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金龍印敗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先前姜云一路橫推對手,很多人都以為他只是運氣好,沒有遇到真正的高手.

但是,這一刻,連突破到黃極境初期的姜龍都敗了.

"龍兒--姜云,你這是找死,敢對同族下死手,我姜家留你不得--"大長老大喝,臉色冰寒,不僅為了泄憤,更是想趁此機會,找個借口把姜云斬殺.

轟隆--

姜家大長老一掌探出,封鎖八方,禁錮住姜云,要一掌將姜云拍碎.

姜云臉色大變,地極境的武者太強了.

武者的前五大境界,分別是靈體境,黃極境,玄極境,地極境和天極境,地極境的大長老比他高出三個大境界,他毫無反抗之力.

"大長老,年青一代爭鋒,你也好意思插手,你的老臉往哪里擱?還是說,你想謀殺少主?"姜靈大喝一聲,一劍劈出,將大長老的手掌逼退.

大長老眼中閃著寒光,很想再次出手,但是,他很忌憚姜靈,姜靈是那個人的侍女,戰力不弱于他.

沒能擊殺姜云,大長老很遺憾,他冷哼一聲,將姜龍抱起來,檢查一番,發現並無大礙,這才朝姜云冷哼一聲:"姜云--你若再對同族下殺手,別怪老夫出手廢了你."

"呵--大長老處事真公正,先前你孫兒想殺我的時候,怎麼沒看到你出手阻止.現在小的打不過了,老的就出來護短,真是一脈相承--"姜云平靜道,擦去嘴角的血跡.

"哼--"

大長老知道這次不能殺掉姜云了,冷哼一聲回到座位.

丹青長老,聖殿殿主和紫薰對視一眼,他們露出震驚之色,姜家這個廢物少主越來越神秘了.

跨越境界對敵,以靈體境的修為,戰勝了黃極境的姜龍.

這只有絕世天驕才能做到,一般的武者根本做不到.在他們看來,這個一直以來被稱為廢物的姜家少主姜云,一身都是謎.

隨後的大戰,很快就對決出前五名.

前五名分別是姜云,林柯彤,姜昊,姜萱兒和姜雨桐,除了姜云之外,另外四人都擁有黃極境的修為,只有他一人還在靈體境.

三長老的眼眸深處寒芒閃動,他們都沒有預料到,這個廢物竟然進入前五名了,還打敗了黃極境的姜龍:"前五名對決出來了,按照比武規矩,前十名的後面五名每一個人有一次挑戰前五名的機會.如果你們戰勝前五名中的某一人,那麼他的位置將由戰勝者代替."

說完後,三長老仿佛很不經意的朝姜云看了一眼.

實際上,不用三長老暗示,姜龍,姜天和姜飛等人早就想好挑戰對象了.

"三長老,我要挑戰姜云,他一個靈體境的廢物,憑什麼進入前五名,先前姜龍一定是輕敵了,才被他僥幸勝出."姜天冷笑道,他迫不及待的開口,挑戰姜云.

"哈哈--就是,一個廢物而已,不過是運氣好,姜天表哥一出手,廢物立即被打回原形."

"姜天堂兄,一定要教這個廢物好好做人."

"弄死他,一個靠運氣的廢物,怎麼配成為前五的強者--"

姜家子弟紛紛大喝道,他們認為姜云根本不可能打敗姜龍,姜龍之所以會敗,是因為太輕敵了.

現在姜天出手,他們相信,一定可以把姜云打敗.

大部分人都這麼想,他們仿佛已經看到姜云落敗,被廢除少主之位,被趕出姜家,最終死無全尸的場景了.

想到這些,他們就興奮,他們接受不了被一個廢物超越的事實.

只有聖殿殿主等人輕輕搖頭,這些姜家子弟被嫉妒沖昏了頭腦,姜云明顯是靠真本事打敗了姜龍,因為不願意相信,這些姜家子弟就甯願欺騙自己,也不願意相信事實.

說實話,聖殿殿主等人對這些姜家子弟很失望,畢竟這些人留著帝族的血液.

姜云冷哼一聲,看不慣這些人的嘴臉,他平靜的看向姜天:"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廢物--你敢如此對我說話,今天一定將你打殘--"姜天大怒,抬手打出一方大印.

大印發出龍吟之聲,被一道龍影環繞.

這一刻,姜天如同無上的人皇,手持大印,被龍影環繞,大印攜帶無上威壓,朝姜云碾壓過來.

"金龍印--這是我們姜家的一門玄階低級武技,修煉到大成,可以碾碎山川河流."

"姜云這個廢物死定了,聽說他根本沒有去藏經閣選取武技,他不可能修煉玄階武技,他死定了."

"姜天表哥,砸死他,將這個廢物砸成肉泥."

"一個廢物而已,還想翻身到我們頭上,這不可能,我們也不允許,弄死他--"

姜家子弟大笑,覺得姜云死定了.

金龍印,這可是玄階低級的武技,在年青一代中,能修成玄階武技的人,實力不是一般武者能比.

姜靈和林柯彤心里一緊,擔憂的看著姜云.

姜云平靜道:"原來是學會了金龍印,難怪如此囂張,看來先前的戰斗你沒有使出全力,留著底牌是專門為了對付我嗎?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

"見龍歸田--"

姜云大喝一聲,他調動全身力量,加上龍骨的加持,見龍歸田真正發揮出玄階頂級武技的威力.

恐怖的拳影橫空而過,被真龍虛影環繞,發出一聲高昂的龍吟之聲.

"噗--"

姜天臉色大變,他原本自信無比,露出殘忍笑容的神色瞬間就變了,他感覺像是被一只蠻獸盯住了一般.

隨即,他的引以為傲的玄階低級武技金龍印被一拳砸碎.

下一刻,他感覺胸口被打碎了一般,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胸口傳來劇痛,整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出擂台.

"天兒--姜云,你很好--好得很--"一位姜家長老飛出來,接住姜天,面帶殺意的盯了姜云一眼.

姜云冷哼一聲:"自然是很好--"

他對這種極度護短,不分是非的姜家長老,徹底失望了.

"玄階武技--"

"至少是玄階高級武技,如此年齡,就領悟了玄階高級甚至頂級武技,天賦果然了得."

"哈哈--那是,這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

聖殿殿主,丹青會長和紫薰議論道,對姜云露出贊賞之色.

姜家十大長老聽到三人議論,臉色鐵青,他們不敢針對這三人,只好把所有的怨氣都算在姜云頭上.

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姜云竟然煉成了玄階頂級武技.

"怎麼可能?"

"一定是在做夢,姜云這個廢物怎麼可能越級打敗姜天,怎麼可能學會玄階頂級武技."

"這廢物難道一直在隱忍?其實他早就成為武者了?"

"一定是這樣,肯定在十年前他就成為武者了,心機太深沉了,這是故意羞辱我們嗎?太惡毒了."

姜家武者感覺心髒都快受不了了,姜云一次次出乎眾人預料.

這一次,他們仿佛找到了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那就是他們認為姜云在十年前就成為武者了,不然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變得那麼強.

因為不願意相信事實,他們就甯願編一個不是事實的謊言來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