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天子身邊的紅人
皇甫錦一直半跪在地上,直到皇甫情深讓他起身後,他又才另外提起夜狂瀾的事. 皇甫情深面無表情的聽著,在他眼中,夜狂瀾只是鎮北侯府嫡孫女,是一個身份罷了,對于夜狂瀾這個人,他絲毫不在乎. "殿下既是有意拉攏鎮北侯府,何不讓鳳玄大師為夜明珠煉藥,也算是賣給夜狂瀾一個面子?"在皇甫錦看來,這絕對是與鎮北侯府搞好關系的捷徑. "要本王賣面子,也得看那人值不值."皇甫情深說著,依舊是一張沒半點變化的面癱臉. 夜棲死沒死是一回事,他幫不幫夜狂瀾是另一回事. 他倒是挺想看看,這夜狂瀾到底有沒有本事讓朱邪替夜明珠煉藥. …… 三日後,夜狂瀾終是收到了入宮的傳召. 而應召入宮的,除了夜狂瀾外,還有大房,二房. 夜狂瀾穿了一件素白色的長裙,長發微挽,別著兩根水玉梨花簪. 面紗遮住她下半張慎人的黑臉,露出光潔的額頭和一雙幽深的黑眸. 單說原主這張臉吧,輪廓和五官都是非常精致的,若是下半張臉正常的話,那也真算的上是個大美人了. 夜狂瀾當初看到這上白下黑的一張臉時,也是蛋疼了許久,一開始連她自己都以為這臉是左右陰陽……哪知道會是上下啊,真是莫名的尬. 加上原主平日里淨是給自己整的花花綠綠的,將她本有的半張美貌臉完全給糟蹋的不成樣子了. 如今夜狂瀾這麼一做改變,她往那兒那麼一站,倒也是真像那麼回事了,眾人活生生有種土鱉變閨秀的感覺. "狂瀾小姐-"夜狂瀾一出來,一個栗發少年便迎了過來,他先前已經遠遠的打量了夜狂瀾一番,此刻目光規矩的很,少年指著身邊一輛六馬車輦說道,"陛下特別交代,請狂瀾小姐今日乘坐此車入宮." 根據大周律,天子乘八馬,諸侯乘六馬,一品官員乘四馬,普通貴族乘兩馬. 夜狂瀾雖是鎮北侯的嫡孫女,卻並沒有官職在身,而周天子特地讓她乘諸侯車入宮……這大概是周天子表示的態度. 夜狂瀾看了少年一眼,他生的白皙清秀,眼睛大大的,比姑娘還好看,一身墨色衣袍,襯的身材筆直修長. 原主倒是對此人有記憶,這人正是周天子身邊的紅人鹿秀,才十七歲的年紀,已經是一名六星陰陽師了. 夜狂瀾對他點了點頭,"有勞鹿大人." 鹿秀眯了眯眼,恭敬的退到一邊. 此時,大房和二房的人剛好出來,看見了這一幕. 夜水靈頓時眼睛都要直了,她皺著眉,拽了拽獨孤蕙的衣袖. 獨孤蕙身著一身朱紅色的宮裝,由兩個嬤子扶著,被夜水靈這麼一拽,她便也朝夜狂瀾的方向看了過去. "看來陛下還真是厚待瀾兒啊-"獨孤蕙未言,她身邊一個中年男人便已開口. 他看起來不到四十歲年紀,身姿魁梧挺拔,一身官服更是襯的整個人英明神武,他便是鎮北侯府庶長子夜高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