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你是要反了嗎?
g,更新快,無彈窗,!

獨孤蕙的臉色一時間變得極為難看,她再也矜持不住,狠狠的盯著夜狂瀾道,"你是要反了嗎?"

"反?"夜狂瀾頓時冷笑出聲,"我看大伯母似乎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這鎮北侯府到底誰是主子!"

"如今這府里的侯爺乃是我夫君,你的大伯父,你說誰是主子!"獨孤蕙怒極,連聲音都有些微顫抖.

"這話你拿來意淫下也就夠了,說出來不嫌丟人嗎?"夜狂瀾收起拳頭上的元氣,冷颼颼的盯著獨孤蕙.

直到把獨孤蕙看的毛骨悚然為止,她才說道,"既然已經不要臉了,還遮遮掩掩的做什麼?"

"夜狂瀾!"獨孤蕙氣的渾身發抖,"你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長輩?"

"長輩?呵呵-"夜狂瀾當場笑出了聲,"難為大伯母還記得長輩二字啊,我怎麼不知道,原來長輩們淨是做些不要臉的勾當?"

"夜狂瀾,你如此忤逆不孝,會遭天打雷劈的."獨孤蕙強行按捺住自己的怒氣,一雙眸子幾乎要噴出火來.

"忤逆不孝?"夜狂瀾真是要給她的恬不知恥鼓掌了,"我夜狂瀾孝順父母,孝順爺爺,只是跟你扯得上什麼關系?大伯母,你怎麼總是喜歡如此抬舉自己?"

獨孤蕙被她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這些年她早已經習慣了夜狂瀾對她唯命是從,奉為上尊的模樣,自從她被找回後,就屢屢對她出言不遜,甚至上次還傷了她.

這段日子以來,獨孤蕙都是強忍著這口氣的,若不是因為夜水靈被傷至毀容,她也不會這麼快就沉不住氣來找夜狂瀾算賬的.

本來她以為這小賤人至少會心虛下的,哪知道她竟還是如此不要臉!

"好,很好!"獨孤蕙緊緊的捏著拳頭,唇角帶著一絲氣急敗壞的冷笑,"我今日便要替你死去的爹娘好好教訓你!"

夜狂瀾眸子一沉,冷漠道,"爹娘若是知我受了委屈,恐怕九泉之下都得讓大伯母去作陪了."

"哼!"獨孤蕙懶得跟她廢話,刷的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根雪白的鏈子來,沒等夜狂瀾反應過來,她的鏈子便已揮舞著朝她打去.

"呼呼呼-"刹那間夜狂瀾跟前的虛空都像是被撕裂了,那雪鏈銀光閃閃煞是刺眼,飛射過來時有極陰的寒氣.

她只覺得周身的溫度像是突然到了零下,陰森的寒氣爭先恐後的從每個毛孔里闖了進來.

"小姐當心!"還在跟黑衣人糾纏的夜青忽然大叫一聲,揮動著寒劍便要過來.

這些黑衣人雖然很厲害,在她跟前也是入不了眼的,只因如今她既是小姐的婢女,便不能太過暴露自己的力量,這才跟獨孤蕙的黑衣人糾纏不休.

然而她沒想到,那獨孤蕙竟然有銀雪鏈這樣的五階寶器,小姐連元氣都沒有,若是被銀雪鏈碰到,恐怕立即就要被凍成冰渣滓.

獨孤蕙竟是下此死手,她根本就沒打算給小姐留活路!這樣的人竟還枉稱長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