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90章 賭石遇賤人


賭石!

姜家石園和三大家族的賭石之戰,終于來了.

整個青云城沸騰了,這是震動青云城的大事件,代表著趙家,秦家和石家終于正面開始與姜家干上了.

不少武者已經知道,自從青云武會開始,趙家,秦家和石家就得到真龍古國皇城的三個家族的支持.那是四品家族柳家,張家和王家,有四品家族的支持,三大家族不怕姜家了.

正面向姜家開戰,這一次賭石之戰,就是三大家族謀奪姜家石園產業的戰斗.

"聽說了嗎?三大家族與姜家正面干上了--"

"這事兒早就傳開了,聽說今天的賭石之戰,定在趙家石園."

"若是姜家輸了,不僅沒臉繼續在青云城開石園,姜家的石園還會被三大家族瓜分了."

"嘿嘿--姜家的幾個二品石師已經敗了,難道還能逆天?那是不可能的."

"此事已經被姜家長老們推給姜家少主姜云了,姜云雖然創造了那麼多奇跡,更是一品銘文師.但是,此前根本沒有聽說他在石術上有所建樹,我看姜家根本沒有一絲戰力了."

"姜云輸定了,他的傳奇將終結."

天剛亮,青云城就炸開了鍋.

因為賭石之戰就在今天,這是青云城的大事件,不論哪一方贏了,都將改變青云城的勢力格局.

當然,幾乎沒有人看好姜家.

姜家的二品石師在不久前已經敗了,被趙家,秦家和石家請來的三品石師打敗了.而那三位三品石師,分別來自于柳家,張家和王家.很明顯,青云城的三個家族得到真龍古國皇城的三個四品家族的支持.

這也是他們有膽子,有底氣與姜家正面抗衡的原因.

"哈哈--姜云,你今天一定能大獲全勝吧.三品石師而已,在你這一品銘文師面前,不值一提."姜昊哈哈一笑,嘴角浮起一絲嘲諷.

任誰都知道,三品石師等于三品銘文師.

姜云不過是一品銘文師,怎麼干得過三品石師.姜昊此話諷刺得很明顯,毫不掩飾.

姜龍嘿嘿一笑:"姜云,順便提醒你一下,縱然你得到聖劍的認可.若是你輸了這場賭石,丟了我姜家的顏面和石園產業,恐怕老祖也不能保住你的少主之位了.畢竟,這姜家,並不是老祖一個人說了算的."

姜云帶著林柯彤等人前來,徑直走過去,沒有理會姜昊和姜龍.

現在,那麼多人看著,他不想與姜家的人內杠,姜昊等人不要臉,他還想留點臉面.

哼--

姜昊和姜龍等人冷哼,他們竟然被無視了.

不過,他們嘴角浮起冷笑,任誰都知道,今天姜云再難創造奇跡,一品銘文師,根本不可能是三品石師的對手.

"呦--你們姜家沒人了嗎?竟然讓一個毛頭小子前來迎戰.還不如直接認輸算了,姜云,我承認你在武道上有天賦.但是,你不過是一個一品銘文師,難道要自取其辱的與三位三品石師大人賭石嗎?"趙霸大笑,一臉鄙夷.


趙乾傲然道:"姜云,你是來認輸的嗎?"

"嘖嘖,姜云,聽說你是銘文公會在東州百年內的最年輕的一品銘文師,難道你就是憑這一點,才敢前來與三位大師賭石嗎?"秦政嗤笑道.

秦霜冷漠道:"天賦和實力是兩回事,一品對上三品,簡直是找死,自取其辱."

"哈哈--姜云,你不會認為自己還能創造奇跡吧.你若還能創造奇跡,我直接自宮."石壞人更缺德,連自宮這種話都說出來,明顯是要看姜云的笑話.

石毅冷笑道:"我估計,賭石之後,姜云連自宮的勇氣都沒有了."

趙家,秦家和石家的年輕武者對姜云冷嘲熱諷,他們以勝利者的姿態,俯視姜云.

但是,令他們無比憤怒的是,姜云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無視!

徹底的無視!

一群人惱怒不已,最可恨的不是對方發火或者輕蔑,而是無視.姜云直接無視他們,走進石園,這令石毅等人怒火中燒.

同時冷笑,他們等著看姜云的笑話.

唰--

有人擋在姜云身前,姜云剛剛走進石園,就被她擋住.

這人正是柳若曦的表姐柳依依,三大家族的年輕武者不敢與姜云正面碰撞,但是柳依依不怕.

她來自四品家族,她相信姜云不敢對她怎麼樣.

"人貴自知,姜云,當初你就是因為不自知,所以才會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與若曦表妹定下婚約.而今,你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一品銘文師,竟然敢與三品石師賭石,真是不自量力.你們姜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柳依依高傲的仰著下巴,冷漠的說道,驕傲得如同一只仙凰.

姜云眉頭一皺,淡淡道:"貌似,當初是你們柳家先提出定親的.若非看在柳若曦的父親曾是我父親的戰將的面子上,她柳若曦有資格與我定親嗎?"

"嘻嘻--就是,柳若曦的父親曾得到姜叔叔的恩惠.只是姜叔叔恐怕也沒有想到,當年他給的恩惠,最終換來柳家的恩將仇報.真是諷刺,姜叔叔何等英雄,卻也沒有想到他的戰將竟敢對姜云哥哥如此."林柯彤冷哼一聲.

張虎哈哈一笑:"哈哈--誰是癩蛤蟆,誰是天鵝,一看便知.定然是當年你以姜聖皇的威壓,脅迫柳家定親的.不然的話,若曦小姐怎麼會跟你這個廢物定親."

"就是--姜云,我們敬畏姜聖皇大人,但是,你縱然是他的親子.也不能利用聖皇大人的威名做壞事吧,不然的話,恐怕有損聖皇大人的威名."王明大笑道.

"你們想死嗎?有什麼事沖我來來就行,誰若敢對我父親不敬,必殺之.我只問一句,你們是讓開,還是想死?"姜云冷哼一聲,身上爆發出恐怖的劍勢.

哼--

柳依依,張虎和王明等人不敢與姜云硬拼,姜云雖然才黃極境中期,但是,氣勢太恐怖了.

他們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沒有繼續擋住姜云的路.

"人真是賤,非要給點顏色,才知道讓路,嘿嘿--"界滅凰鳥嘿嘿一笑.

柳依依幾人臉色鐵青,盯著姜云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