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誰之罪?
看到那渾厚妖元力束縛著侯費,瀾叔眉頭一皺,眼跳迸發出一絲寒光。那寒光猶如九天霹靂,讓青龍和侯費心中都是一顫。 “滾開!” 瀾叔一拂袖,一股柔韌卻龐大之極的能量,根本不容青龍和三眼老妖抵抗,這海外修真界執牛耳的兩大高手就被掀翻了數百里之外,毫無抵抗之力! 目瞪口呆! 狄龍四兄弟,呆呆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中年人。太強了,簡直太強了,僅僅一拂袖,海外修真界絕對排第一排第二的兩大超級高手就這麼被掀翻數百里。 滕山,婁柯一群人嚇得一句話不敢說。他們的主子被掀翻,他們嚇得膽戰心驚。 “師尊。”侯費嘻嘻笑著。 秦羽臉上抑制不住的震驚,雖然他知道瀾叔很強,可是這也太強了,強的離譜啊!青龍宮主是什麼人?空冥前期的神獸,堪比渡劫期修仙者。堪比渡劫期的修真者,被瀾叔一揮袖,毫無抵抗之力就被掀翻到數百里之外。這是何等的實力?估計天仙也就這等實力吧。 “小羽,怎麼了?”瀾叔笑看著侯費。 侯費嘻哈笑道:“大哥他肯定太驚訝師尊實力了,哼哼,青龍這兩個家伙,雖然實力不錯,但是我還能夠和他們過上兩招。他們欺負我算了。在我師尊面前還囂張?”侯費此刻仿佛得意地公雞一般,高昂著腦袋,四處掃視。 狄龍四兄弟在一旁不敢吭聲,實際上此刻這四兄弟正在進行激烈地靈識傳音談論。“大哥,你不是說。那秦羽說的師門是假的嗎?可是現在這個侯費稱呼那個高手為師尊,秦羽也稱呼什麼瀾叔,看來他們就是一個師門啊。”狄旭都快哭了。 狄龍也是嘴里發苦。“唉,別說了。我怎麼知道?沒想到那個秦羽說的是真的,如果他真地有這麼強悍的依靠,他還跟六弟他們恭恭敬敬來九煞殿干什麼?”狄龍此刻也沒一點脾氣了。一揮袖,海外修真界第一第二的兩大高手就被掀翻到數百里之外。這是何等實力?他們連一點點的反擊之力都沒有,只能任人宰割。原來還抱著報仇之心,此刻他們是一點報仇的心思都沒了。畢竟差距太大了,大到無法靠攏,敵人如果要殺他們,揮手間他們四兄弟就玩完了。 “現在,只能期待那個超級高手饒我們一命了。”高傲的狄箭,此刻也一點傲氣沒了。傲,是需要實力的。一個嬰兒在一個巨漢面前高傲,那是白癡。 他們只有企求對方饒他們一命了,然而對方會饒他們一命嗎?剛才他們對于秦羽侯費可是下著必殺之心的。對方是否饒他們的,至少狄龍四人是無法確定的。而且決定權在對方。 …… 青龍和三眼老妖被掀翻那一霎那,二人就知道——撞到鐵板了。根本不容他們有絲毫抵抗,二人就被掀翻到數百里之外,而後那龐大的力量瞬間消失。青龍和三眼老妖當即穩定身形。但是他們並沒有忙著逃跑。逃跑?他們敢麼,只是剛才一招。他們已經能夠確定那個高手到底是何等級數的實力。如此實力,他們逃跑到哪里都沒用。只能去面對。只有對方饒他們一命,他們才能以後安全活著。 “青龍,你見識廣博,他說他是什麼實力?”三眼老妖咽了咽喉嚨,膽戰心驚道。此刻的三眼老妖沒有了絲毫冷傲,他已經被嚇破了膽,對手太強了。 青龍皺眉思考了片刻,道:“大成期高手雖然能夠將我們掀翻。就算大成期高手動真格的,也能夠將我們掀翻到數百里之外。可是……將如此輕松地一揮袖,而且還讓我們沒有丁點反抗之力。而且還不傷我們絲毫。