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八方來賀
整個星辰閣都是按照周天星辰大陣布局。不但是天地靈氣飄蕩(看不到這兩個字,當作“在內”處理吧),連日月星辰光華也是聚集在星辰閣,最耀眼處在星辰閣的最中央----日月大殿。 日月大殿,是眾護法、眾護衛大隊長、護衛參見三位閣主的地方。 日月大殿並沒有屋頂,仰頭看便可以看到無數星辰高懸。而大殿之上,三位閣主身後。更是有日月光華閃耀。步入日月大殿,猶如進入異界一般,奇妙非常。 星辰閣建成也近乎兩年了。兩年來,星辰閣完全進入了正常的運轉軌道。瀾叔、立兒姑娘、紫焉等一群人也經常來星辰閣游玩,秦羽也樂得接待。 此刻,星辰閣,日月大殿內。 大殿之上,羽坐于正中央。侯費和黑羽坐于兩旁,三人身後,便是‘周天星辰大陣’聚集的日月光華。日月光華沖天而起,卻是讓三位閣主平生一股威壓。 八大護法、三十護衛大隊長、三百護衛隊長都依次站成左右兩排于大殿之上。 秦羽總認為,這日月大殿。比之潛龍大陸的皇宮大殿,愈加奢侈同時也愈加氣勢宏大,星辰為天。日月為幕,靈氣云霧陣陣,飄蕩在大殿內,眾位屬下猶如仙人一般。 “拜見閣主,二閣主,三閣主。” 三百多人,都是恭敬地躬身喊道。聲音響徹大殿。 說完,各位屬下都是恭敬看著秦羽,等著秦羽下令。那八大護法和三十名護衛大隊長,目光都炙熱的很。因為今天是選擇星辰閣總管的大日子。 星辰閣總管,大小事務一般由其管理。地位之高,僅次于三位閣主,力壓八大護法。 按道理,早該選一人擔當總管了,只是那侯費喜歡管理人,這一管也就是兩年,秦羽也知道侯費的脾氣,果然,過癮了之後侯費也懶得管那些瑣事了。 所以便要選總管了。 總管,能力要有。功力也不能低。畢竟是僅次于閣主的人物,所以候選人便定為八大護法以及三十名護衛大隊長。 “閣主,上次閣主說要選總管,不知道閣主是否有答案了?” 只見八大護法左邊那位站到中央躬身道,這位護法。正是如今星辰閣八大護法之首嚴蕊,變cr形後卻是女子模樣。功力之高,已然達到洞虛後期。 聽到嚴蕊的話。其他護法以及三十名護衛大隊長都目光炙熱看向秦羽。 秦羽只是身披一件黑色長袍坐于正中央。實際上星辰典的屬下曾經為秦羽准備了非常奢侈的穿著。不過秦羽卻是喜歡師尊‘雷衛’當年練制了一些服裝。 雷衛練制了長袍,雖然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卻是比星辰典屬下貢獻地奢侈衣服要舒服的多。金玉其內而已。 “嚴蕊護法,請勿焦急,此事我兄弟三人早有定論。現在讓二閣主為你們揭下這個答案吧。”秦羽笑看著侯費,頓時場上三百多道目光都投向侯費。 侯費齜牙一笑:“這個星辰殿總管。自然是極為重要的。所以經過我們三兄弟精挑細選,。咳,現在由我來宣布這個人選。” 秦羽一笑。 這個侯費竟然還會吊人胃口。 八大護法、三十名護衛大隊長都看著侯費。他們其中之一便可能是僅次于三位閣主的總管了。總管一般事情都可管。總管這等肥缺,好處可是多多。 “嘎嘎,這個總管就是……莊鍾。” 侯費終于宣布了答案。 莊鍾不禁激動了起來,當即走到中央。單膝跪下道:“謝三位閣主隆恩,屬下定會管理好星辰殿事宜。絕對不會讓三位閣主失望的。”莊鍾說話中氣十足,興奮根本無法掩飾。 護衛大隊長,雖然權利不小。可是如今直接越過八大護法,成為僅次于閣主的總管大人,莊鍾如何不喜? 這可不是一般的總管。這可是和青龍宮、碧水府、九煞殿一個層次的星辰閣總管。權利可大的多,如今的莊鍾的確算是位高權重。 “好了,庒鍾總管從即日起,便直接開始擔任這總管。”