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噬心毒


夜狂瀾面不改色,她也不躲,身上金色元氣未消,獨孤逸的扇刃觸碰到她身上的金色元氣時,頓時發出一陣刺耳的剮蹭聲.

朱府眾人頓時被這尖銳的聲刺的頭昏腦漲,兩個五星陰陽師撕逼,他們這些弱到渣的池魚必是會被殃及.

片刻的功夫有人竟是七竅流血起來.

與此同時,夜狂瀾的拳頭則直接朝獨孤逸的臉上呼去.

"當~"自信滿滿的獨孤逸被夜狂瀾一拳砸的滿臉懵逼,他顱骨更是當場凹了一大塊下去.

本以為他這一扇子上去,夜狂瀾必死無疑,他並沒做任何防備.

哪知夜狂瀾身上的元氣結界竟是這般強大,他的扇子沒有破了她的結界,反倒被夜狂瀾倒打一拳.

"噗-"獨孤逸的腦子頓時疼的發麻,他張口又噴出一口血來,在大腦空白的瞬間,夜狂瀾竟又是揮著拳頭照臉打.

幾拳下去,獨孤逸當場蒙圈.

一旁的獨孤寶兒見此,整個人都不好了.

"哥哥小心."她大叫一聲,獨孤寶兒怎麼都沒想到,她英明神武的哥哥竟會被夜狂瀾這小賤人給虐了.

她的心里又驚又怕,夜狂瀾明明只是個三星陰陽師啊……

夜狂瀾眸眼微眯,獨孤逸的確很強,可他太過自負,一副老子天下無敵的模樣,便注定他會輸的體無完膚.

"下地獄吧."她不急不緩的說道,夜狂瀾從不是良善之輩,這些對她有殺心的人,她沒時間去化干戈為玉帛.

她說著,手中的拳頭對准獨孤逸的心髒便揮了下去.

"嗤-"然而就在此時,獨孤逸手中的風刃扇忽的一轉,刹那的時間,數千根寒針密密麻麻的朝夜狂瀾射去.

夜狂瀾一身的元氣都凝在拳頭上了,她心中微沉,身子迅速後仰,卻依然慢了一步,避之不及下,兩根寒針直接刺進她的左胸之上.

她身子一動,便感覺從左胸處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緊接著渾身猶如千萬只螞蟻在啃噬,她的額頭頓時就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來.

"噬心毒?"遠處見此情景的獨孤寶兒頓時瞪大了眼,她沒料到,哥哥居然被夜狂瀾那小賤人逼到用毒的份上.

不過這樣也好,中了噬心毒,那小賤人就只有等死的份了,而且她會死的極慘,身體會從心髒開始,由內而外慢慢腐爛,可她又不會那麼快死,一定得等到爛的不成人形了,她才會在極度痛苦中死去.

這樣的死法多符合她啊,夜狂瀾不就是個爛人嗎?

"夜狂瀾,你得意的太早了."此刻得到一絲喘息的獨孤逸終于清醒了幾分,早知如此他應該一早就放出暗器毒針的.

"惡心."夜狂瀾臉色青紫,這毒極為凶猛,只是須臾的時間便讓她猶墜地獄.

"你就慢慢等死吧."獨孤逸也沒心情跟她撕,夜狂瀾雖是中了劇毒,可他也傷的不輕,差一點就死在這賤人手上了.

獨孤逸拖著身子便走了過去,伸手扯過夜狂瀾的衣領,便要在她身上尋寶.

"喵~吼!"就在此刻,只聽一聲獸嘯,忽然一道白光閃過,被獨孤逸拽在手中的夜狂瀾,竟是生生的被那道白光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