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汗毛直立
"殿下,我對您是真心的,如今我這身子已經給您看了,水裳這輩子便是您的人了."夜水裳哭的梨花帶雨,"水裳不求做您的王後,哪怕是個妾室,水裳也心甘情願的跟著殿下呀,只求殿下不要拋棄我啊." 夜水裳一邊弱不禁風的抽抽噠噠,一邊可憐兮兮的望著皇甫情深,她不信她都這般委曲求全了,晉王殿下還會狠心的趕她走. 據她所知,如今晉王殿下身邊並沒有女人,而她夜水裳才是第一個上他床的女人.現在不是王後也不要緊,憑借她的心思,總有一天能做他的王後. 殿下不可能對她一點心思都沒有,要不然怎麼會讓皇甫錦將她帶來?更何況,這天下有哪個男人能抵擋得了她玉|體橫呈的誘|惑啊. 這樣一想,夜水裳的心里頓時安甯了許多,她在離皇甫情深一丈外的地方跪了下來,依舊楚楚可憐的望著他. "扔出去."皇甫情深則是看都未看她一眼,他的聲音顯得越發的冰冷了,身後的黑衣人們頓時嚇的汗毛倒立,也不管那夜水裳如今這幅露|骨銷|魂的模樣,身形一閃,幾個人架著夜水裳,當真是將她扔了出去. "啪-"夜水裳猝不及防的摔在了寢宮外的大理石上,此刻晨曦微出,大周冬季的清晨寒徹入骨,她被摔的有些懵. 片刻後才覺得無比委屈,她夜水裳這一輩子,怎麼說也是堂堂正正的夜家三小姐,如今卻是被晉王殿下在大庭廣眾之下像穢汙一樣扔了出來. 殿下不是被她吸引才讓人帶她來的嗎?現在這樣又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很想沖出去質問一番,可是想起晉王殿下那渾身的陰沉,她的雙腿便又忍不住的發起抖來. 好在晉王殿下的寢宮外面連半個人影都沒有,她所有的羞恥感都在殿下的寢宮內都用完了. 她在寒風中哭的梨花帶雨,可終歸沒一個人理她,不知過了多久,夜水裳只覺得自己都要被凍成冰棍了,也不知是如何渾渾噩噩的回到了鎮北侯府. 她的貼身丫環小夏驚的臉色大變,為她准備了熱水,夜水裳直泡了整整兩個時辰的熱水澡才緩過來. 可她還是想不通,晉王殿下到底是什麼意思,最大的可能就是晉王殿下誤會了什麼,可任憑夜水裳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殿下會有什麼誤會. 明明她馬上就可以成為殿下的女人的…… 如今卻這般羞辱而歸,她屋里的丫環都發現了她回來時的模樣,除了從小跟著她的小夏之外,其余的丫環,夜水裳已在第一時間全部處理了. 她是夜家三小姐,穿成那樣回到府里,若是傳出去,她這輩子就毀了! 這個世上,只有死人才不會泄露秘密. …… 晉王府,皇甫情深半坐在案幾邊,滿頭墨發如瀑微垂,皇甫錦剛剛將夜狂瀾處的情況彙報給他. 他已經說完好一陣子了,可自家殿下卻是半個字都未說. 雖然殿下平日話少,卻鮮少是一個字都不說的,跪在地上的皇甫錦偷偷抬頭瞟了一眼,頓時汗毛直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