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六大巨頭
言緒真人、火聞真人、笛風真人三人為首,帶領數十位修仙者直接朝海底俯沖而去,所過之處自然被眾位修仙者的真元力辟開一條通道,僅僅一會兒,眾位修仙者就已經到了海底,進入了原本赤血領,今星辰領的范圍。 言緒真人淡然道:“各位,此處乃是星辰領、是星辰閣的地盤.望各位守些規矩,別惹惱了星辰閣、那可不好了。” “真人放心,我等自當謹記。”這群修仙者大多是應道。 火聞真人則是四處環頓了一眼,一笑道:“笛風真人,你看我說的不錯吧。這星辰領也有修妖者數十萬,然而建築卻粗俗的很,難道他們就不懂得陣法?” 清虛觀在蓬萊仙域的地位不可動搖。而僅次于清虛觀的便是紫陽門、藍央門兩大門派,因為言緒真人功力極高,清虛觀地位自然無可撼動、藍央門和紫陽門的兩位大長老卻是彼此水火不容。 笛風真人淡然笑道:“哼,你也知道這里有修妖者數十萬.我蓬萊仙域,最多的門派弟子不過數萬,總體加起來才過百萬,海底修妖者,如今的四大勢力,任何一個,和我們差距都不大,青龍宮和碧水府甚至于壓我們一頭。火聞真人,品味其次。實力才最重要,更何況……我看你品味也一般嘛。” “笛風,你說什麼!”火聞真人頓時大怒。 這火聞真人身上這件寶衣。可是紫陽門在騰龍大陸總部賜予他的,瑞氣騰騰。端是一寶貝。這火聞真人一般大事都會穿這件寶衣。可是狄風真人卻總說火聞真人這件寶衣太過粗俗,品味低下。 “說什麼?還真以為你那件寶衣是什麼寶貝麼……”笛風真人不屑一笑。 “二位,要斗回去再說。”言緒真人聲音冷了下來,頓時火聞真人和笛風真人都冷哼一聲,彼此不再說話了。其他修仙者也是不敢插口。過了不久,眾位修仙者終于遠遠看到星辰閣了。 著到星辰閣的霎那,諸位修仙者都是一呆。皆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遠遠看去,那星辰閣散發著日月先華,在海底很是奪目,猶如一顆璀璨地明珠那麼的吸引人。那澎湃的靈氣更是讓所有修仙者驚歎不已。 “這就是星辰閣?” 在場的修仙者心中都無法相信。修妖者在他們心中就是蠻人、雖然功力不錯,可是論建築、論煉器、論煉丹,怎麼可能和人類相比呢?然而眼前的星辰閣…… 在星辰閣周圍的建築。正是護衛住宿區域。三萬護衛。這是蓬萊仙域根本無法比擬的。 “來者何人!” 在最外圍,正有一支大隊看守,總共一千修妖者,領頭者正是當初赤血洞府地護法巫瞳。 “我等蓬萊仙域來人。來恭賀星辰閣開閣,還請道友前去通報一下。”清虛觀門下一名弟子直接拿出一令牌。當即說道。 巫瞳早發現這群人沒有妖氣,而且早被通知過近期會有另外五大勢力的人前來。所以心中早有了猜測,一聽回答.當即道:“諸位道友請稍等,我速速去通報。” 巫瞳說著,心中卻是暗罵:“修仙者修妖者就是怪異,非要稱呼什麼道友,稱呼兄弟不干脆些?”巫瞳說完,便直按飛速朝星辰閣飛去,片刻,秦羽、侯費二人帶著八大護法親自來迎接、星辰閣的高層、唯有黑羽懶得來。 “哈哈……諸位道友。” 秦羽一襲長袍,面帶微笑,帶領麾下八大護法迎接蓬萊仙域的人。 “在下秦羽,星辰閣閣主,這位是我兄弟,二閣主侯費,這八位是我星辰閣的護法。”秦羽看著眼前這群修仙者當先對著麾下人馬大概介紹了下。 言緒真人當即笑道:“原來是秦羽閣主。我乃清虛觀大長老言緒真人。這位是紫陽門火聞真人,這位是藍央門笛風真人,其他是隨我們一同前來的道友,就不一一介紹了。” “言緒真人、火聞真人、笛風真人。”