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甩鍋狂魔
所以拍飛軒轅破的那股力量,真的是她的錯覺? …… "殿下~"馬車內,皇甫錦跪坐在案幾邊,臉色有些茫然,看了一眼自家殿下後小心翼翼的問道,"是殿下出手,幫了夜四小姐?" 皇甫情深不語,一雙極為漂亮的紫眸看向馬車窗外,夜幕至,襯的他眸中盡是黑暗. 皇甫錦也不敢多問,筆直的跪坐在一邊,片刻後才說道,"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夜四小姐重傷了軒轅破,不知道周天子那邊她該如何交代……" "那是她的事."好半天後,皇甫情深才冷冷的道了一句. 皇甫錦翻了個白眼,心中暗暗想到,自家殿下出手幫夜四小姐也就算了,這一不小心沒控制好力度,幾乎將軒轅破給廢了. 在他看來,殿下絕對是看那軒轅破不順眼,借夜四小姐的手,狂打臉啊. 只是現在這鍋還得要人家夜四小姐來背…… 殿下妥妥的就是個甩鍋狂魔啊! 想及此,皇甫錦便忍不住輕輕嘖了兩聲. "想死?"聲音一出,皇甫情深便面無表情的吐出兩個字來,指間一動,一道殺氣便直接朝皇甫錦掠去. "不不不……"皇甫錦趕緊縮了縮脖子,躲避他的殺氣,可終歸慢了一步. 殺氣化作的利刃,竟是擦著他的脖子而過,皇甫錦的脖子立即破開一道血口,浸透出點點鮮血來. 皇甫錦淚奔,"殿下,錦錯了,錦不該翻白眼,不該嘖您……" 話音一落,皇甫錦只覺周圍的溫度驟降…… "呸!"他真是恨不得打自己幾個耳刮子,他怎麼自行將翻白眼的事給抖出去了- "錦,你越發的蠢了."皇甫情深慢悠悠的開口,皇甫錦卻已是從他的言語里嗅到了狂風暴雨. "殿下~"他欲哭無淚,搞不好殿下真的會把他咔嚓了啊…… "嗯?這香味……"皇甫錦正擔心項上人頭不保時,皇甫情深卻忽然出口. 皇甫錦頓時正襟危坐,有什麼特別的香味嗎?他並沒有聞見…… …… 蠻市內,夜狂瀾的馬車與皇甫情深的馬車擦肩而過之際,忽然有人攔住了她的馬車. "四妹妹……"緊接著,少女嬌軟的聲音便傳來,"我是三姐~" 夜狂瀾掀開車簾,只見夜水裳正帶著溫柔的笑意看著她. "四妹妹,真是好巧,竟然遇見你了."夜水裳保持著笑容,一副與夜狂瀾十分熟稔的模樣. 巧嗎?那可未必……她之前與獨孤寶兒撕逼的時候,就看見她藏在人群里了. 夜狂瀾輕描淡寫的掃了她一眼,今天的夜水裳格外嬌俏,精致的妝容下,那雙微垂的雙眼顯得越發的楚楚可憐與無辜,讓人禁不住心生憐意. "有事?"夜狂瀾沒心情跟她熱絡. "四妹妹今日買了好些奴隸哇~"夜水裳拉長了聲調,"我只是應寶兒小姐的邀請,來陪她選奴隸的,不料路上耽擱了,來晚了,也不知道這蠻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如你所見."夜狂瀾懶得跟她廢話,夜水裳的楚楚可憐在她跟前可行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