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偽善強勢
g,更新快,無彈窗,!

此刻夜高鳴正盯著夜狂瀾,臉上滿是柔和的笑意.

"爹,她有什麼可厚待的."夜水靈頓時不依了,她幾步走過去,扯著夜高鳴的衣袖撒嬌,"以往陛下疼她,那是因為她是侯府嫡房之女,現在爺爺死了,子承父業,這鎮北侯府還不是我們的,她還算個什麼東西?"

夜水靈的聲音雖是不大,卻還是被好些人聽見了.

夜水悠與夜水裳來的時候,就剛好聽見此言.

夜水悠頓得意洋洋的看了遠處的夜狂瀾一眼,便道,"是啊,大姐說的對,以後這鎮北侯府,哪里還有她夜狂瀾什麼事."

她就是個大喇叭,這一嗓子吼出去,所有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胡說什麼."夜高鳴頓時變了臉色,朝著不遠處隨之而來的夜高勳道,"二弟,你就是這麼管教女兒的?"

夜高勳生的瘦弱,高高的個子,雙眼微凸,眼下有些微淤青,跟紅光滿面的夜高鳴對比起來,顯得有些病態.

"悠兒不懂事,大哥莫要與她一般見識."夜高勳陰著聲音說道,他的嗓音有些沙啞,整個給人一種陰森詭譎之感.

皇帝今日讓夜狂瀾乘六馬進宮,還讓鹿秀大人親自來接她,顯然不止是安慰她那麼簡單了,誰知道這天子心里在盤算些什麼?

更何況,聽說那夜狂瀾自從被找回後,連性子也變了許多.

而大房向來偽善強勢,他現在任何一邊都不想得罪.

"你還不過來,杵在那兒好看麼?"見夜水悠一臉懵逼的站在遠處,夜高勳莫名的就有一股子怒意,他怎麼就生了這麼個女兒.

夜水悠低了低頭,心里真是委屈極了,她哪句話說錯了?怎麼連父親都開始護著夜狂瀾那個丑八怪了?

"呵-"大門處,站在馬車邊的夜狂瀾忍不住冷笑一聲,這一家子還真夠熱鬧的呵.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夜高鳴和夜高勳,這兩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看來今日可是精彩了.

她原本是想將夜明珠一起帶著進宮的,無奈哥哥前幾天受的傷還未好,加上他本就身子虛弱,皇宮離鎮北侯府可還遠著,加上這一家子心懷怪胎的,夜狂瀾便將他留在了府里.

"狂瀾小姐,請-"鹿秀未曾看夜高鳴等人一眼,他親自掀開車簾,對夜狂瀾說道.

夜狂瀾回之一笑,一雙眸子深邃的似夜空一樣.

鹿秀不經意瞥了一眼,心頭忽的一跳,他怎麼覺得,狂瀾小姐跟以往有些不太一樣了?

……

一路上,馬車浩浩蕩蕩的駛向皇宮,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便開啟了各種意|淫模式.

鎮北侯戰死北疆的消息自然不是他們能知道的,而對于這位心狠手辣的鎮北侯府四小姐,人們可是有聊不完的談資.

鬼知道這次皇帝陛下大張旗鼓的將鎮北侯一家子接進宮中是做什麼?

"你們還沒聽說呢?前陣子那夜四小姐不是失蹤了麼?聽說找到她的時候啊,那個衣衫不整喲……"

"還有這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