秦羽直接道,“半年之後,便是我星辰閣的開閣之日,到時候蓬萊仙域、紫焰魔域、青龍宮、碧水府、九煞殿的人都會來賀,所以……” 秦羽此話一出,下面的那些人一個個注意力完全投到了這方面。 星辰閣開閣,如此大事,也因為星辰閣地位之高,使得這事情將轟動整個海外修真界,到時候各方大勢力都會來賀,這絕對是海外修真界高手的大集會。 “庒鍾,你馬上准備。星辰閣住處還有不少,你必須要讓其他五方勢力感受到我們星辰閣的氣度,還有開閣之日的盛宴,也要提前准備,這就是你擔當總管的第一個任務。” 秦羽盯著庒鍾說道,這庒鍾的才能秦羽根本毫不懷疑。而且庒鍾跟著秦羽時間長,所以秦羽將總管給了庒鍾。 “是,屬下定不會讓閣主失望。” 庒鍾的聲音鏗鏘有力,眼神銳利堅定。見到如此,秦羽臉上也有了滿意的笑容。 “嘎嘎,庒鍾,我可是會經常來察看的。如果我發現你做了一些過分的事情,那可就別怪我了。”侯費怪笑著說道,庒鍾微笑著保證,絲毫不在意侯費的話。 侯費雖然過癮了,讓總管來管理星辰殿的事,可是誰知道他什麼時候心癢了,又來查探一番呢? 實際上,庒鍾這個總管還是要小心翼翼的。 “好了,沒事各位可以退了。” 秦羽長袍一揮,直接離開了大殿。而一直閉眼養神的黑羽,眼睛陡然睜開,那眼神銳利的可怕。即使是洞虛後期的嚴蕊,看到黑羽的眼神,也感到黑羽眼神的可怕。 並不是因為黑羽眼神的銳利,而是因為黑羽眼神有種吞噬人心的感覺。 自從在‘周天星辰大陣’之中靜靜修煉,黑羽終于又再次提高一步,達到了元嬰後期,達到了元嬰後期的黑羽,就是侯費也承認,他沒有把握贏的了黑羽。 如果說侯費代表狂暴,暴虐,那黑羽就是冰冷,黑暗。 黑羽身形一動,也消失在了大殿之上,達到了元嬰後期的黑羽,速度之快竟然完全不下于秦羽。 秦羽和侯費都達到了元嬰後期的頂峰,到了頂峰已經不是吸收公里可以突破的,如今他們只是靜靜等待。等待‘六九天劫’的到來。說不定什麼時候他們就可以感悟到留九天劫何時到來。 XXX 出了大殿,秦羽沿著小橋流水,亭台樓閣,重重回廊,終于來到了一云霧中的樓閣,這正是立兒姑娘在這居住的地方。 紫嫣和小金正在樓閣旁邊的湖水中戲耍。 “秦羽大哥,你來啦,肯定是找立兒姐姐的吧。立兒姐姐在那釣魚呢。”紫嫣笑著說道。一旁的小金也對秦羽眨巴兩下眼睛,然後又示意朝立兒姑娘看了看。 “你們這兩個小丫頭。” 秦羽一笑,便踏著這碧波直接到了湖心中央的亭台中。 星辰閣建成,根本不需要施展禁制,那周天星辰大陣自然辟水。星辰閣內,完全猶如一個新的空間。 立兒長發用發帶略微束縛了起來,全身一身白色,僅僅腰部用一根白色帶子勒緊,勾勒出那動人的曲線。秦羽就站在亭台內,看著坐于亭台邊,專心釣魚的立兒姑娘。 “秦羽,看什麼呢?”立兒掉過頭來,笑著說道。那笑容也是讓秦羽眼睛一亮。 “看你釣魚啊。”秦羽笑著也坐到了立兒的身旁。 秦羽總感覺,立兒仿佛將自己隔絕在世界之外,無論紫嫣還是其他人,立兒雖然也熱情友好,但是那只是表面的,也就和自己在一起,才能消除那層隔膜。 “立兒,你從來沒有和我說過你的父親母親,你能說說麼?”秦羽笑著道。 立兒一怔,很罕見的沉思了片刻,而後點頭道:“我父親地位很高,總是和其他人彼此爭奪地位勢力。所以和我接觸的時間並不多。”立兒眼中有著一抹哀傷。 秦羽心中一顫,頓時心潮澎湃了起來。 自己何嘗不是這樣? 秦羽努力壓制住震蕩的心情,然後道:“看來你的父親是位大人物。” 立兒點頭道:“對,是大人物。我從小見到的許多人,都對我父親那麼恭敬,那麼警衛,無人敢反抗他。但是還有其他的大人物,他們彼此爭奪,甚至于厮殺。