那只有……” “天仙?”三眼老妖不確定道。青龍點頭道:“對,是天仙的實力。”“天仙不是都飛升了麼,怎麼……”三眼老妖雖然也算是實力不錯,可是論見識卻遠遠不如青龍,畢竟青龍屬于傳說中的龍族,他是有前輩教導的。 青龍道:“那我今天就說與你聽聽。天仙是飛升,可是還有散仙啊。散仙十二劫,每度過一劫,實力就增加許多。當度過第四天劫,實力便堪比一級天仙了。” “一級天仙?”三眼老妖皺眉。 青龍不屑道:“這你當然不知道,告訴你,天仙共分九級,散仙要曆經十二劫。十二劫散仙實力等同于九級散仙,四劫散仙實力等同于一級天仙。這世界雖然沒有天仙,但是有散仙啊。傳說中的十二劫的散仙,那實力之強,根本是……”青龍想了許久,才道:“恩,捏死你如同捏死螞蟻吧,捏死大成期高手也跟捏死螞蟻一樣。” 三眼老妖此刻才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這海外修真界,他們雖然算上超級高手,但是和那些散仙一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級數的。 “你看那個神秘高手是多少劫散仙?”三眼老妖疑惑問道。青龍思考了片刻,又回憶當初見到地族里前輩的實力。才慢吞吞道:“這個神秘高手太強,我無法准確判斷,但是……我有種感覺,這神秘高手至少是六劫散仙!” “至少是六劫散仙?那不說是至少三級天仙?”三眼老妖吞了吞了口水,他此刻終于知道對方有多強了。青龍點頭道:“走吧。這個級數地高手,即使我回族里去,族里高手也不會允許我得罪如此高手的,而且……六劫散仙。只是我判定地最低界限,這個高手實力到底多強。這根本無法判定。 三眼老妖心中也明白,當高手超越你太多地時候,真的無法判定。 青龍也是根據龍族中前輩高手氣勢等等,判斷出來地。他實力太弱,身份地位,所見過的族中最強高手不過六劫散妖,但是即使那位前輩,氣勢上。青龍卻感覺不如剛才那神秘人。不過對于青龍等人而言,無論是六劫散仙,還是十二劫散仙都沒有區別,因為都不是他們所能抵抗地。 “回去吧,聽候別人發落。“青龍忙催促道。青龍知道,那等高手,你給人家面子,任別人處置。別人可能因為身份地位不會對你如何。但是你如何和別人囂張,那你落到什麼結局就怪不得人了。 “好。”三眼老妖也不敢多說什麼。當即和青龍又飛回去了。 …… “瀾叔,我總感覺你實力很強。可是怎麼都沒想到。你竟然……”秦羽笑著道,然而他話沒說完,就被侯費搶斷了。“哈哈,是不是沒有想到我師尊強到這個地步啊,那還用說,我侯費的師尊豈能是一般配人所能比的?”侯費得意大笑道,仿佛剛才將青龍、三眼掀翻數百里之外的是他一樣。聽到侯費大笑,秦羽只能笑笑。 瀾叔不在意道:“那小青龍和小蛤蟆的實力在海外修真界雖然算是不錯,可是真正的修真界大無限,根本不是你所能想象的。”“而且,修真界之上還有所謂的仙界,小羽。眼光要放遠點,你的功法就很特殊,我看……潛力很大,如果你一直修煉下去,我也難以判定你地將來成就。” 瀾叔的話讓秦羽心中激動了一番。這是鼓勵的話,秦羽當然知道,不過秦羽對自己修煉的《星辰變》也是極為有信心。無論修妖、修魔、修仙,皆是金丹元嬰,他卻是演化無邊星辰。 “我會努力的。”秦羽點頭道。 瀾叔點了點頭,而後笑道:“那小青龍和小蛤蟆來了。”