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親自賜婚
"陛下,按理本該由嫡房繼承爵位,可三弟多年前就死了,而瀾兒又是女子,若是將鎮北侯之位交給瀾兒,的確是不符法禮的."此時夜高勳也站出來說道. 他說什麼也不能讓夜狂瀾繼承侯位! "禮法?"聽此,夜狂瀾不由得嗤笑出聲來,她定定的看著跪了一地的人,一字一頓的說道,"這天下,陛下才是至尊,不知道對兩位伯父來說,禮法是為陛下服務的,還是陛下是聽命于禮法的?" 夜狂瀾此話一出,兩人皆是臉色鐵青,這小賤人竟是如此牙尖嘴利!懟的他們齊齊語塞. "今日無論陛下做何決定,狂瀾自是服從."夜狂瀾話落,又對軒轅辛說道,她的聲音不大,卻是回蕩在整個太和殿內,"狂瀾雖是女兒身,卻也有一顆為陛下效忠的赤誠之心,自當不比這天下的男兒們差." 這些話說出來,夜狂瀾自己都覺得膈應的很,然而當前形勢如此,終有一****會成長到有足夠的能力與一國之君相抗的. 台階下,鹿秀不由得露出一絲笑來,這狂瀾小姐可真是比夜家其他人聰明多了- 她說的任何一句話,看似是將陛下捧上神壇,實則卻步步為營,將自身利益最大化. 他真是好奇,狂瀾小姐失蹤的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軒轅辛則一直盯著夜狂瀾,似乎想要從她身上看出什麼來,多年前他第一眼看到這孩子時,她還只到他腰際那麼高呢,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似乎長大了不少? "陛下-"夜高鳴哪里能眼睜睜看著夜狂瀾得到侯位,今日就是冒死也不能讓她得逞. "狂瀾,你是女子,自然無法繼承侯位."軒轅辛直接無視夜高鳴,目光依然落在夜狂瀾身上. 夜家眾人聽此,頓時喜上眉梢,看來那丑八怪是沒有機會了. 可是沒等他們笑出來,卻又聽軒轅辛說道,"你成年之際,孤會親自為你賜婚,他日你若是生下兒子,孤便封他為鎮北侯." 等她成年,那也不過是一年的事了,在大周,十六歲便是成年的年紀了. "這一年里,鎮北侯一職由你大伯暫代."軒轅辛說完,又笑著問夜狂瀾,"狂瀾,孤如此做你可滿意?" 夜狂瀾眯著眼,人人都說周天子殘暴,她倒是覺得這位帝王更是老謀深算呵- 兩邊都牽制著,任由他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不絕任何一方的路,也不讓任何一方暢通無阻. "一切由陛下安排."夜狂瀾低頭說道,言語雖是謙遜,卻無半點卑微. "臣謝陛下隆恩!"夜高鳴激動的差點吼出來,就算是暫代,那他也是鎮北侯!一年的時間足夠他想辦法弄死夜狂瀾了,只要她一死,便再也無人能威脅到他鎮北侯的位置了. 縱使陛下寵信她,也不可能天天盯著她,說到底她也不過是個女娃罷了,他不信他夜高鳴連弄死一個女娃娃的手段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