我厭倦了,便和瀾叔離開了家,在外流浪。” “或許你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的緣故。我的遭遇和你很像,我父親是潛龍大陸楚王朝的王爺,他一心想要報仇,並實現祖先數百年的期望。他專心教導大哥,二哥,對我這個文不成,武不就的三兒子卻是不關注,不過我和你不同,我沒有厭倦那些,我反而努力苦練,想要讓自己為父親做些有用的事情。” 秦羽悵然說到,事隔多年,如今想來,秦羽反而有著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他依稀看到當年那個在酷暑寒冬中,不斷背著負重奔跑,不斷用手指插著沙石練鐵沙掌的孩子…… “女孩子,”立兒眼中閃過一絲堅韌,“不,我一開始也像你,想要幫助父親,可是……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寒心了,讓瀾叔也寒心了。”立兒眼中有的盡是痛苦。 秦羽看著此刻的立兒,他不知道立兒到底有過什麼際遇,但是他知道那件事情肯定很嚴重。 “咦,魚上鉤了。” 立兒忽然眼睛一亮,魚竿收起,一條有五六斤的大魚就被釣到了。 剛才還沉浸在回憶傷痛的立兒,此刻卻因為釣掉魚,反而興奮的滿臉笑容。似乎根本忘記了剛才的事情一般。 “秦羽,你的棋藝有增加麼?要下圍棋還是象棋。下象棋我讓你車馬炮各一個,下圍棋我讓你四子。”立兒揶揄看著秦羽,手中一揮,兩棋盤就出現了。 “呃,象棋,圍棋?這個,這個……” 剛才還揮灑自如的秦羽,此刻卻是緊張了起來。 跟立兒下棋,那是被屠殺啊,下象棋讓車馬炮各一,下圍棋讓四子,然而即使如此,自己還是有敗無勝,而且還是慘敗,不是自己實力差,而是立兒強的離譜。 秦羽敢保證,即使自己的父親秦德,以及軍師徐元,即使立兒下圍棋讓二人四子,估計都贏不了。 XXX 蒼茫大海之上,忽然朵朵祥云飄來。云朵上有著數十位修仙者,領頭者正是蓬萊仙域、紫焰魔域各處距離星辰閣都是極遠,就是飛行也需要近乎一年的時間。自然眾人也要提前趕來,這也是為何秦羽當初說三年後開閣的原因。 言緒真人為首,兩旁,一是一頭火紅色長發的年輕人,另外一人則是白發飄飄的英俊青年。 “言緒真人,那星辰閣不過一海底修妖者勢利,雖然說背後有散仙撐腰,不過……讓我等去他的府邸,真是……”火紅色長發青年有著一絲不屑。 修仙者大多對于修妖者的府邸很不屑,認為品位低級。 “火(不認識)真人,修妖者在建築上本來品位就低。只會弄什麼宮殿,哪能比得上我仙家福地。但是修妖者實力強悍卻是無庸質疑,建築是是外表,實力強才最重要。”那白發青年說道。 火紅色長發青年皺眉道:“笛風真人。我只是說修妖者建築差,沒有說他實力差。讓我住在那種地方,我還真的很不舒服。” “火聞(跟那個字有點象)真人,笛風真人,你們可沒見過星辰閣,就無需隨意評論了。”言緒真人淡然道。 不過言緒真人雖然如此說。實際上連他自己都瞧不起修妖者的住處。 對于修仙者和修魔者而言,也就在練器練丹以及建造府邸等技巧性工作上,完全有權利瞧不起修妖者。一個個修仙者都談論了起來,談論修妖者住處有多麼差。 “星辰閣到了。”言緒真人忽然說道。 頓時眾位修仙者都不說了。這火聞真人和笛風真人雖然外表是青年,然而實際年齡比言緒真人都差不了多少。二人更是紫陽門、藍央門的大長老。 言緒真人、火聞真人、笛風真人算是蓬萊仙域的實際掌權者。 只見數十位修仙者朝海中飛去。所過之水,海水辟易,靠不得他們身體絲毫,自動出現一通道,這數十位修仙者便如此直接朝星辰閣所在極速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