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狗仗人勢
"你聾了不成?說了大師繁忙,沒空見你."兩個小厮頓時更不爽了,要見朱邪大師的人比比皆是,哪一個不是達官顯貴,皇親國戚? 這般寒磣的人也敢來朱府,也不知道是誰給她的臉面. "看來這朱邪大師也不過如此罷了-"片刻後,夜狂瀾才緩緩出聲. 上行下效,什麼樣的主人養什麼樣的狗,既然這狗都如此沒眼力,恐怕這主人也不過爾爾罷了. 她是對朱邪很好奇,早前就有心思要拜訪了,只是這些日子以來耽擱了. 若不是為了哥哥,順便為為了重傷不治的夜川,她也不會來此的. "你說什麼?"兩個小厮一聽,頓時怒火中燒,"朱邪大師乃是陛下欽定的煉藥師,豈容你羞辱?" 夜狂瀾冷冷一笑,並不想與他們糾纏,轉身便要離開. 這大周並不只朱邪一個煉藥師,既然此路不通她便另尋他路是了,聽說她們家隔壁那位鄰居晉王殿下,也是有一位禦用煉藥師的,叫鳳玄大師來著. 雖說與這位晉王殿下住的很近,這麼久以來,夜狂瀾卻是沒拜訪過他. 說起來她對這位晉王著實是沒有好感,那刺眼的宮殿每日都能晃瞎她的眼,那入牆的紅杏也著實是讓她看的蛋疼. "臭丫頭,你站住!"夜狂瀾雖無心糾纏,可朱府的小厮則不依不撓了. 他們可是朱府的下人,這大周有多少人排著隊巴結朱邪大師的?他們也是狗仗人勢慣了,那些達官顯貴們對他們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的,哪有像眼前這個人的? 既然敢如此大言不慚,那就該為她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哦?我還走不得了?"夜狂瀾停下步子,轉過頭去平靜的看著兩人. "讓你走你不走,現在想走,晚了!"兩個小厮惡狠狠的看著她,這個臭丫頭看起來纖瘦無力,恐怕就是個鄉下窮丫頭,來這里也不過是有求于朱邪大師罷了. 既然她這般無禮,他們就好好教訓教訓她. 夜狂瀾只是看了他們一眼便不加理睬,邁步走開. 朱邪這條路她不走,也並不代表她就要將這條路封死了. "真是無禮的臭丫頭!"哪知她前腳剛走,身後便是兩道陰森的殺氣. 只見那兩個小厮一把抽出腰間的彎刀,便從夜狂瀾的身後直直砍去. 殺一個鄉下窮丫頭對他們來說簡直如捏死一只螞蟻般不值一提. "嗤!"夜狂瀾並不閃躲,兩把彎刀卻直勾勾的砍在她的身上. "哼,早聽話點滾遠點就行了,還非得呈口舌之快."兩小厮得意洋洋. 其中一個仔細的看了看夜狂瀾,便說道,"看這眉眼,想必也是有幾分姿色的,這兩刀下去也不會死." "嘻嘻,倒不如……"另一個小厮立即會意,眼神里放出一絲淫|光來. 夜狂瀾微微閉眼,再度睜開時,只聽砰的一聲,兩個小厮的彎刀當場被震碎,這兩人也直接被她身上的元氣給震飛了出去. "刷刷刷-"震碎的彎刀碎片齊愣愣的飛了出去,狠狠的插進兩個小厮的四肢,當場斷了二人的手筋和腳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