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生死(中)
秦羽雙手環抱于胸前,目光透過窗戶看向無盡的天空,在他的肩上黑鷹正靜靜地站著,剛剛從炎京城回來途中,黑鷹就去了別的地方,此刻也是剛剛回來,秦羽明白,黑鷹是出去覓食了。在云霧山莊的時候,一天大部分時間黑鷹都是出去覓食。

“馬賊又來了!”

一陣陣驚恐聲從村外響起,秦羽不禁眉頭一皺,雙腳能夠清晰感受到地面的細微振動。

“馬賊又來了!”在小璐旁的鐵山一聽頓時猛然站起,一把抓起放在一旁的玄鐵戰刀,而秦羽此刻已經走出了房門:“大山,來人很多,估計百人左右!”話音剛落,秦羽已經消失了,他肩上的黑鷹則是沖天而起,飛向高空。

鐵山立即握著玄鐵戰刀,殺氣騰騰的朝村外沖去。

村外。

野蠻大漢模樣的烏摶被黑袍籠罩著,走到了白三尸體旁,仔細看了看。

“呦,沒看出來嘛,一個小地方竟然有外功高手。”烏摶嘴角微微翹起,睥睨了一眼前方那些村民,那些村民有的盡是恐懼,握著斧頭砍刀的手也是顫抖著。

烏摶不屑一笑,而後掃視了開去,陡然烏摶目光完全聚集在剛剛出現的秦羽身上,仔細看了看秦羽身上衣著,烏摶笑了起來:“這位朋友,似乎不是這個村子的人吧。”

秦羽身上款式雖然普通,但是烏摶還是有眼光的,一眼看出秦羽身上衣料極為珍貴,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

“對。”秦羽反問道,“你是什麼黑風馬賊的首領吧。”

“聰明。白三是你殺的吧?”烏摶指了一下腳下的人,很是不在意的詢問道,秦羽微微點了點頭,看到秦羽點頭,烏摶臉上頓時笑容盛開了,眼中目光卻森冷了下來。

“知道是我們黑風馬賊團,你還敢出手?”烏摶身上氣勁還是澎湃,頓時身上黑袍飛舞了起來,露出了烏摶身上恐怖的肌肉,“兄弟們,你們說該怎麼辦?”烏摶看著身後的人。

“殺!”所有的馬賊看到那五十人尸體就已經暴怒之極了,此刻一個個拿起了戰刀。

烏摶看向秦羽:“小兄弟,我們倆就玩兩手吧,誰輸誰就死吧。”

秦羽身體微微一動,整個身體就噼里啪啦一聲相當,雙手十指微微握緊,秦羽眼中燃起絲絲光芒,盯著眼前的烏摶:“你應該比那個白三強吧,可別讓我失望。”

“老二,屠掉村子,這個小子我來玩玩。”烏摶很是隨意的下了命令。

“是,大哥!”

賈明眼中立即放光,興奮道:“兄弟們,屠掉村子,記住,女人要多留幾個,哈哈,動手!”賈明手中出現一把軟劍,站在一旁看著烏摶和秦羽,他竟然不准備參與屠殺,在他看來,村子中那些普通人根本不值得他這個後天後期的高手出手。

“什麼,屠掉村子?”秦羽心中一震,頓時心中大急、

“不論如何,絕對不能讓他們屠掉村子,擒賊先擒王,先殺了那個老大再說。”秦羽猶如柔風飄絮一樣一閃,身體就按照奇妙的軌跡到了烏摶身前。

“好快的速度,好精妙的身法。”烏摶心中吃了一驚,可是身體卻是動也不動。

“噗!”

一個閃電般貼地橫掃,秦羽經常在瀑布下鍛煉腿部力量,再加上負重深蹲,或者負重長跑,對于腿部力量都達到最大的鍛煉,秦羽全身最強攻擊部位就是腿。

一來,秦羽就是動用了最強攻擊。

“蓬!”

秦羽的右腿狠狠地踢在烏摶腳上,“什麼!”秦羽陡然臉色大變,一股恐怖的氣勁竟然直接從烏摶腳上傳來,不但輕易抵擋了秦羽的攻擊,還繼續攻擊秦羽。

“找死!”烏摶一個高壓劈腿,猶如大斬刀一樣劈下,秦羽立即雙手一撐,整個人猶如一只鳥兒沖天而起,隨後一個翻滾便逃逸開去。

烏摶的一腿狠狠劈在地面之上,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煙塵飛起,等煙塵消去,一巨大的深坑就出現在眾人眼前,單單一腿就達到了如此威力,烏摶的實力果然恐怖之極。

“可惡的小子。”烏摶陡然大怒。

“咔嚓!”

