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老祖宗出馬
《精武門》

一本真正的寫武術的書,估計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本書的品質。

番茄鄭重、強力推薦本書,地址:

————————————————————

上官虹雖然死,但是臉上卻沒有什麼怨恨。畢竟他這樣的梟雄最看重的是理想,而不是性命。既然輸了,他就有輸的覺悟。爭天下,輸便是死。

綠眼男人依舊盯著莊鈞,殺意完全鎖定莊鈞,他知道莊鈞是個很強的對手,務必一擊擊殺。

忽然——

“有刺客,有刺客!”

莊鈞忽然一聲高喊,同時一掌擋在自己左臂上,整個人倒飛砸碎了房門,屋外的親衛仿佛一切都知曉的很清楚,兩道弩箭直接射向了那綠眼男人。

這親衛可是莊鈞安排的,也是屬于秦德一方的人馬。

秦德隨時可以殺上官虹,但是一直等到這一刻。秦德他何嘗不知道那上官虹和項家正布置好了陷阱等他跳,然而他秦德將計就計,秦家軍隊進入北域兩郡,那上官虹自然要對自己的軍隊宣布——上官家支持秦家。

明面上如此宣布,暗地里一些高層還是知道上官家是項家一方的。只是布置這個計劃,事先他們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一般的中層軍官,也不能告訴普通的士兵。

除了幾個高層,幾乎所有的北域兩郡人馬都認為上官家是秦家一方的。如此重要的飛鷹計劃便可以發動了,目標——一舉掌控整個北域兩郡。

“死!”

綠眼男人連閃,同時手中一把類似于短刀匕首模樣的武器揮舞了兩下,將弩箭格開。整個人宛若隕石一樣直接朝莊鈞沖去,即使是死,他也要殺死莊鈞。

這綠眼男人為項家死士,在上官虹暗處很久,他明白莊鈞為秦家掌控北域兩郡的重要棋子,自然要殺了。

“有刺客,發信號!”

在這秘密之處周圍也有一些護衛,被一開始鴻鈞的高喊所吸引過來,一進入院落之中看到房間之中死去的上官虹,立即發出了信號,一道響箭沖天而起。

莊鈞看到這一幕,嘴角有了一絲冷笑,而後卻是淒厲悲慟道:“各位,這刺客殺了王爺啊,諸位隨我一同殺了他為王爺報仇。”同時莊鈞一把抓起腰間戰刀,便直接沖了前去。

綠眼男人眼中綠光一閃,整個人也沖向莊鈞。

“殺,為王爺報仇!”

一個個護衛都沖了過來,這些護衛都是保護上官虹的高手,在這莊院周圍。禁制外人進來。此刻他們看到這個莫名其妙出來的綠眼男人,自然認這這人是刺客。

王爺死,這些護衛一個個難逃其責,自然奮起殺刺客。

“哐!”

刀光劍影,莊鈞和綠眼男人動作極快,二人霎那便交手數十招,那些護衛一個個也是好手,暗施冷箭影響那綠眼男人,隨著剛才的信號,愈來愈多的人到了。

“哼!”綠眼男人一聲冷哼,此刻他的後背被一飛刀所刺破,護體罡氣都沒有抵擋住,顯然發飛刀的也是高手。

莊鈞眼睛一亮。

“咻!”

一把飛刀從莊鈞手中飛出,二人彼此距離太短,綠眼男人又因為剛才受傷稍微分神,頓時被一刀刺穿腹部,同時又一把飛刀從綠眼男人身後襲來——

在綠眼男人身後有一個中年人,這中年人和莊鈞幾乎同時身形暴起。

身形一閃而逝。

等到這中年人和莊鈞停下,那綠眼男人眼中光芒已然暗淡下去,整個人無力地跪下,同時上半身和下半身竟然分成了兩半。

“嘶~~~”

撕開這死去綠眼男人的手臂衣服,他的左手臂上正有一條龍型的印記,莊鈞嘴角有了一絲冷笑,而後則是瘋狂道:“啊,是霸龍軍死士,項家的霸龍軍。”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大人物也趕來了,看到現場這一幕都呆掉了。

“王爺此次支持秦家。項家定是懷恨在心,定是如此。”一個老者氣憤道。

莊鈞則是猛地跑到上官虹尸體旁,猛地“砰!”一聲跪下道:“王爺,我莊鈞跟著你這麼多年,你竟然死在敵人暗殺之下,我莊鈞在此立誓,一定要帶領我北域二郡滅掉項家,為王爺你報仇!!!”

