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獸血瘋狂
只是此刻渾身沸騰的獸血已經容不得他想那麼多了,龍尾將夜狂瀾越纏越緊,夜狂瀾的肋骨都開始咔咔作響,只要他再用力一些,她的五髒六腑就能當場被擠碎. 她的臉色比眼前這妖孽更難看,毒血從腹腔直往喉嚨上冒,槍林彈雨慣了的夜狂瀾都快受不了了. 若是換做普通人,恐怕不等被毒吞噬,也一早就被這種******的折磨給痛死了. 她的血點點滴滴的落在妖孽的龍尾上,黑紅色的毒血在他的龍尾上濺開一朵朵的梅花,原本就異常暴躁的男人,受此刺激後顯得更為狂怒. 他睜著一雙血紅的雙眸,雙拳緊握,這時夜狂瀾才看見,他結實的雙臂竟是被手臂粗的黑金鐵鏈鎖住. 夜狂瀾心頭有些微驚,也不知誰有那個本事,竟能將這樣一只妖孽困住. 此刻又見那張狂肆邪魅的臉上忽然閃現出晶紫色的鱗甲來,他看起來特別痛苦,身體里像是有巨大的力量要爆發出來,而眼前這妖孽又在強行將那股力量壓制下去. 兩種力量在他身上游走,他的身體像是在被成千上萬只厲鬼撕扯著,這種痛苦絕對不亞于現在身中劇毒的夜狂瀾. 眼見著他已經在忍受的巔峰,夜狂瀾只覺得妖孽身上的血管都要爆裂開了,她總有種再這樣圍觀下去,這妖孽又要開始咆哮的錯覺. 之前他兩聲吼,差點沒將她給震碎了. 他的唇微微一動,她便條件反射的用手捂了上去,妖孽再吼一聲,她非得當場碎成渣不可. 十五歲的少女,發育的並不成熟,可緊緊相貼的肉體還是讓男人感受到了她胸|前的兩團柔軟. 他的尾尖一擺,便將夜狂瀾的兩只手都扯開了,連著她纖瘦的身軀緊緊的捆了起來. 池水燙的嚇人,夜狂瀾渾身都濕透了,雙手被縛,瑩白的肌膚若隱若現,她的上半身還緊貼在妖孽身上,他一身結實的肌肉鎘的她有些發疼. 這樣的姿勢極度曖昧,他沉重又急促的呼吸化作極性感的男性荷爾蒙,重重的撲到她的臉上,而夜狂瀾稍顯虛弱的呼吸則剛好撓著他的喉結處. 酥酥麻麻,有些癢. 這世上還從沒有哪個女人敢在他的跟前這般放肆!他原本想一爪子撕碎這個女人,可這小貓撓心般的觸覺又讓他有些猶豫. 體內的獸血在瘋狂暴走,十八歲之後,每個月圓之夜他都承受著千百倍的痛苦,在人形與獸形之間來回掙紮. 這種痛苦比千刀萬剮更甚百倍,似乎有人在心髒里點了一把火,插了千萬刀,可這火卻滅不掉,這痛卻減不輕. 一開始他只是身上長龍鱗,慢慢的雙腿都變成龍尾,而現在就連臉上也開始長龍鱗了. 這樣下去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徹底變成獸了……亦或者是,怪物? 這寒池原本是為了減輕他的痛苦的,之前還有些用,現在卻是滾燙的猶如沸水,再也起不到半點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