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坑人是一種藝術
g,更新快,無彈窗,!

最開始切石的是柳家的石師,這是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一臉自傲,對自己非常自信.

"姜云,你看好了,老夫這塊靈石叫真龍,里面一定會有龍形靈藥,甚至可能孕育真龍.一會你就知道,你與老夫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柳家石師縷了縷胡須,傲然的說道.

周圍的武者暗自點頭,柳家石師選擇的這塊靈石,被一道道龍氣環繞.

甚至偶爾還有龍吟之聲傳出,真的像孕育著真龍一般.

姜云平靜道:"真龍如仙,不臨世間.諸位除了聽到上古還神隕時代的傳說中有真龍外,當世可有真龍出現?大師不要期望太多,或許是一場空."

"呵--姜云,你害怕了,害怕了就直接認輸,不然一會兒丟臉的只會是你."柳依依冷笑道,她覺得姜云這是死鴨子嘴硬.

姜云不與柳依依爭論,淡淡道:"那就切石吧,切開就真相大白了."

柳家石師傲然一笑,而後祭拜石神,拿出一柄精致的小刀.

咔擦--

他揮動小刀,開始切石,石皮簌簌抖落下來,靈石在小刀的切割之下,迅速變小.

嗤嗤--

隨著靈石,變小,龍氣越來越多.

咔擦--

當真龍石被切得只剩下磨盤大的時候,數十道龍氣環繞,真龍石.柳家石師心情激動,小心翼翼的切石,生怕弄壞了里面的靈物.

隨著靈石變小,里面還是沒有靈物,但是龍氣變得越來越多.

柳家石師的額頭上漸漸流出汗水,他意識到不對,但還是抱有希望,最終,當靈石只剩下碗口那麼大時,柳家石師徹底崩潰.

咔擦--

最終靈石被完全切開,里面什麼都沒有.

整塊靈石不過孕育了數百道龍氣而已,現在連龍氣都消散了,什麼也沒有.

"哎--可惜,真龍如仙,不臨世間,不然的話說不定真的能孕育出一條真龍."

"出世太早,不然的話至少能孕育出一顆龍珠."

"不是柳大師的修為不行,而是世間不允許出現真龍."

一些武者安慰道,眾人覺得不是柳家石師不行,而是世間不能出現真龍.

柳家石師本來很沮喪,但是一聽到周圍武者的誇贊和惋惜,他為自己的失敗找到了理由.不是他不行,而是世間不能出現真龍,隨即再次露出傲然的神色.

姜云對此沒有表示,讓張家的石師切石.

"老夫這塊石叫道紋石,有天然的道紋,里面孕育了了不得的靈物.姜云,你就等著認輸吧,三品石師的境界,永遠不是你這個毛頭小子能了解的."張家石師冷笑一聲,傲然道.

姜云平靜道:"不知道大師是用刀切石,還是用嘴切石的?"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你等著出丑吧."張家石師冷笑,動手切石.

他切的比較快,只有當靈石縮小到磨盤大的時候,才開始減慢速度.

最終,張家石師的道紋石切出價值一萬靈晶的清靈石乳.

王家石師的第一塊石頭銘文大笨牛,最後切出一株價值三萬靈晶的靈藥.

"姜云,到你了,你是現在認輸,還是一會兒切不出靈物來,自己出丑?"王家石師冷笑道,這已局他切出的靈物價值最大,代表三家與姜云的靈物作比較.

在他看來,切出三萬靈晶的靈藥,已經很了不得.

姜云就算有靈眼,也不過是一品銘文師,能贏二品石師已是僥幸,根本不可能是三品石師的對手.

姜云平靜道:"還沒切石,大師就能斷定嗎?難道大師的石術都是用嘴修煉的?"

"你--哼--老夫倒要看看,你能切出什麼,到頭來一切成空."王家石師冷哼.

姜云拿起坑神石,發現眾人一臉異樣的看著他.

姜云頓時無語,難道眾人還以為他像前面幾次一樣,直接抱起靈石往地上砸麼.

"嗆--"

姜云把坑神放在地上,拔出背上的神隕劍,頓時引得周圍的武者一陣眼熱.

那可是姜家聖劍,威力無窮.

咔擦--

姜云一劍斬下,直接切下坑神石的一小半.

"姜少主,你悠著點,這不是切菜--"一位老者嘴角一抽,好心提醒道.

武者們都無語了,其他石師當成寶貝一樣的靈石.

在姜云這里,像是剁菜一樣,唰唰唰的幾劍就把坑神切成十幾塊,最大的一塊也不過是比碗口大一些.

"哈哈--姜云你輸了--"柳依依大笑,因為姜云切開的靈石,什麼異象都沒有,什麼靈物都沒有.

張虎冷笑,以勝利者的姿態看向姜云:"怎麼樣,姜云,第一局你輸了."

"哈哈--我們王家的石師贏得第一,姜云,第一局你敗了."王明自得一笑,他們王家石師得到第一,他臉上很有面子.

其他武者也搖頭,姜云顯然沒有切出靈物.

就連林柯彤,云璿,界滅凰鳥和姜靈幾人都覺得姜云這次輸了,因為根本沒有切出靈物.

姜云平靜道:"諸位,靈石還沒切完,你們怎麼認定我輸了?"

"呵呵--年輕人就是經受不住打擊,輸一次就魔怔了."王家石師傲然一笑.

姜云平靜道:"我覺得老天都在我這一邊,你們既然認為我的靈石切不出靈物.不如我們來賭一局,在場的武者們,只要能湊足一萬靈晶的,都可以拿出來與我對賭.我若是輸了,給你們雙倍靈晶,你們輸了就把你們的靈晶輸給我."

"哈哈--我們湊一萬靈晶跟他賭,他明顯魔障了--"

"我也來湊個熱鬧--"

"既然姜少主如此盛情,我們就不客氣了."

很快,就有十幾波人走出來,其中以趙家,秦家,石家,姜家和城主府的人為主.

地上出現十幾萬靈晶,明晃晃的.

"云小子,你有把握嗎?"界滅凰鳥傳音道,他覺得姜云在玩火.

姜云淡淡道:"放心,我不會坑自己--"

"握草--你小子,這是明擺著放長線釣大魚呀."界滅凰鳥無量的笑道.

"快切石--"

一群人起哄道,他們認定姜云輸了,想看到姜云出丑的樣子.

咔擦--

姜云抬手就是一頓切,最終靈石都被切開,什麼靈物都沒有.

"姜少主,我們剛剛出手慢了,我們也要下賭注."有武者很機靈,立馬說道.

姜云皺眉:"現在過時了,這樣不妥吧--"

"那怎麼行,這個賭注還有效果,我下注."

"我們也下注--"

"我下注--"

這個時候,大家都等著贏靈晶呢,他們已經看到結果了,姜云的靈石沒有靈物.

又有三十幾波人拿出靈晶下注,姜云面前堆起五十萬靈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