探手成爪,直接抓裂了一馬賊的脊椎要害,秦羽身形連閃,如柳絮柔風般靈動,如閃電般極速,秦羽那鍛煉的柔韌性極強的身體完美施展著他的身法,穿梭于一個個馬賊之間。

一招殺人!

根本不浪費一點時間,秦羽身形到了何處,那里的馬賊就要死去。

“那個家伙好恐怖,內功修煉到那個境界,應該就是連爺爺所說的內功修煉到極致的高手,估計和當初的八個外功高手一個級數,實在太強了,我的攻擊根本無法破他的防禦。”秦羽心中震驚,“先解決這些普通的馬賊再說。”

秦羽原本計劃‘擒賊先擒王’,後來失敗了,擔心村中的人被殺的太多,所以先殺掉普通的馬賊再說。

所有的馬賊都心驚膽顫了起來,這個少年實在太恐怖了,一招就能夠滅了他們,他們可不是內家高手,這些普通的馬賊實力再強也是不如白三,白三都被秦羽輕易殺死,那些人哪還有還手之力。

“兄弟們,大家一起殺了他。”一個馬賊高聲喊了起來,其他馬賊都恍然,一個個都不忙著殺村民了。群起攻之,那麼多人朝秦羽圍攻過去。

“小心。”鐵山急切地喊了起來,其他看著的村民都在為秦羽擔心。

秦羽卻是不在乎一笑。

“群攻?速度身法達到極限,在千軍萬馬之間也可以不受丁點傷痕。現在不過還剩下大幾十個馬賊,算什麼。”秦羽身形猶如閃電,沖入馬賊中。

雖然這些馬賊急切亂砍,可是秦羽身形輕而易舉就躲避開來,每一次出腳,每一次出拳,都能夠輕易殺死一個馬賊。

“小子,有本事別躲。”烏摶飛速趕來。

“那個家伙太強,先避開為妙。”秦羽身形展開,移動范圍加大,從外圍攻擊一個個馬賊,那烏摶雖然本身實力強悍之極,可是似乎在身法一道上卻是不如秦羽。

“老二,快上!”烏摶一聲大喝。

那賈明也立即沖了上來,賈明的輕功身法反而比烏摶稍微好一點,可是依舊在秦羽的詭異身法面前沒有絲毫辦法,眼看就在身前,可是下一刻就到了側面數米開外了。

“啊!”

一個馬賊瞪大了雙眼,一聲淒厲的慘叫,頭顱卻是飛了起來,秦羽的一極速刀腿,竟然一腿直接踢掉了腦袋。這是最後一個普通的馬賊,短短五分鍾左右,接近一百馬賊全部殺死。

主要是烏摶和賈明兩大高手在一旁,這才讓秦羽攻擊速度變慢的。

“咻!”

腳下一點,秦羽身形沖天而起,竟然跳上了村外一樹杈之上,站于樹杈之上,秦羽冷冷看著下面的兩大高手。

“這個混蛋竟然殺了我的所有兄弟,一定要撕裂了他!!!”烏摶怒極,全身力量爆發,身上黑袍竟然爆炸成碎布,飄散當空,烏摶身上一道道眼睛可見的氣勁在環繞,全身肌肉還在振動著。

《莽牛勁》,雖然是內功心法,卻是一種融合于肌肉力量和內功的心法。烏摶天生力量大,加上修煉《莽牛勁》,內外結合,竟然達到了後天極限,實力強的可怖。

“老大,讓我活剮了他!”賈明眼中寒光暴閃,體內內力滾動,單單論內力,他和烏摶一個級別。烏摶是因為內功和力量融合,才比他強,這兩大高手可不是白三那種普通人可比呢?

看著眼前兩大高手,秦羽心中暗暗叫苦:“那個馬賊老大已經達到後天極限,可以和當初的八大外功高手一比了。這個拿著軟劍的馬賊老二也是差不了多少,而且武器還是偏門的軟劍,一旦灌輸內力,攻擊肯定怪異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