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給寶兒磕頭謝罪


"夜狂瀾,你若給寶兒磕頭謝罪,本王今日便放過你."軒轅破厭惡的盯著夜狂瀾,用手中的雷鳴劍指著她,霸道的說著.

"呵-"夜狂瀾看好戲似的冷笑,隨即拍拍手,"夠不要臉,逍遙王可真是對得起狂瀾與你的一片情深."

她這般說,不過是為原主討不值罷了.

"本王給過你機會."軒轅破被她徹底激怒了,被這樣的丑婆娘喜歡,簡直是他人生的汙點.

他話落,揮動雷鳴劍,直直朝夜狂瀾砍去,依偎在他懷中的獨孤寶兒瞬間扯起唇角,盯著夜狂瀾,露出挑釁的笑.

"轟-"刹那間,夜狂瀾身前發出一陣巨響.

眾人一看,只見鹿秀手持無雙锏,硬生生將軒轅破的劍壓抵在身外,而夜狂瀾則被他護在了身後.

劍與锏都染上了元氣,相撞之間,發出刺耳的聲音與絢麗的火光,圍觀眾人立即捂住耳朵,紛紛往後退.

夜狂瀾的衣袖被兩人相撞的元氣灌滿,此刻袖子里如鼓了風一樣,舞了起來.

奇怪的是在這樣的元氣壓制下,她非但沒感覺到難受,竟是有種如沐春風之感,縈繞在身外的元氣似乎被她的身體吸引,竟形成一股股漩渦,瘋狂的從她的眉心處往里灌.

夜狂瀾眯著眼,那些爭先恐後湧入的元氣,像是清流一樣滋潤起她的身子,通過她渾身的筋脈,最後沉澱在丹田里.

這些日子以來,夜狂瀾試著修煉過,卻怎麼都無法吸收元氣,丹田也是一片干涸,原本她是要另尋他法的,現在鹿秀與軒轅破一開打,她竟是能直接吸收兩人在戰斗中溢出的元氣,這讓夜狂瀾很是震驚.

此刻她才發現這幅身體的特別之處,那些被吸納進來的元氣十分有序的在丹田里盤旋著,最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化作一粒芝麻大小的種子,沉澱在她的丹田之中.

夜狂瀾趕緊調整自身的呼吸,頓時覺得渾身輕松了不少,身體像是在瞬間強健了數倍,沒人察覺到,有那麼一瞬間,她的皮膚都閃動出一層淺淺的金芒.

等她睜眼時,眼前已經是一片狼藉,短短的時間里,鹿秀與軒轅破竟已經是戰了上百回合.

他們一個是六星陰陽師,一個是七星陰陽師,兩方一開打,周圍完全是一片昏暗,圍觀群眾早已退了百米之遠.

遠處,獨孤寶兒撐著軒轅破給她的天羅傘,唇角的笑意越發的濃厚.

"逍遙王真是厚愛寶兒小姐,連天羅傘這樣的三階寶器都給寶兒小姐了."

她身邊的少女們無比豔羨的說道,寶器分一階到九階,在大周,三階及以上的寶器是十分罕見的.

甚至有些貴族家里都沒有一把三階的寶器,也難怪她們羨慕了.

"是啊,這天羅傘能展開強大的結界,逍遙王這是怕寶兒小姐受傷,將寶兒小姐捧在手心里疼著啊."

"呵呵,聽說那夜狂瀾死不要臉的對逍遙王狂追不舍,到現在都還不死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