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獨孤蕙蹙著眉,若不是考慮到有周天子給那小畜生撐腰,她才不會受如今這窩囊氣. "天子未必是真心護她,否則何不直接將這鎮北侯府交給這小畜生?"獨孤蕙捂著臉頰,此刻她雖已是火冒三丈,卻強行保持理智. "不管天子真心不真心,表面上的功夫他都做足了,你如今招惹那小賤人,豈不是明著和天子作對?"夜高鳴雙手背在身後,到現在他的內心都還在滴血. "這麼多年來,好不容易將她養成了人人厭惡的怪物,怎麼突然之間這小賤人就變樣了?"夜高鳴的胸口起起伏伏,他也不管如今獨孤蕙是否氣的頭上冒煙,語氣生硬的質問她. 獨孤蕙捂著半邊臉,一雙鳳目滿是殺氣,"那是你的侄女,怎麼變樣了也是你的事,問我作甚?" 夜高鳴這才抬頭看了她一眼,眼前這個女人終歸還是他的夫人,不管怎樣她都還是獨孤家的女兒,他方才是在氣頭上才打了她一巴掌. "夫人,你也別生氣了,我這不是氣著了嘛."想及此,夜高鳴才拉下臉來,"這小賤人是要收拾,可也不能這樣明著收拾,這口氣我會替你出的." "哼."獨孤蕙冷哼一聲,"這小畜生還把靈兒打的毀容了,這口氣如何不出?" "靈兒也是我的女兒,我怎麼能放任那小賤人如此囂張?"夜高鳴繼續陪笑臉,只是提起夜狂瀾,他的臉色瞬間便又沉了下去,"她這次傷的可是逍遙王殿下,你覺得憑逍遙王的性子,會放過她嗎?" 獨孤蕙一聽,似乎真有那麼幾分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什麼都不做,等著逍遙王收拾那小畜生?" "做自然是要做的,只是得暗暗使力,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怕是不用我教夫人罷?" "不管用什麼辦法,只要那小畜生一死,我這口氣才算出了."獨孤蕙狠狠道,"還有那大邑東印雖然暫時落到她的手上,我不信她一個黃毛丫頭還真的掌管得了,到時候只要大邑東部出了些不得了的事,再讓姒兒在陛下跟前吹吹枕邊風,這大邑還是我們的." "夫人聰慧."夜高鳴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正常的笑意,他站起身來將獨孤蕙圈到懷中,獨孤蕙雖已經到了中年,卻是風韻猶存. 夜高鳴一番上下其手,終于是撩撥得獨孤蕙不能自已,邊推半就的便從了他. 她的確是犯不著為了夜狂瀾那個小畜生跟自己的夫君置氣的…… …… 天色微亮,夜明珠便帶著做好的熱粥到了聽香院. 昨日他身子不適,一早便回了自己的院子,夜狂瀾這里發生的事,不會有人告知他的. 只是他一來便看見在大廳里都快跪成雕像的夜青,頓時直覺不好. "小青犯了什麼錯,被罰跪了?"夜明珠走到她跟前,蹲下問. 他不僅長得極為漂亮,性子也非常溫柔,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十分輕柔. 大概鮮少有人這般與自己說話,夜青當即愣了一下,看向夜明珠的時候,只覺他美的異常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