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上蒼之拳


"追--"

一群人終于擺脫地龍的追擊,以死亡十幾個人的代價,終于徹底擺脫地龍.

但是,他們失去了目標.

"這各個方向都有痕跡,他們到底去了哪一方?"一位玄極境的首領冷哼一聲.

另一個人說道:"若論追蹤術,黃泉門和碧落宮的道友最擅長."

"姜云顯然知道我們黃泉門和碧落宮也在追殺他,所以他動用銘文等手段,掩蓋了真正的痕跡.縱然用我們黃泉門的追蹤術,也很難判定他們真正的方向."黃泉門的一位玄極境殺手皺眉道.

碧落宮的一位血衣玄極境女殺手皺眉道:"不好--他們當中竟然有天機一脈的精神力者,擾亂了天機.多半是那個叫云璿的女子,雖然她的境界很低,只能干擾點滴天機,但是我們不能准確鎖定他們的方位了."

"沒辦法,那就分開尋找,一旦哪一方找到姜云,立即放出信號."另一個首領道.

"好,分頭追擊--"

嗖嗖--

數百人分成十幾組,朝各個方向追擊過去.

神帝嶺擁有無數蠻獸,荒林密布,還有上蒼一脈和人族的冒險者,所以這些人殺手也不敢張揚的飛行.

只能在林中穿梭,這就減慢了他們的速度.

咔擦--

一艘戰船上,有強者動怒:"什麼?幾百個人,跟蹤幾個小輩,竟然跟丟了?廢物--還不快去找,一定不能讓他活著走出神帝嶺,不然你們不用回來了."

"廢物--快去找--"

戰船上,傳出恐怖的地極境武者威壓.

趙家大長老,秦家家主,石家家主,姜家十大長老,青云城城主,還有一些神秘武者,紛紛大怒.

數百人去追殺姜云,竟然跟丟了.

"哈哈--好幾天沒有遇到人族了,今天竟然又遇到人族了.看來我們運氣不錯,呦呵--還有兩個絕世美女.這容貌,恐怕只有人族中土的十大神女和東州的九大玄女才能與你們媲美.兄弟們,今天賺大發了,將那個小子剁了,這兩個美人嘛,自然是我們享用了."一位背上長有雙翼,眉心有一道豎眼的詭異少年大笑,站在一塊巨石上,俯視姜云幾人.

"哈哈--伍長說的對,我們今天運氣真的不錯."

"卑微的人族,渺小的螻蟻,遇到我們上蒼之子,還不滾過來受死?"

"小子,你若是自裁,我們也許給你留個全尸,不然,必將你碎尸萬段."

十幾位上蒼一脈的異族站在詭異少年身後,朝姜云吼道.

這些異族的境界都在黃極境,身上穿著古老的甲胄,充滿詭異的氣息,令人極不舒服.

"上蒼一脈!"

姜云瞳孔一縮,與林柯彤等人對視一眼,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遇上上蒼一脈的異族了.

上蒼一脈,自稱上蒼之子.


戰力強悍,是異族中的王族,神秘而恐怖.縱然不是上蒼一脈的王族血脈,也比一般的同階人族武者強大.

這幾人顯然不是上蒼一脈的王族,但是,他們的實力也非常強大.

"找死--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腰,今天遇到本少主,你們將成為我斬殺的第一批異族."姜云冷哼一聲.

他前幾天才開啟超脫之門,被超脫之力洗禮肉身和神魂.

還沒好好檢驗一下戰力呢,這就遇到上蒼一脈的異族了,這些異族不過是黃極境而已.

姜云並不畏懼,他有一戰之力.

詭異少年冷笑一聲:"人族小子,還挺硬氣,只是不知道你的實力能否有你的嘴硬.卑微的人族,上古時代之前只是各族的血食而已,今天,本公子就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上蒼之子.那兩個小美人交給你們了,不要傷著沒人哦.這個小子交給本公子,小子,你運氣太差了,遇到本公子."

"是嗎?你的運氣也太差了,遇到本少主.今天,你將是本少主斬殺的第一個異族,成為我戰功牌上的第一批戰功."姜云冷笑一聲,與上蒼一脈的異族爭鋒相對.

"螻蟻,去死吧--"

詭異少年大喝一聲,振動翅膀,翅膀掀起一陣狂風,他整個人化成一道道殘影,朝姜云撲殺過來.

姜云臉色一變,上蒼一脈的異族的速度太恐怖了.

他急忙施展金鵬六步,快速躲避,險而又險的躲過致命一擊,詭異少年一群打在地上,當即在地上砸出一個大坑.

"小子,速度不錯,不過跟本公子比速度,你真是找死."詭異少年冷笑一聲,再次化作一道殘影,朝姜云殺來.

姜云面色凝重,金鵬六步快速踏出,化作一道道殘影.

他整個人朝旁邊橫移出去,與此同時,借助腳踏大地的沖力,一拳轟出.

"見龍在田--"

一道龍吟之聲響起,金色拳影朝詭異少年轟擊過去.

"哈哈,人族小子,有點意思--"詭異少年大笑,全身被雷電包裹,掄起被雷電包圍的拳頭,朝姜云轟擊過來.

"上蒼之拳!"

上蒼之拳,這是上蒼一脈的絕技,簡單直接,以雷電力量為主,如同雷神降臨,又像是代表上蒼行駛雷罰.

呲啦呲啦--

詭異少年的拳頭被雷電環繞,一道道雷電在空中游走,他整個人如同天罰之神,要代表天地懲罰姜云一般.

"雷電的力量--那又如何,他已經達到黃極境後期,又如何?"姜云面色凝重,但是沒有後退,反而充滿戰役,催動拳頭,朝前方狠狠轟擊出去.

轟隆--

金色拳頭和雷電拳頭撞擊到一起,周圍的樹木當即就被震斷數十根,沙石滿天飛.

姜云當即就被恐怖的力量震飛出去,撞斷幾根樹木,這才勉強落地,一口逆血噴出來.

而上蒼一脈的詭異少年也不好受,他的殘影消散,整個人倒飛出去,砸落到地上.弄得灰頭土臉,一口血液噴出,面色難看的盯住姜云.

"很好,沒想到一個黃極境初期的人族螻蟻,竟然傷到了偉大的上蒼之子.不過,這一次本公子只是使用了五成的力量而已,接下來,本公子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上蒼絕學."詭異少年傲然道,如同看螻蟻一般的看著姜云.

姜云冷笑一聲:"是嗎?我倒是想要看看,上蒼一脈是否真如傳聞中的那般可怕,還是說只是一群眼高于頂的廢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