秦羽一一見禮,而後笑道,“諸位請隨我來。” 秦羽和言緒真人並肩而行,侯費和火聞真人、笛風真人緊隨其後。八大護法和其他一群修仙者也跟在最後面。一群人便這麼浩浩蕩蕩地直接朝星辰閣飛去。 越是靠近星辰閣、言緒真人等一群人便越是驚歎。 這還是修妖者的府邸麼? 修仙者地洞府福地估計也遠遠趕不上吧。 秦羽暗自將各個修仙者的表情瞧在眼里,心中暗笑:“修仙者大多瞧不起修妖者住處、果然是真的。” …… 步入星辰閣內部、周天星辰大陣使得整個星辰閣范圍內,云案飄渺,一座座美輪美奐的樓閣,一條條走道回廊,宛如仙家建築。讓一個個修仙者都看傻眼了。 靈氣濃厚到產生霧氣,其他修真者門派不是沒有,可是整個星辰閣范圍內靈氣都如此濃郁,范圍實在太大了。而且朝霞、晚霞、星光、月光、陽光…… 因為周天星辰大陣產生地日且星辰光華更是讓在場的修仙者難以置信。 “諸位道友.此地為‘蓬萊苑’,專門是為了招待諸位道友所建造的,諸位道友請入住,如果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那些侍女。”秦羽笑著出聲道。 然而這一路看來,這些修仙老實在太震驚了。秦羽陡然說話,那些修仙者還沒有回過神來。 “諸位道友。難道……對此不滿意?”秦羽追問道。 “啊,不。”言續真人眼中充滿了欣喜,“此處福地,老朽也是從未看過。能夠欣賞到星辰閣如此仙家美景,實在是讓人賞心悅目,又豈會不滿意?” 笛風真人也笑道:“秦羽道友,星辰閣建造之奇妙,已然超越了我等的想象。”笛風真人忽然看向火聞真人,椰榆道:“火聞真人。你來之前,不是說這星辰閣……” “笛風。” 火聞真人忙道,如果笛風真人真地說出來,他可真要丟大臉了,即使他如此高傲的人物,也不得不承認。這星辰閣的確是超過了他地(這字看不清,見諒)家,自家宗派的建築和星辰閣一比,反而品位低級了。 笛風真人一笑,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 早在蓬萊仙域人馬到來之前,青龍宮的人已經到達,隨著時間地推移,在半月內。碧水府、九煞殿、紫焰魔域地人馬依次到來。至此五大勢力的人盡皆到來。 星辰閣開閣,一般地洞府想來卻是沒資格來,也只有五大勢力才有資格來賀喜。 數日之後。開閣之日。 星辰閣,日月大殿之上。 日月大殿面積極大,此刻大殿之上。擺放了數十座宴席,其他五方勢力的人馬都驚歎著。頭頂便是無數星辰光華,一個個美貌侍女端著一盤盤佳肴送上來,海外修真界地各大高手一個個也很是歡喜。 最內部的,其他宴席都和這一座有著些距離。 這一桌上,一共只有六個人,青龍、三眼老妖、言緒真人、依達、秦羽、狄龍。這絕對是六方勢力的各自第一人物,而侯費、黑羽、狄箭、騰山、婁柯、笛風真人、火聞真人、司徒血等一群人也在另外一桌。 “秦羽兄開閣,諸位敬秦羽閣主一杯。”青龍第一個舉杯。 頓時三眼老妖、言緒真人、依達、狄龍等人也都舉杯恭喜,秦羽也舉杯謙虛一番,而後六人一飲而盡,頓時桌面上六人便熱情談論起來,談的事情大多是一些小事。 此六人,也算是海外修真界的六大巨頭,完全能夠代表海外修真界。估計常人無法想像,這樣的六個人在一起,卻是談論一些彼此滴丑事笑話等等。 “秦羽兄弟,我問你個問題,你如果猜對,我送你濟品靈器三件,怎麼樣。”青龍酒意正酣,對著秦羽笑道。 秦羽此刻也不像開始那麼客套了:“三件,好,你到時候可別賴皮,盡管問。” 