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狂瀾小姐是在賄賂我?
"來我這兒的人多了,擾的梅花落了倒是可惜,不妨用來釀酒."夜狂瀾笑笑,"鹿大人今日之恩,狂瀾記著,區區薄酒還望大人不要見笑." "狂瀾小姐言重了."鹿秀眯眯眼,夜狂瀾的酒送至跟前,他不得不飲. "狂瀾小姐怕是一早就料定在下今日會來罷?"一杯飲,鹿秀又道,他著實很好奇,怎麼就不偏不倚的撞上了一場撕逼大戲. "巧合,巧合……"夜狂瀾笑笑,她是料到宮里會來人,但沒想到是鹿秀親自來了. 獨孤蕙用銀雪鏈對付她的時候,就算鹿秀不出手她也未必會輸,只是鹿秀既然來了,她便要趁此機會好好利用了. 她想過N種收回大邑東部的方法,卻沒有一種來的像現在這樣輕松. 周天子的確待她不薄,可獨孤家在這大周也算是根深蒂固的權貴,傳聞中周天子雖是殘暴不仁,可夜狂瀾清楚的很,此人絕對是個老謀深算的狐狸. 就算她向周天子哭訴自己現在的遭遇,博取來的恐怕不是同情,反倒是厭惡. 有一句話周天子沒說錯,他,最討厭無用之人. 夜狂瀾也絕對不會做他眼中的無用人,這人啊要是無用了,那也沒什麼存在的價值了. "狂瀾小姐,成熟了不少."鹿秀也不多說,端起酒杯一飲盡. "鹿大人近日來為了狂瀾勞心勞力,陛下今日的賞賜,大人也出了不少力."夜狂瀾面色平靜道,"陛下的賞賜,鹿大人理當得一半,過會兒狂瀾會派人送到大人府上,大人可不要推辭." "狂瀾小姐是在賄|賂我?"鹿秀聽此,莫名就是一笑. "是啊,不知大人賞不賞臉呢?"夜狂瀾面不改色,直勾勾的盯著他. 這下鹿秀卻是懵了,這大周想賄|賂他的人比比皆是,可卻沒一個來的像夜狂瀾這樣直截了當的. "好."鹿秀笑著點頭,他倒是很想看看,夜狂瀾下一步還要做什麼. 她是陛下看中的人,在得到那樣東西之前,陛下幾乎會對她有求必應的,他鹿秀不過是陛下身邊的一條狗,自然主人喜歡什麼,他便也要討好什麼. "鹿大人爽快."夜狂瀾笑笑,與鹿秀推杯換盞,相交甚歡. 有鹿秀在這里等著,獨孤蕙最終不得不派人將大邑東印送了過來. 她這一口老氣著實沒咽下,原本是要將夜狂瀾往死里教訓,哪知最後自己卻是這麼大損失. 若是這鹿秀只是個普通人,她哪里會成這幅模樣? 偏偏此人深得天子歡心,平日里就連她的侄女,也就是現在的大周寵妃獨孤姒都得給這鹿秀幾分薄面,可以說周天子最信任的人就是鹿秀,所以她才不得不將大邑東印奉上. 也不知道夜狂瀾那小畜生到底是怎麼攀上鹿秀這根高枝的,要知道此人平時甚少與人往來,現在卻是三番五次的幫助夜狂瀾,鬼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只不過今日之事,她絕不可能如此輕易罷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