秦羽和侯費當即掉頭看去,只見青龍和三眼老妖極速飛了過來,臉上滿是恭敬之色,仿佛一個孩童見到老師一樣恭敬。 “龍族‘延狼’見過前輩。”青龍躬身道。 滕山、婁柯等一群人,包括狄龍等人都是眼睛一亮,他們從來不知道青龍的真正名字,只知道稱呼青龍宮主。現在卻聽到了青龍真正的名字。 “三眼見過前輩。”三眼老妖恭敬道,這三眼老妖可沒有什麼大後台,三眼碧晴蟾獨一無二,他直接為自己起名字為三眼。以示自己的獨一無二。 瀾叔點了點頭。“龍族?延氏也算龍族中實力比較強的一族了。”瀾叔絲毫不在意,聽到瀾叔的話,青龍愈加恭敬了,能夠熟知龍族內部事情的高手,這可是非常罕見地。就算一般散仙都是不知。 瀾叔又看了三眼老妖一眼,微笑道:“三眼碧睛蟾,這修真界估計也是獨一無二了。” 聽到瀾叔地話,三眼老妖頓時大喜,臉上都笑的開花了。瀾叔眉頭一凝道:“此次,我徒和我侄子在這‘暴亂星海’之北地海外修真界游曆一番,你們為何非要殺我徒,又重傷了小羽呢?你們好好解釋。”瀾叔雖然話很平淡,甚至于沒有絲毫火氣,可是青龍和三眼老妖都驚恐的很。他們清楚,這時候的回答,甚至于決定了他們的小命。 “前輩,這,這秦羽,是那九煞殿的幾只小蟲太過分,甚至于要用驚蟄吞噬。” “驚蟄吞噬?”瀾叔眉毛一豎,煞氣一顯。遠處時刻注意這的狄龍等幾人頓時惶恐了起來,狄龍不顧重傷,忙趕過來躬身道:“前輩,晚輩就是九煞殿的狄龍,事實不是青龍宮主講述的……” “閉嘴。”瀾叔輕聲道。 狄龍頓時不敢說話了,瀾叔看向青龍道:“你繼續說,以後說話不要插嘴,一個個說,總有你說的機會,無需著急。”瀾叔瞥了狄龍幾人一眼。狄龍四兄弟愈加心中膽顫,但是他們卻不敢插話,只能聽著。 青龍點頭道:“九煞殿的老八被殺了,所以九煞殿派三個兄弟去抓了秦羽來審問。 瀾叔此刻看了秦羽一眼,笑了笑,秦羽只能裝作目不斜視,他殺死八殿下的事情,瀾叔早就知道了,不過瀾叔不是那等迂腐之人。 “秦羽兄弟非常好,非常配合的跟三位殿下去了九煞殿,一路上都沒有逃跑。然而到了九煞殿,迎接他的卻是驚蟄的吞噬,所以我和三眼就看不過去了,派人暗中救出了秦羽。”青龍說到這,三眼老妖也點頭稱是。 “小羽,有這回事麼?”瀾叔看向秦羽。秦羽當即點頭笑道:“瀾叔,當時我被困在牢獄之中無法出來,的確是青龍宮主前輩和三眼前輩的人將我救出來的。” “秦羽兄弟,別稱呼什麼前輩,坐鎮叔叔如此高手我們又怎麼有資格當你前輩,直接稱呼我們名字就是。”三眼老妖也對秦羽親切說道。 瀾叔點頭道:“好了,繼續說。” 青龍點頭道:“秦羽兄弟知道自己差點被吞噬,心中大怒,便將九煞殿的藏寶殿直接弄走了。以發泄怒氣。九煞殿待人不仁,秦羽兄弟如此報複也屬正常。然而九煞殿眾兄弟出馬,便定要殺死秦羽,也便有了黑石海島這一幕。” 三眼老妖當即道:“前輩,在這黑石海島,秦羽兄弟被九煞殿眾兄弟的‘大六he天門陣’所困。正是晚輩用第三只眼存那大陣,將秦羽他放出來的。”這青龍和三眼老妖一唱一喝,將好處都說在自己身上。將不對的都推到‘罪大惡極’的九煞殿身上。而狄龍四兄弟卻苦于不得插話,只能在旁邊干干著急。 秦羽則是在瀾叔身旁靜靜站立,也不插話。而侯費卻是得意的很。瀾叔聽了這麼許久,淡定的很,也沒有對九煞殿的人進行發怒,然而九煞殿狄龍四兄弟心中卻是七上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