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28章 劍意初顯
g,更新快,無彈窗,!

姜天敗了以後,姜龍再次挑戰姜云,他的傷勢已經被大長老用丹藥治療好了.

姜龍覺得前面一次戰斗,是自己太輕敵了,所以才敗給姜云.

但是,接下來的戰斗,徹底令他絕望了,僅僅十幾回合,他就被姜云打敗了.

隨後,姜武,姜晨,姜飛也選擇挑戰姜云,結果全部都被打敗.

最多撐不過五十回合,就被打敗,他們不得不認清一個現實,他們現在不是姜云的對手了.

雖然他們不承認這一點,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十大長老臉色鐵青,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他們覺得歲末考核脫離了他們的掌控.

十大長老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的心思.

那就是不顧一切,要阻止姜云得到歲末考核第一,不然的話,姜云就真的過了少主三關的這第二關了.

少主三關的第一關,在成人禮前修成武者,姜云做到了.

那時候,十大長老就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仿佛被人抽了一巴掌,若是此次少主第二關也被姜云通過.那麼他們這群人的老臉往哪里擱?所以,他們必須要阻止姜云成為歲末考核第一.

"下面是前五名和六到十名的排名戰,分為兩個擂台比試.大家都上來抽簽吧,抽到空簽的可以輪空一次."三長老道.

姜云等人上前抽簽,最終他抽到的還是一號,而林柯彤竟然幸運的抽到了空簽.

也就是說,前五名的排名戰,林柯彤直接進階為前三名,不用比試這一輪了.

"姜云對戰姜萱兒--"

嘩--

三長老的話音剛落,廣場上再次轟動起來,姜家子弟仿佛又找到可以打擊姜云的地方了,紛紛朝姜云投來幸災樂禍的目光和嘲諷的神色.

姜萱兒,絕對是姜家二十歲以下的年輕子弟中,最強的人之一.

也是歲末考核第一的熱門人選,戰力比姜龍和姜天等人還高,可以說她成為歲末考核第一的可能性很高.

不僅如此,姜萱兒也是姜家少數覺醒八品封印血脈的人之一.

八品封印血脈,在東州也是頂尖的血脈,姜家上古時代出現九代聖皇,每一代的血脈印記都是八品封印血脈.

也就是說,姜萱兒有成為人皇的潛質.

前五名的排名戰剛開始而已,姜云就對上了姜萱兒這個歲末第一的熱門人選,大部分人都覺得姜云的好運氣到頭了.

"呵呵--姜云--你覺得我們還需要打嗎?"姜萱兒嘴角浮起一絲冷笑,此時她不再敢輕視姜云,但還是帶著不屑.

這是一直以來的習慣,一時間難以改掉.

姜云眉頭一皺,淡淡道:"你若是認輸,不打也行--"

"呵--姜云,你太不自知了,我是看在大家同為姜家子弟的份兒上,不想讓你輸得太難看.本想勸你自己認輸,沒想到你竟然自大到讓我認輸.真的以為你打敗了姜龍等人,就有資格與我一戰嗎?"姜萱兒譏諷道,她覺得姜云太沒自知之明了.

姜云不耐煩道:"你打不打?廢話怎麼那麼多--"

"找死--冥頑不靈,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八品血脈,讓你知道八品血脈不是你那個廢物血脈印記可比的."姜萱兒冷哼道.

轟--

姜萱兒的話音剛落,她的眉心就飛出一柄封印之劍.

這是姜家八品封印血脈的血脈印記,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領悟或者說得到血脈神技的.

血脈是什麼?血脈可能來自對強大祖先的血脈繼承,也可能是天生的血脈.不管是哪一種血脈,其實血脈印記最終所代表的是武者的天賦.

武者天賦全部凝聚到血脈印記上,所以,血脈印記的品階決定了一個武者的潛力.

從一品到九品,每提升一品血脈,武者的天賦和潛力都會翻幾倍.

八品血脈已經是東州最強血脈之一了,就算上古時代出現過九代聖皇的姜家,每一代也沒有幾人能覺醒八品血脈.足見八品血脈的珍貴和強大,所以封印之劍一出,整個廣場都震驚了.

"姜家的封印血脈,的確是東州最強血脈之一!"聖殿殿主驚歎道.

丹青會長笑道:"一般來說血脈等級決定了武者的天賦和潛力,但並不能完全代表武者的成就.血脈只是天賦而已,後天的努力和心性,奇遇等,同樣重要."

"八品封印血脈,姜家這一代年輕人中,好像只有三人覺醒吧.姜萱兒,姜昊和那個叫姜嵐的小女孩,縱然是姜家,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覺醒八品血脈的."紫薰說道.

姜家武者更是沸騰了,八品封印血脈,這是姜家最強血脈,繼承了上古九代聖皇的血脈.

東州姜家每一代人中,也沒有幾人能覺醒八品血脈.

"封天鎖地,給我死--"姜萱兒大喝一聲,催動封印之劍,施展血脈神技.

嗡--

封印之劍散發出封印之力,封鎖十方.

姜云感覺自己動不了了,被八品封印血脈的血脈神技封天鎖地困住,眼睜睜看著封印之劍朝他斬下來.

"不--縱然是八品封印血脈又如何?我一定能破開這封印之力--"姜云在心里狂吼.

仿佛是在回應他的話,他眉心的小草飛出來,停在他身前.

嗤嗤嗤--

一道道劍氣飛出,劍意雛形種子發威,劍氣朝十方激射.

咔擦--

封印之力被劍氣撕裂,姜云終于恢複了行動能力,他大喝一聲,一式見龍歸田朝姜萱兒轟出.

"不可能--一株廢物小草,一道廢物血脈印記,怎麼能破除我的八品封印血脈神技?"姜萱兒大驚失色,催動封印之劍朝姜云的拳頭斬下來.

姜云冷哼一聲:"沒什麼不可能--血脈再強,人不強,一樣沒用--"

碰--

拳頭砸在封印之劍上,姜萱兒當即被震退數十步.

而姜云也被恐怖的力量震退十幾步,兩人的戰力相差不大,但是從這一次的碰撞中可以看出,姜云還是占了小小的上風.

姜云暗自慶幸,幸好他練出了龍骨,練出了一顆劍意雛形種子,雖然不是真正的劍意,但已達到雛形劍意.這一次劍意和銀色小草的出現,他破除了封印之力,占了上風.

"那是什麼血脈印記?這就是被認為是廢物血脈印記的那種血脈嗎?"

"史上似乎沒有出現過這種血脈,但是也不能證明這種血脈就是廢物血脈."

"從剛才的碰撞來看,這種血脈印記不弱于八品封印血脈."

聖殿殿主,丹青會長和紫薰交談,三人都露出震驚之色,一直以來被世人稱為廢物的姜家少主姜云.

他的血脈印記似乎不是傳聞中的那種廢物血脈印記,而是不弱于八品封印血脈的血脈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