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白毛獸
獨孤逸大駭,那白光閃過來的時候,明顯還抽了他一巴掌,他一個重心沒穩,後退一步便栽倒在了地上. 等再度睜眼時,眼前哪里還有夜狂瀾的身影. 而一旁的獨孤寶兒也懵了,她都還沒來得及看清那是什麼東西,那白光便和夜狂瀾一起消失了. "給我追."獨孤逸怎能就此罷手,他滿臉凶神惡煞的道. "另一部分人,去鎮北侯府守著." 隨他而來的暗衛頓朝著方才白光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獨孤逸從地上爬了起來,此次他與夜狂瀾之間的梁子算是結大了,他獨孤逸發誓,絕對不會讓這賤人再活著出現在他跟前. …… 冬夜的風刺骨的寒冷,滿月高掛,月色冰涼. 夜狂瀾蜷縮在一團柔軟的白毛中,一身劇痛讓她的意識有些模糊. 過了好一陣子,她才微微睜眼,只見身下一只兩米多長的帥氣白毛獸,正馱著她在樹林里一陣狂奔. 夜狂瀾疼的懶得看它的長相,更懶得問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了,她整個人都癱在白毛獸身上,毒素迅速的在她身上流竄,只是片刻的時間便浸透到她的五髒六腑. 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她必掛無疑. 夜狂瀾盡全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她試著調動身上的元氣,希望能將這毒給逼出去,哪知她才剛剛一動,渾身便火焦火燎般,疼的她一張臉都扭曲了. 這毒太過霸道,動元氣只會讓毒素流竄的更快. 夜狂瀾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21世紀時她也算是見識了不少厲害的毒,那會兒她似乎聽獨孤寶兒提及此毒名為噬心毒,一聽就是裝逼凶猛的毒藥. 只是她不知這毒的成分,一時半會兒也弄不出解藥. 要解藥也只有當面問獨孤逸要,可是現在她這幅模樣,也沒有那個精力. 夜狂瀾有些頭大,寒冷的夜風在她耳邊呼呼的刮,白毛獸一路馱著她從城南狂奔到了城西,夜狂瀾時而清醒,時而昏迷. 等她再度睜眼時,只見鎮北侯府處,幾道鬼鬼祟祟的黑影正虎視眈眈的四處張望. "掉頭,別過去."夜狂瀾頓時虛弱道,這些人定是獨孤逸派來逮她的,她若是現在回去,指不定會招來怎樣的麻煩. 白毛獸四處看了看,一陣狂奔之下,似乎尋不到什麼好地方. 眼見著夜狂瀾又撐不住陷入昏迷了,它轉了幾圈,竟是紮進了鎮北侯府隔壁那金光閃閃的宮殿里. …… 夜狂瀾在迷迷糊糊之中睜眼,身下的白毛獸依然馱著她,只是此刻白毛獸已經不奔跑了,而是慢慢的踱著步. 夜狂瀾努力掃視了一眼四周,只見此刻他們竟身處一片林子里. 樹木很高,明明是冬天,葉子卻很茂盛,大部分月光都被遮住了,斑駁的月光從樹葉縫隙里透了進來. 林子靜的可怕,只能聽見白毛獸踱步的聲音. 夜狂瀾也不知道自己被它帶到什麼鬼地方來了,她出了一身冷汗,風一吹整個人都像是被凍了起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