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流星淚 (上)
推薦一本書《寵星閃爍》,講述寵物師的,很有心意哦~~~地址:

————————————————————————

秦家作為楚王朝的臣子數百年一直都沒有動手,為何等到數百年後才決定要動手呢?

秦羽想到這點,便看著秦德疑惑詢問道:“父王,我秦家這數百年都沒有動手,為何一定要五年後動手呢?難道滅了項家就需要准備數百年嗎?如果要動手,應該早早動手了吧。”秦羽自然不會相信這點。

“羽兒。”秦德臉上忽然有著一絲悵然,“既然你問了,我也將另外一個秘密告訴你吧。”

此刻,大哥秦風的臉更加冷了,二哥秦政臉上也沒有了絲毫笑容,徐元的扇子也不扇了。而秦羽也感到,整個密室中的氣氛不同了,他心中明白自己父親即將說的事情絕對是非常重要的。

秦德目光仿佛能夠穿梭時空,聲音飄渺:“羽兒,十四年前,你大哥過十歲的時候,那一次你娘她死了,那一天發生了一起很大的火災。我過去都和你說……你娘是因為火災死的。可是事實是……你娘被人害死的!!!”秦德臉上的肌肉都顫抖了起來,眼中有的只是傷痛與仇恨。

“轟!”秦羽腦袋一陣轟響,臉色陡然煞白。

“娘她是被人害死的?”秦羽一時間腦中完全亂了,他兩歲的時候,他就沒有了娘。兩歲,那時候的秦羽實在太小了,根本記不得娘的影像了。

想到娘。

秦羽腦中第一時間浮現的是那幅圖像,那副自己出生不久滿月的時候,請畫師所畫的畫像,那畫像上一個少婦抱著一個嬰兒,少婦微笑看著懷中的嬰兒,那疼愛的目光中散發出母愛的光輝。

當初年幼秦羽不知道多少次傻傻站在那副圖像中看,對自己說:“這就是我娘。”心中將娘的模樣努力記住。許多次夢里縈繞的就是自己娘的模樣。每次在炎京城看到其他孩子有自己的母親,秦羽就想要自己的娘。他多麼的想要自己也有娘啊!年幼的時候,還一次次在父王身邊哭泣,要自己的娘。

漸漸的長大了,小秦羽已經不再哭泣著要娘,每次想自己娘的時候,小秦羽就會看星星,因為連爺爺曾經說過,人死了會上天成為星星,這也是秦羽喜歡看星星的一個原因。

現在,當初那個小秦羽已經成年了。而此刻,他竟然被告知……自己的娘不是因為火災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

“誰害死了我娘!”秦羽盯著秦德喊道,眼睛都赤紅了起來。

唯一的娘,那靈魂深處悸動的情感,腦中的母親圖像仿佛玻璃一樣蓬然碎裂,一股靈魂深處爆發出的憤怒瞬間充斥了秦羽整個胸膛,那是恨,那是絕對的憤怒!

“是誰,到底是誰害死了我娘!”秦羽雙手肌肉都顫抖了起來,整個人完全激動了起來!

秦風和秦政眼中也是散發著仇恨的目光。

“難道……”秦羽心中忽然一道亮光閃過,一下子就猜到一種可能,秦羽盯著自己父王,“父王,難道害死娘的人就是項家的人?對,一定是這樣。”

“對,就是項家的人,而且凶手就是如今的楚王朝皇帝項廣。就是他害死了你的母親。而且這一幕還是你大哥親眼看到的。”秦德聲音冰冷冷漠。整個密室之中,一瞬間沒有了絲毫聲音。

