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死(上)


一陣陣馬鳴聲不斷響起,馬賊死去,那些馬兒都亂了起來,撒開四蹄就飛奔了開去,讓原先的戰場掀起了一陣翻滾的煙塵,煙塵將戰場中央的秦羽包裹了。

村中幸存的人們一個個震驚看著在煙塵中身形模糊的秦羽,原本在他們眼中秦羽只是一個善良禮貌的少年,誰想就這個少年剛才卻在短短一會兒就將在他們看來恐怖之極的馬賊全部殺死了,馬賊們甚至無絲毫反抗之力。

眾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秦羽身上,而秦羽此刻卻是低著頭,喘息著。

誰也不知道秦羽在想什麼,秦羽就這麼低頭喘息著,誰也看不到他的眼神,他們無法想象秦羽此刻心中的激蕩,雖然殺人的時候果決無比,可是這畢竟是他第一次殺人。

第一次!

秦羽待人都很真誠,很難對一個人起殺心,也是剛才看到可愛的小璐竟然被砍斷了手臂,純樸的村民被殺了數十個,這才讓秦羽殺心暴漲,一怒之下,將所有人完全殺的干乾淨淨。

“我做的對嗎?”秦羽心中有點惶恐。

雖然他心志堅韌,可是無論如何,他也不過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而已,僅僅一個少年而已,當一個平常待人真誠善良的少年,一下子殺了五十個人,即使他心志再堅韌都會惶恐的。

不自禁地,秦羽身形都有些震顫了起來。

“小羽。”鐵山走了過來,撫著秦羽的肩膀,秦羽抬起頭來,眼中有著絲絲彷徨。

“小羽,我知道你心里什麼感受,因為我也是第一次殺人,可是你要明白,他們是惡魔,他們該殺,如果你不殺了他們,我們村子里的人都會死掉。殺一個惡人,卻可活百人。這樣的惡人就應該殺,而且要大殺特殺!”鐵山盯著秦羽說道,鐵山心底依舊充滿著仇恨,父親的死,妹妹斷臂,這使得鐵山對于那些馬賊愈加憤怒。

秦羽身形微微一震。

“殺一惡人,可活百人。”秦羽嘴里喃喃自語,依舊低著頭。

鐵山看不到低著頭的秦羽臉上表情,不知道此刻秦羽到底是如何想的,過了片刻,秦羽終于抬起了頭來,眼中閃爍著灼灼光輝,看向一旁的鐵山說道:“謝謝你,大山,我想……我明白了。”

忽然,秦羽臉上有了一絲笑容:“大山,你還不快去幫忙救人。”

“啊,對。”鐵山也是被仇恨完全沖蒙了腦袋,經過秦羽的提醒,當即開始和其他村民一起救助一些重傷的村民。

小璐家中。

小璐臉色煞白地躺在床上,秦羽就在一旁靜靜看著小璐,神色很是複雜:“小璐,對不起,我來晚了,對不起,真的對不起。”秦羽在王府中帶著玄鐵戰刀和布娃娃,便在炎京城好好逛了一遍,而後才回來。

如果他快一點,或許小璐就不會被砍斷手臂了。

“對不起。”秦羽一回憶起上午小璐捧著碗給他喝茶的場景,就一陣心疼,眼中有的盡是悲慟。

陡然——

秦羽站了起來,眼中爆發出駭人的寒光,盯著窗戶外,秦羽堅毅的臉龐上散發著莫名的光輝:“父王還有大哥二哥他們說的對,潛龍大陸人有萬萬千,什麼樣的人都有,不能對任何人濫用善心,真誠對人是好,但是一些心懷惡意的人,卻是應該殺,殺個干乾淨淨!!!”

秦羽眼中一團火焰在燃燒。

秦政秦風還有鎮東王秦德,對于秦羽都不放心,因為他們知道秦羽的心太善了,如此心態在強者為尊的潛龍大陸會吃大虧的。不過秦德他們也相信秦羽會領悟如何處世的。因為秦家的人,史上還沒有出現如此善良的人,秦家的人,血脈深處都有著嗜殺鐵血。

“不過……剛才的戰斗真讓人熱血沸騰啊。”秦羽眼中閃爍著道道光芒,腦中盡是剛才戰斗的每一幕場景——用最少的力量,攻擊最要害部位,讓每一分力氣爆發出最強的攻擊力,用最快的速度,直接斷人性命。

近身之戰,霎那之間,決出生死。

“這些人就那個獨眼人稍微有點難度,其他人都太弱了,只有和自己一個級別的高手戰斗,才能體會戰斗的激情,在生死邊緣爆發出最強的戰斗力,燃燒生命的激情……就和流星一樣。”秦羽回憶起流星雨的景觀。

而此刻鐵山走入了房間,直接走到小璐的身旁,而後看著小璐的小臉,他們的母親當初生下小璐的時候就難產死了,現在父親也死了,鐵山也只有小璐唯一一個親人了。

“小璐,對不起,大哥對不起你。”鐵山撫摸著小璐的臉龐,眼中很是悲慟。

“大山。”秦羽走到鐵山身旁,安慰的拍了拍大山的肩膀,二人都愛憐看著依舊在昏睡中的小璐,他們無法想象,醒過來後的小璐如何接受這一切。

******

黑風馬賊團,此刻正在離村子不遠的羅庭山歇息著。

“大哥,好像不對啊,白三那小子怎麼還沒來?時間已經過的很久了。”一名全身包裹黑袍的中年人走到那野蠻大漢身旁皺眉說道,這中年人正是黑風馬賊團的老二賈明,內功極為深厚,據說達到了後天後期。遠遠超過黑風馬賊團的老三。

野蠻大漢身材魁梧之極,肌肉也是極度發達,按道理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可是連黑風馬賊團的老二賈明對于這個老大也是畏懼無比,不單單是其本身實力,還有其狠毒的心。

黑風馬賊團老大——烏摶,本身實力達到了後天極致,一身內功恐怖之極。老三白三連烏摶一招都接不下。

“哼!”烏摶一聲冷哼站了起來,猛然一拍身旁的巨石,那巨石卻是震動了一下,而後就“轟”的一聲完全碎裂開來,無數的碎石灑滿了一地,這烏摶實力之強和當初秦羽挑選的八個外功高手也是相差無比,遠超此刻的秦羽。黑風馬賊團的名聲,可以算是烏摶一個人打下來的名聲。

被黑袍覆蓋中的烏摶,眼中寒光閃閃。

“廢物,白三那個廢物竟然浪費這麼長時間,所有人都跟我一起去看看,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一身黑袍的烏摶上了馬當即一聲令下,聲音森寒無比,百名馬賊包括老二賈明都立即聽命上馬。

“走!”

烏摶一聲令下,頓時百名馬賊立即催馬加速,飛速向那個剛剛遭受災難的村子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