說著莊鈞連連磕了三個響頭。

忽然——

“不好了,大殿下剛才在燕尋樓被人暗殺了!”外面有一人沖了進來,當即對著莊鈞稟報道,畢竟整個北域二郡許多事情都是上官虹下令,莊鈞執行的。

莊鈞聽到這個消息,眼睛陡然通紅:“啊~~~項家!狗日的項家,項家現在正進行瘋狂的報複,我將王爺遺體送回王府。你們幾個跟我一起走,其他人速速去保護各位世子。”莊鈞喝道。

“是,大人!”

在場的親衛都立即跪下道。

……

北域二郡完全混亂了,刺殺一起起發生,死了不少上官家的大人物,連莊鈞都受了重傷。同時莊鈞負傷情況下,依舊帶兵剿滅霸龍軍在北域二郡的暗中分部。

殺伐!

整個北域二郡完全處于瘋狂中,一個個跟項家有關的人被處死,甚至于還有幾位大人物被發現,原來是項家的臥底,雖然這些大人物都不承認,可是被查出的暗中通往的秘信卻是鐵證。

北域二郡四大將軍,一個將軍被暗殺,還有一個將軍身體不適換成了另外一人當將軍。至于其他兩位將軍卻是不變。而莊鈞便是其中一位將軍。

上官家的重要人物,比如世子被殺了好幾個,上官家只剩下一個血脈。一個三歲的孩子而已。上官家自此完全衰落下去,事情皆由莊鈞掌控。

而後莊鈞便以複仇為名,讓北域二郡的四十萬軍隊,其中三十萬和秦家的軍隊一起准備合力進攻項家。

******

項廣整個人都無力癱在椅子上,腦袋一片混亂。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到底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朕,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這才幾天,原本局勢還好好的,現在……”項廣只感到頭痛,無比的頭痛。

原本的計劃是多麼的美好。

然而再美好,也只是計劃而已,計劃只有實現了才算是真實。沒有實現只能算是空中樓閣。

“霸龍軍,哈哈……易言,你說,霸龍軍的死士會殺上官虹麼?會麼?”項廣看著躬身在一旁的易言,神經質一般問道。

易言肯定道:“不會,綠眼是我們霸龍軍最成功最優秀的死士,絕對不會殺死上官虹。更何況綠眼在上官虹這麼多年,要殺早就殺了,怎麼會等到現在?”

項廣看著眼前的一群人,連發脾氣的心情都沒了。

“滾,都給朕滾!”

項廣有氣無力地一揮手道,此刻他的心完全亂了。他只知道他的皇位危險了,他的小命危險了。

易言一群人一個個連忙離開了禦書房,隨後門口親衛便將禦書房大門關閉,這項廣便癱坐在椅子上,靜靜坐著,也不知道腦中到底在想什麼,許久許久……

“蓬!”

禦書房的門無人推動自動開了,一陣陣勁風吹入了禦書房,讓項廣不禁眼睛眯起。

“關門,給朕把門關……”話還沒有說完,項廣不敢說話了。

只見,一氣勢凌厲的老者直接從大門之外走了進來,這老者黑色長發飄飄,一身寬袖長袍,長袍猶如風衣一樣被風吹起,老者那雙眼睛則是猶如冰冷的利箭一樣。

在老者身後有四人,兩兩並排,一共兩排。這四人氣質都是奇異無比,而那位藍先生便是四人之一,四人在老者之後也是面無表情。這五人一前一後就這麼走進了禦書房。那禦書房守衛仿佛呆住了一樣。

“老……老祖宗!”

項廣看到眼前的老者完全呆了,老祖宗已經多少年沒有出未央宮了。即使出去估計他項廣也不知道,至少老祖宗沒有出未央宮來見過他一次。

項廣猛然驚醒,猛地起身跪下道:“廣兒見過老祖宗!”

