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惡魔


吼--

一片山林中,一位人族武者和一只黃金獅子大戰,這是黃金獅子的後裔,雖然比不上純血的黃金獅子,但是戰力很強.

這是真龍古國皇室的一位玄極境武者,也是負責進入神帝嶺,追殺姜云的殺手首領之一.

他遇上了黃金獅子,與黃金獅子血戰兩個時辰了.

此時,玄極境中期的李淵已經快不行了,受到重創,而對面的黃金獅子也受到重創.

李淵的境界比黃金獅子高一籌,不然的話,他早就被黃金獅子殺了.

全力拼殺的一人一首,根本不知道,在他們大戰的附近,有幾雙眼睛盯著他們.

正是姜云幾人,他們這幾天已經坑殺了五六位玄極境強者了.

吃到了甜頭,這次發現李淵與黃金獅子血拼,他們選在在附近觀望,等李淵和黃金獅子兩敗俱傷之時,再沖出坐收漁翁之利.

噗噗--

終于,李淵還是以自己的境界優勢,加上自爆兵器,將黃金獅子斬殺.

而他自己也重傷垂死,搖搖欲墜.

"哈哈--精彩,太精彩了,好久沒有看到如此精彩的****之戰了."姜云哈哈一笑,從隱藏之地走出來,看向李淵.

李淵看到姜云,直接被氣得吐血,他終于知道先前自己的感覺沒錯,先前大戰的時候他就覺得周圍似乎有人.但是他的主要對手是黃金獅子,所以沒有太在意.

此時他才知道,原來姜云在等著坐收漁翁之利.

李淵充滿威嚴的怒喝道:"放肆--姜云,你怎麼跟本王子說話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帥土之兵莫非王臣,還不滾過來給本王子下跪行禮.不然的話,休怪本王子不客氣,本王子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

"王子--哇--本少主好害怕,你們害怕嗎?"姜云拍了拍胸口,露出害怕的表情,轉頭看向林柯彤等人.

界滅凰鳥嘿嘿一笑,拍打著翅膀:"王子--好可怕,是不是跺一跺腳,都能讓帝族和帝土顫抖的神王之子?好可怕,是不是連帝君都要在王子腳下顫抖?"

"噗嗤--"

林柯彤和云璿忍不住笑了出來,界滅凰鳥也太能損人了.

他們都知道,別說王子了,就算整個真龍古國,也不過是一個五品勢力而已.與帝族,帝土和帝君一比,連螻蟻都不如.

此時,界滅凰鳥竟然說王子可以嚇得帝君顫抖,這太能損人了.

李淵臉色鐵青,繼續保持強硬的態度:"滾--看在姜聖皇的面子上,這次本王子不跟你們計較."

"呵--這貨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螻蟻一樣的東西.都快掛了,還那麼硬氣,你們猜他還能忍住多久才吐血?"姜云嘿嘿一笑,轉身詢問林柯彤等人.

林柯彤嘻嘻一笑:"姜云哥哥,我猜他還能忍住十息--"

"八息--"云璿領會眾人的意思,也隨意猜了一個數字.


界滅凰鳥嘿嘿一笑:"若是別人,或許還能忍到十息,這貨剛才裝逼過頭,必遭雷劈,估計三息之後就會吐血三升."

"啊--你們--噗--"

李淵面色鐵青,他重傷垂死的狀態終將不能隱瞞了.

血液從嘴里噴灑出來,整個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先前好不容易偽裝出來的強硬氣勢也瞬間瓦解.

姜云神色不變,沒有太過靠近李淵,保持在李淵的攻擊范圍之外:"聽說這次趙家,石家,秦家,柳家,張家,王家,姜家,你們皇室李家,黃泉門,碧落宮和仙宮,還有上蒼一脈的武者,到處找我,想請我喝茶.這幾天怎麼沒看到他們了,難道全部被蠻獸吞了?"

"你--姜云小兒,你不要太猖狂.你殺了那麼多勢力的武者,別說你出不去神帝嶺,就算出去了,你也是必死無疑,逃不脫各個勢力的制裁.我李家主掌真龍古國,你敢殺皇室成員,這是謀反大罪,你必死無疑."李淵臉色鐵青,他身受重傷,此時哪有余力出手.

至于療傷丹藥等,早已在于黃金獅子死磕的時候消耗光了.

姜云冷冷道:"你們看,這貨,給他點陽光,他就燦爛了.給他點顏色,他就開染房了.說句不好聽的話,用你的話來說,我們姜家是帝族,你們李家算什麼東西.也敢稱皇室,在帝族面前,別說你一個小小五品勢力的王子,就算是八品勢力的少主在這里,也不過是渣渣."

"我說你小子看起來人五人六的,怎麼沒長一點腦子.云小子一向不喜歡以背景壓人,所以沒有提這些,但是,你小子就他娘的找虐.竟然敢別身世,你他娘的也不打聽打聽,他姜云身為姜族帝子,這身份與其他帝土和帝族的帝子一樣,甚至比他們的地位還高."界滅凰鳥嗤笑道.

林柯彤嘻嘻一笑,接過話頭:"論身世,姜云哥哥是東州萬年以來唯一一個人皇的兒子,縱然你沒長腦子,也應該聽過姜聖皇的威名.而且,姜云哥哥是姜家九大聖皇的直系後人.你竟然笨到與他拼背景,真是無藥可救."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真是可悲.一個小小五品勢力,小小古國的王子,竟然敢與帝族的帝子比背景勢力.難怪你們李家只能成為五品勢力,只能在真龍古國稱雄,原來腦子有問題.明知道比背景比不過姜云,還硬把臉湊上來丟."云璿神色平靜,淡淡道.

噗--

李淵的臉色在不斷變化,從發紅,到發紫,再到發黑,由黑轉綠,最終噴出數口鮮血.

嗖嗖--

就在這時,姜云幾人動了.

"封印劍風--"

"縱天劍草決--"

"見龍在田--"

"青蓮劍訣--"

"凝字成兵!"

"界滅凰爪--"

噗噗--

早已重創的李淵怎麼擋得住幾人的攻擊,很快就被打斷四肢,被姜云一腳踩在臉上.

"呦--尊敬的王子殿下,你怎麼跑到本少主的腳下了?"姜云冷冷的看著李淵.

"惡魔--"

李淵氣憤無比,最後一絲生機也因為過于激動和氣氛,終于消失,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是第一個與姜云比身世,被比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