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
本就像冰山似的一張臉,現在更是可怕的連半點溫度都沒有. 殿下從不會直勾勾的看一個人,可現在他那雙暗紫色的雙眸正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皇甫錦頓時懷疑自己是否翻了彌天大錯,竟然是惹得殿下如此不快. "一盞茶後,自行領取一百鞭."就在皇甫錦冷汗涔涔時,皇甫情深才慢慢開口道. 皇甫錦頓時心都要碎了,這一百鞭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就算是他也得去半條命啊,看來這次殿下是真的動怒了. 他卻半個字都不敢替自己辯解,又將最近的事情在腦子里過了一遍,思來想去殿下動怒的原因,最有可能就是夜三小姐了. 殿下最討厭屬下自作主張……現在想想,他揣測主子的意思過了頭,真當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殿下沒有殺了他便已經是天大的恩德了. 皇甫錦忍不住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個響頭,"錦此次犯了大錯,感謝殿下不殺之恩." 皇甫情深沒再理他,一雙紫眸仍舊空洞的厲害,這些日子以來,聽著皇甫錦不斷反饋的有關夜狂瀾的消息,他發現,他似乎對這位傳說中的夜四小姐越來越感興趣了. 夜狂瀾……是個有些小聰明的小丫頭. 看來,是時候去拜訪下這位有意思的小鄰居了. "殿下……那個……"另一邊,不長教訓的的皇甫錦不要命的舉爪,"錦總有一事不明,殿下不喜歡夜三小姐,為何還要?" 為何還要讓他將人帶來啊. "不是她."皇甫情深難得沒有動怒,他冷颼颼的從唇邊吐出三個字來. "那之前,為何?"皇甫錦繼續不要命的問. "香."皇甫情深道,他是聞見了那股香味才讓皇甫錦將夜水裳帶進府的,可昨天夜里,他卻並沒有在她身上聞見那股香. 且,夜水裳的一言一行都與他的小女人不一樣,他的心還不瞎. "殿下是說,這個?"皇甫錦一聽,頓時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個精致的檀香木盒來. 盒子一開,頓時滿室清香. 皇甫情深的冰山臉終于有了一絲變化,這香味雖比他的小女人身上的味道重很多,卻的確是相同的. "這東西是染發膏,以多種藥材提煉而成,可鳳玄說,這其中卻加了一位多余的曼陀羅."皇甫錦說道,之前在蠻市,殿下就提過'香’了. 這一小盒染發膏是從夜水裳的衣物里搜出的,他不懂香,只得送去鳳玄那里驗測,結果才得知這東西是染發膏. 真是奇怪,這大周的年輕小姑娘們現在已經是流行染發了嗎? 只是這種染發膏太過奇怪了,那曼陀羅可是毒花,這種東西用來染發,久而久之人會瘋魔的,怎會有人傻到這個地步? "染發膏……"皇甫情深慢慢的念出這三個字來,的確,之前在他的女人身上,香味最甚的是她的頭發. 而洗乾淨的夜水裳身上並沒有這香,證明她本人是不用這染發膏的. "查清楚,用這染發膏的人."皇甫情深又道,"凡是用過這種染發膏的女人,都給本王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