“好,我項家江山,傳承近千年,然而短短數月之內,已然失去一半江山,你這個皇帝到底是怎麼當的?”老者冷視著項廣訓斥道,根本毫不留情。

項廣頓時冷汗淋淋,他清楚的很,只要這老者一聲令下,他的皇位就要沒了。在項家,這位老者就是所有項家族人心中的神!

“老祖宗,不能怪我啊,你也知道,那秦家實力那麼強,而且黑水山賊事情,顯然都准備數百年了,還有,這次不知道那個死士是不是壞了腦袋,竟然刺殺上官虹……”項廣連忙說著,這一刻他的腦袋完全混了,他只知道推卸責任。

“閉嘴!”老者眼中寒光一閃,整個禦書房都仿佛寒冷了下來,項廣頓時心中發顫,一句話說不出來了。

“不怪你。當年你在鎮東王王府做出的事情,你以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當年那件事情,使得秦家的王妃死了,事情豈會發展到這個地步?”老者怒斥道。

項廣心中恐懼,但是嘴上還說了句:“可是他秦家不是准備數百年了麼?”

“准備數百年,如果他要造反早就造反了,為什麼一直等到現在。哼,這麼多年以來,他秦家日子過的舒坦,經曆過數百年,已然不想造反了。若不你,豈會讓他們又造反?”

老者冷斥道。

項廣不敢再說話了。

“這就不談了。那秦家有不臣之心,你的事情只是個導火索。不過選你當皇帝,你父親真是瞎了眼睛。你以為是那個死士會殺上官虹?哼,現在北域兩郡是那個莊鈞掌控,甚至于讓北域兩郡軍隊聽從秦家吩咐。顯然,這一切都是秦家的計謀。那莊鈞也是秦家的人!這點小計謀都看不穿,你當我項家皇帝,真是誤我項家江山。”老者怒斥道。

項廣噤若寒蟬。

“從今天起,有關戰爭一切事情由我來親自決斷。這段時間你好好反省,滾回你的寢宮好好反思去。”老者一聲令下直接剝奪了這項廣的皇帝之權。

項廣卻是心中震驚,眼前這個老祖宗多少年沒有親自管理皇家事務了,顯然如今的情形,這位老祖宗也坐不住了。

而後項廣卻是滿心歡喜,這個攤子亂了,他現在都沒有心情來掌控了,讓這位老祖宗來管理,他也樂得輕松。當即道:“廣兒這就回去反省。”

說著項廣便直接離開了禦書房,從今天起,這項廣就當一個名不副實的皇帝了。

老者轉身,盯著屋外,眼睛仿佛穿越了空間一樣。

“秦家,我倒要瞧瞧你有何等手段,不要逼迫我使用最後一步計劃,如果使用那一步,即使贏了也沒有意思了。”這老者嘴角有了一絲冷笑,長發飄起,長袍飛卷,整個人都有一種俯視天下的氣勢。

藍先生等四大高手在一旁不敢出一聲打攪這位老祖宗。

******

不管此刻的楚王朝亂到什麼地步,但是在洪荒中的秦羽和小黑卻是一心修煉。按照秦羽記憶,距離秦家起兵舉事還有一兩年時間。他自然不急,也就在歸途中一邊趕路,一邊苦修了。

一片無邊叢林之中,秦羽和小黑正穿越其中。

秦羽此刻下身穿著一件長褲,上身穿著無袖汗衫,上身那肌肉盡皆顯示出來。這衣服是雷山居二樓臥室衣櫃之中了,當初秦羽剛到這雷山居,身上衣服可是都破了。後來在臥室中發現了不少衣服,這長褲和無袖汗衫潛龍大陸也是有的。

只是這衣服的材質都奇怪的很,竟然和靈器一般可以滴血認主,防禦也是極強。秦羽便滴血收了,這衣服穿在身上的確舒服的很。秦羽也不想總是赤身裸體或者披著獸皮。

秦羽幾乎腳不點地,宛若流光閃電在叢林中穿梭,忽然,秦羽身形從極速前進變成停止,小黑也是立即停下。

“有妖獸氣息,是金丹期。”

一人一鷹直接盯著一個方向看去,這一人一鷹根本毫不躲避。只見一妖媚的紫衣女子出現在二人視野之中,那紫衣女子似乎很是驚訝的用小手一捂櫻桃小嘴。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