羽和他們地仇怨,他們雖然不敢報,但是他們和秦羽還是敵視的。 三眼老妖冷笑道:“狄龍。閉上你地嘴。如果秦羽他真地要殺你,你那日在黑石海島,估計你們剩余的四兄弟。早就沒了性命。又何必如此麻煩?” 三眼老妖和青龍可是都知道瀾叔的厲害,對秦羽可絕對是非常好地。 “別浪費時間了。還是快快搜索那第九把玉劍。”依達喝道。 頓時眾人都不說話了,一個個依次將玉劍送給了言緒真人。 “秦羽,在干什麼呢?”忽然立兒姑娘的聲音響起,立兒微笑著走了過來,看著眼前這一幕,特別看到那八把玉劍,立兒眼睛微微閉了霎那,而後睜開,眼中睿智地光芒一亮。 “在潛龍?” 立兒低聲喃喃自語。 秦羽聽到立兒聲音,也不管言緒真人如何施展秘法了,直接轉身朝立兒走去,道:“立兒,低聲說什麼呢?” “沒什麼。”立兒搖頭道。 秦羽帶著立兒走到一亭子中,二人坐下,秦羽根本不擔心言緒真人敢如何,畢竟青龍宮主那麼多人在那看著呢,還怕那言緒真人敢耍手段? “秦羽,那個修仙者在干什麼?”立兒指了指懸浮在空中地言緒真人。 秦羽回頭看了一眼,言緒真人此刻已經被八把玉劍包圍,那八把玉劍射出八道光華,完全聯系在言緒真人身上,言緒真人正在不斷地結出各種玄秘手印。 “他在查探第九玉劍的藏所。”秦羽沒有隱瞞。 “第九把玉劍?”立兒微皺眉頭。 秦羽笑道:“曾經有個極為厲害的仙人,可不是散仙啊,是從仙界到凡人的仙人,能夠從仙界到凡人界來,你就能夠知道這個仙人的實力有多強悍了。” “從仙界到凡人界,如果獨自能夠穿越,實力在仙界應該是非常厲害的仙人。”立兒點頭道。 秦羽贊同道:“而這個仙人,留下了一座九劍仙府,鑰匙就是九把玉劍,如今我們得到了八把,就差這最後一把玉劍,如今這言緒真人通過秘法,憑借八把玉劍,來感應第九把玉劍所在呢。” 立兒眼睛一亮,道:“這事情似乎挺有趣的,秦羽,馬上搜索第九把玉劍,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好麼?” 秦羽鎖眉道“好是好,可是馬上搜索的時候,玉劍飛行速度肯定很快,你才金丹期,飛行速度……”秦羽還沒有見識過立兒姑娘真正的飛行速度。 “放心,我有一種特異神通,就是關于速度地。”立兒臉上略微有了一絲驕傲之色。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一個金丹期的小姑娘,速度又能夠有多快。”秦羽揶揄著說道。 立兒信心十足道:“好,你到時候看著就行了。” 正當秦羽和立兒聊天的時候,那邊言緒真人滿頭大汗,總算是施展秘法成功,只見幾道劍仙開始沖天而起,同時言緒真人也朗聲道:“諸位,評選活動成功,馬上八把飛劍將會朝第九把玉劍所在飛去,諸位跟著就行了。” “秦羽,我們走。”立兒當即站了起來。 秦羽也跟著立兒,直接朝侯費一群人那走去。 果然,那八把玉劍片刻,竟然開始飛行了起來。頓時一群人開始跟著飛劍後面飛了起來。 “諸位無需擔心,我可以控制這飛劍地速度。不過實力太弱,速度態度太慢者就算了,我控制飛劍速度相當于洞虛中期的修仙者速度。”言緒真人朗聲道。 洞虛中期,對于六大勢力來說,算不得難題。 “莊鍾,你管好星辰閣一切,我和二閣主三閣主先走一趟。”秦羽對著旁邊的莊鍾命令道。 “是,閣主。” 莊鍾心中卻是一喜,三大閣主都離開了,那星辰閣還不是他最大了,不過莊鍾也不敢造反,畢竟秦羽、侯費地實力,那可是傳遞了過來。連九煞殿的數位殿下都殺了,實力可想而知,而且秦羽背後還有著那位深不可測地瀾叔。 星辰閣出去了四人,秦羽和立兒姑娘,以及喜歡熱鬧的侯費,加上要跟著秦羽的小黑。 青龍宮、碧水府、蓬萊仙域、九煞殿、紫焰魔獄都是出去四五人,跟著八把飛劍極速飛行,那八把飛劍出了星辰閣之後,竟然直接朝北方飛去。 “竟然還在星辰閣北方,真是讓人吃驚。”青龍哈哈大笑道。 此刻八把飛劍並列飛行,後面便是數十人,這數十人除了立兒姑娘,其他每一個人的真正實力,至少過都是洞虛中後期。 秦羽禦劍飛行,而一旁的立兒竟然禦空飛行卻輕而易舉跟著眾人速度。 “立兒,你的速度……”秦羽目瞪口呆。 禦空飛行,這可是要比禦劍飛行速度慢上許多,然而金丹期的立兒,竟然禦空飛行。速度之快卻是輕易趕上秦羽等一群人飛行,難怪立兒那麼自信。 “我不是早說過了,我對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立兒燦爛一笑。 一旁坐在粗大黑棒上的侯費,甩了甩尾巴,眨巴兩下眼睛,嘟噥道:“怪物,都是怪物,立兒姐姐真是怪物,金丹期速度就這麼快。” 秦羽不禁一笑。 在輕松的飛行中,眾人不斷朝北邊飛行,隨著飛的時間越來越長,巨大的潛龍大陸出現在遠方,秦羽整個人心情都微微激動了起來:“不會,不會在潛龍大陸吧!” 在這一霎那,秦羽腦中閃過了幅幅影像。 在幼兒時代,在東嵐山山頂深夜看星星的場景,有在師傅趙云興訓斥下苦修的場景,有獨自一人修煉外功的場景,有擔當殺手‘流星’第一次殺人的場景,有硨九天劫旁與伍行同歸于盡場面,有和項央決戰的場景…… “該回去看看父王了。” 秦羽看著這片熟悉的大地,那份深藏心底的感情開始澎湃了起來。 海外修真界數十位最頂級的高手,就這麼地來到了潛龍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