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受了什麼委屈
即便往日表面看起來他對原主很是不錯,終歸伴君如伴虎,她在沒有完全強大之前,自是不會去觸碰軒轅辛的逆鱗的. 此時,夜家人已是滿頭大汗,帝王脾性捉摸不定,這夜狂瀾卻也是真能逗陛下開心,他們平日里鮮少親眼見到夜狂瀾與軒轅辛的相處模式,今日一見,卻又覺這夜狂瀾不除去,遲早是心腹大患. "狂瀾,你上來."軒轅辛像是選擇性的無視了跪了一地的夜家人,此刻又忽然朝夜狂瀾伸出手去,渾身的凶煞之氣也淡了不少. 夜狂瀾一愣,卻依舊面不改色,一身白衣身形窈窕,露在外面的半張臉是極美的. 尤其是那雙眸,似無盡夜空,一眼望不到底,看不盡摸不透. 夜狂瀾走上台階,軒轅辛立即就握住了她的手,一把將她扯了上去,慣性之下,她整個人直接撞到了軒轅辛懷里. 他並沒有用太大的力氣,卻也是扯的夜狂瀾手臂一陣生疼,他的身體更像是銅筋鐵骨,夜狂瀾覺得五髒六腑都被撞的顫了起來. 她輕微的蹙了蹙眉,臉上的表情迅速的平複了下去. 台階下的鹿秀立即就捕捉到了她的表情,他總覺得狂瀾小姐哪里變了. 往日里的狂瀾小姐,絕對沒有那樣深沉的目光,以及沉冷的性子. 龍椅上這一幕更是嚇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夜水靈與夜水悠卻是氣的臉都紫了,那個丑八怪在干什麼?勾引陛下麼? 她到底有什麼資格被天子青睞啊! "狂瀾失禮."夜狂瀾收回被軒轅辛拉住的手,整個人往後退了一步,垂眸說道. 軒轅辛眯了眯眼,靜距離的看,夜狂瀾這一身打扮倒真能入眼,以往他可從沒將她當個女孩子看. 只是剛剛探了她身上的氣息,為何突然之間元氣全無? "孤聽說,你前段時間失蹤了,若是受了什麼委屈,盡管告訴孤,孤定會為你做主." 夜家人聽此,頓時嚇的尿意四起,尤其是夜水靈與夜水悠,她們本以為老不死的掛掉了,這丑八怪對陛下也沒什麼價值了,她被棄之如敝履也是遲早的事,所以她們才膽敢那樣找她麻煩. 哪知陛下竟是如此關心她! 兩人緊張的一身血液都凝了起來,雙手緊緊的握拳,連指甲都陷入了掌心里,生怕夜狂瀾在陛下面前說她們壞話. "陛下,自瀾兒失蹤以來,臣是擔心的夜不能寐,好不容易才將瀾兒尋回."夜狂瀾還未回話,夜高鳴卻已是搶先對軒轅辛磕了兩個頭,"瀾兒自醒來之後,性子就變了些,這些日子以來,內子和家里眾人都盡心照顧瀾兒,不敢有半點差池,瀾兒自是不會受什麼委屈的." "是啊,在家里,四妹妹就是天,我們絕對是不敢讓她受委屈的."夜水靈趕緊說道,"陛下您知道,臣女的母親,向來視四妹妹為己出,怎會有半點怠慢?" "瀾兒,大伯母是怎樣對你的,想來你是再清楚不過的了~"獨孤蕙終于也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