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跪求三天三夜
當初為了得到那柄天羅傘,原主可是下了血本,耗費了百萬金幣不說,從不求人的原主還為了這麼一件禮物,在天羅傘的原主人跟前跪求了三天三夜. 原主是誰?大周最囂張最惡霸的陰陽怪物!若不是用情至深,她怎麼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她可是在天子跟前都不用下跪的人!卻為了送給渣男一件壽辰禮物,而跪了三天三夜! 到頭來,這柄來之不易的天羅傘,竟然被原主口中的這位'逍遙哥哥’當著她的面,送給了獨孤寶兒. "你怎麼不說話了?"獨孤寶兒見夜狂瀾愣在原地,擰在一起的眉頭又深蹙了幾分,"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夜狂瀾,你當真有夠不要臉的,都這幅模樣了還想沾染逍遙王殿下麼?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 她就說嘛,這個小賤人對逍遙王情深義重,怎麼可能就此罷休,上次定是因為氣的沖昏了頭腦,所以才用至寶傷了逍遙王. 夜狂瀾微微眯眼,她冷漠的盯著獨孤寶兒那一張極為漂亮的臉,這個人似乎極力的想在她的身上尋找優越感,仿佛哪怕夜狂瀾比她優秀那麼一點點,對她來說就是天大的侮辱. "看什麼看?"夜狂瀾冰冷的眼神看的獨孤寶兒有些發毛,"你以為前來賠禮道歉,殿下就會原諒你了嗎?夜狂瀾,你當真是太抬舉自己了." 朱府眾人聽此,這才明白了過來,敢情這鎮北侯的陰陽怪物今夜造訪朱府,並不是為了拜訪朱邪大師,而是為了逍遙王殿下啊. 嘖嘖,這女人也當真是太不要臉了,她到底是哪里來的自信,以為逍遙王殿下會原諒她? 長的丑陋嚇人,性格又凶殘,更是聽說之前失蹤的時候已經連女兒家的清白都沒了,她活脫脫就是一個賤人. 這樣的賤人連給逍遙王殿下提鞋的資格都沒有,還妄想高攀逍遙王殿下嗎? 夜狂瀾都開始有點佩服起獨孤寶兒的腦補能力了,在眾人異樣的目光下,她才冷冰冰的開口,"編啊,我正聽的精彩,你倒是繼續,怎麼停了?" 獨孤寶兒一愣,她本以為夜狂瀾這賤人會氣的吐血,哪知她竟像個沒事人兒似的,更可恨的是她那雙黑眸里更是隱著幾分笑. 不知為何,這笑意在此刻竟是顯的格外紮眼,像是在諷刺她似的,獨孤寶兒只覺得臉頰被人狠狠的打了兩耳刮子似的. 一時間她氣憤極了,指著夜狂瀾的鼻子道,"我看你就是心虛,被我說中了不敢承認,才故作鎮定罷了.夜狂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心思,你不就一心盼著做逍遙王妃嗎?否則這天底下的女子哪個能有你這麼狠毒與不要臉的?前腳剛剛傷了殿下,後腳便巴巴兒的跟上來,你把逍遙王殿下當成什麼人了,撿破爛的嗎?" 獨孤寶兒一口氣說完,因為太過用力的緣故,連臉頰都扯的緋紅了. 眾人看在眼中,只覺得這樣的寶兒小姐顯得越發的妖嬈嫵媚,真的就像那九天里的神女,耀眼的讓人不敢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