青龍嘿嘿一笑,道:“秦羽你應該知道依達的外號吧,紫發獄王!你知道的外號怎麼來地麼?” 秦羽看了這紫發獄王依達,當即道:“紫焰魔域,既然依達兄是這紫焰魔域的第一人,自然是獄王,他又是紫發,所以叫紫發獄王,不知道我說的對是不對?” “不對!” 青龍當即喝道,而後便得意大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你猜不對。” 依達緩緩放下酒杯,低垂的眼眸抬起投向青龍,眼眸中的紫光卻讓依達顯得妖異:“青龍,我發掘你總是說我的事情,當初九煞殿開殿之日,你也拿我說事吧。” 言緒真人臉上有著溫煦的笑容:“依達,別和青龍計較,他地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 “青龍宮主,你還沒有說依達兄的紫發獄王外號的由來呢。”秦羽當即追問道。 三眼老妖卻是出聲道:“我來說吧,當初紫焰魔域地焦九和司徒血,爭奪修魔者第一人的位置。而依達這個無門派無靠山的家伙卻直接抓了焦九、司徒血,關在牢獄里整整三人。也不和焦九司徒血說話,三年後,依達才問他們是否承認他為紫焰魔域第一人。” 秦羽一怔。 青龍哈哈大笑道:“這依達有個怪異脾氣,抓了人都是關在牢獄里,封了對方功力,關上個幾年再問話。因為依達喜歡關人,一些高手才稱呼他為獄王。” 依達喝了一杯酒,冷酷道:“我最討厭和人家說那麼多廢話,封了他功力,關上三年,單單是寂寞都會讓他發狂,等三年後我讓他們干什麼,如果不答應,再關上十年二十年。” 秦羽愕然。 封印了功力,對方連閉關靜修都不成,總是被關著,無人說話這日子還真是夠痛苦的。 “在依達之前的紫焰魔域第一人,一般成為‘魔王’,也就依達,被成為‘獄王’。”三眼老妖笑道,但是他話中卻有著對依達地贊揚,很顯然,三眼老妖很是贊同依達的行徑。 狄龍在一旁卻是喝悶酒。 當初的九兄弟,死了五個,九煞殿實力大損,自然在其他幾家眼中,九煞殿地位下降。 幾人隨意談著彼此的事情,談論了許久後,言緒真人忽然揮手,真元力湧出,直接在將眾人周圍布置下禁制。頓時其他五人疑惑看向言緒真人。 言緒真人微笑道:“布下禁制,是因為我有要事和個位談論一下。” “說,什麼事如此神秘?”青龍笑道。 依達卻冷冷看了言緒真人一眼,其他人都不發話,靜靜等著言緒真人說話。 言緒真人微笑道:“在座的諸位,就已經代表了整個海外修真界的勢力。現在,我要談的是有關于九劍仙府的事情。” 頓時,青龍、三眼老妖、依達、秦羽、狄龍五人酒杯都放下,開始仔細聽這言緒真人說話了。 言緒真人看向秦羽:“秦羽閣主,這第八把玉劍在你手里吧?” 秦羽心中疑惑,這言緒真人要談論什麼事情,他忽然回憶起青龍宮的人馬第一個來星辰閣的時候,青龍曾經和他說過:“秦羽兄弟,九劍傳說,一共九把玉劍,如果說誰最想再得到玉劍,就是蓬萊仙域了。蓬萊仙域門派眾多,大的門派也有三個,可是他們只有一把玉劍,分配都有點難度。” “對,不知道言緒真人問這事情干什麼?”秦羽心中警惕了起來。 言緒真人點頭道:“據我所知,我蓬萊仙域有第一把玉劍,紫焰魔域有第三把和第五把,青龍宮有第四把和第七把,碧水府有第二把玉劍,九煞殿有第六把玉劍,星辰閣有第八把玉劍。諸位,我說的可對?” 其他五大勢力首領都點頭。 “所以我希望,各位將各自的玉劍,先都借我一用!”言緒真人微笑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