“項廣,他以為逼死了靜怡再弄一火災就神不知鬼不覺,他以為金蟬脫殼我會永遠發現不了。可是……他不知道,十歲的風兒當初就躲在靜怡的房里。”秦德殺意奔騰。

“那次如果不是風伯伯,我估計就死了,娘死的真相也不會有人知道了。”秦風寒聲說道。

一切都真相大白。

所有的一切都清楚了。

秦家子孫雖然是秦始皇的血脈,然而數百年來,秦家坐鎮東域三郡,日子過的逍遙自在,秦家祖先有不少人主張過和平生活,畢竟要奪取楚王朝,難度太大,說不定秦家反而完蛋。數百年來,秦家一直沒有下定決心,舍棄目前的生活奪取楚王朝。然而當代家主秦德妻子的死,讓秦德下定決心,所以從十四年前,秦德就開始布置,甚至于啟動數百年前的布置。

“父王,我要帶軍,我一定要為娘報仇!”秦羽看著秦德堅定道,要複仇只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是暗殺,第二個是直接用大軍滅了項家,而後輕易殺死項廣。

暗殺項廣?

秦羽想到一下就舍棄了,項廣可是楚王朝皇帝,身邊高手不知道多少,即使先天高手估計都沒有任何希望,更別說他一個修煉外功的了。所以只有加入秦德的計劃之中。

“胡鬧!”秦德瞪著秦羽訓斥道,“你一個小子,也沒有學過帶兵之術,也沒有學過禦下之術,你帶軍?”

“那我當一個先鋒,當一個小兵。”秦羽立即說道,他明白自己的確對于帶兵打仗是一竅不通,可是秦羽實在無法容忍自己在一旁無所事事,畢竟那是殺母之仇。

“先鋒?小兵?”秦德搖頭道,“行軍打仗,要滅項家,那出兵絕對是以十萬為單位的。戰斗的時候,人排下來是根本看不到頭的。這麼多人在一起厮殺,你又能起什麼作用?沒有先天高手的實力,在千軍萬馬中,連小命都保不住!”

秦羽啞然。

“可……”秦羽想要辯駁。

秦德走到秦羽身旁,撫著秦羽的肩膀,語重心長道:“羽兒,你要明白,你是我秦家的子孫,我秦家的血脈絕對不容有失,你大哥他身為將軍,本身又達到了先天境界,我當然放心,你二哥坐于後方處理政務等等,我也放心。你要當先鋒,如果你死了,我如何對祖宗交代,我如何對你死去的娘交代?”

“羽兒,別任性了,你進入軍隊之中,只會讓父王更加擔心你。羽兒,你已經是大人了,要學會考慮大局。”秦德凝視著秦羽說道。

秦羽心中想了片刻。

他明白,讓自己處理政務,自己可能會幫倒忙。自己去當小兵先鋒,或許自己父王行軍布陣的時候,因為自己在某個軍隊中不得不考慮,反而受到影響。

而自己一個人的攻擊力,在千軍萬馬中可以忽略不計。

秦羽心中有了論斷,自己要加入其中,根本一點用都沒有,反而會起反作用。

“父王,我知道了。我不會影響你們的。”秦羽點頭道,而後轉身直接離開。秦德看到秦羽如此說,不禁心中一陣難受,秦風、秦政以及徐元都站了起來看著秦羽的背影。

秦羽走到門口忽然定住了,轉身看著幾人道:“父王,大哥二哥,徐叔,我娘的仇就拜托你們了。”

“三弟,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滅掉項家的。”二哥秦政堅定道,秦風也對秦羽鄭重點了點頭,徐元和秦德看向秦羽的目光,也讓秦羽完全明白二人的意思。

“謝謝!”秦羽說完就頭也不掉直接出了密室,來到了走廊之上,此刻已經是深夜,天空有著漫天繁星,深夜的寒風吹的秦羽不禁有些全身一顫。

秦羽陡然轉身,看著走廊旁那個房間,在那房間下方就是密室所在。“或許父王他們在商量一些重要的計劃吧,而我卻一點忙都幫不上。”秦羽微微苦笑,而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知道為什麼第二集叫‘流星淚’嗎?首先番茄保證,本書不是悲劇。之所以叫‘流星淚’,下一章揭曉。今天晚上12:10分開加精大會並沖榜,同時更新一章,揭曉‘流星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