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比以前更囂張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步就是毀她名聲,只是她明明算好的,那晚夜狂瀾卻被他人擄去……

過程是怎樣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是她想要的,夜狂瀾貞潔已失,她手里的籌碼便又多了一份.

想及此,獨孤蕙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連唇角都不由得上揚了.

"是麼?"見她笑了,夜狂瀾也抬起頭來,似笑非笑的盯著她,那打量又玩味的眼神看的獨孤蕙直發憷.

"既是如此,那還真得繼續麻煩大伯母了-"許久之後,夜狂瀾才說道.

"那是自然-"獨孤蕙保持著微笑,便要伸手去拉夜狂瀾.

夜水靈整個人都快要氣炸了,她今天明明就是跟來給夜狂瀾找不快的,怎麼到了現在,母親反倒是對夜狂瀾好起來了?

"不過啊,狂瀾可得提醒大伯母一句."沒等獨孤蕙的手靠過來,夜狂瀾又開始說道,"大周律法,以嫡為尊,爺爺為國捐軀,想來當今陛下也是會憐我兄妹二人孤苦無依,多加照拂."

獨孤蕙即將挨到夜狂瀾的手頓時跟開水燙了一下似的,她臉色微變,原以為這個丑八怪至少對她還有所尊敬,不想這麼快跟她撕破臉的,可沒想到她竟是直接抬出了陛下.

皇帝性情暴虐,正因如此,他反倒是有些欣賞同樣暴虐的夜狂瀾,加之她鎮北侯嫡出孫女的身份,對她倒是很不一般的.

"哥哥現在用不起百年雪參了,那麼狂瀾只得進宮去求陛下了-"

夜狂瀾像是壓根就沒看見獨孤蕙的表情變化一樣,繼續說道.

"皇帝陛下日理萬機,這點小事又何必麻煩陛下呢?"獨孤蕙慢慢收回手來,強擠出一絲笑,"雪參一事,定是那些不長眼的奴才干的,瀾兒盡管放心,大伯母定會教訓他們,給你一個交代的."

"呵-"夜狂瀾心頭冷笑兩聲,面不改色道,"哥哥體弱,怕是等不到大伯母送來的百年雪參,我看,狂瀾還是進宮求陛下的好-"

"瀾兒,你這是做什麼?不信大伯母麼?"獨孤蕙微微蹙眉,盡管面色相對平靜,可聲音已經急促了起來,"今天晚上,百年雪參一定會送過來的."

獨孤蕙本想著自己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夜狂瀾好歹是要給她點台階下的.

哪知那夜狂瀾卻是恬不知恥的回道,"好啊,那我就等著了,不過大伯母可記著,不是一株,是一箱啊."

百年雪參,那是多珍貴的靈藥?一株價值千金啊,要她一時間拿出一箱百年雪參,簡直就是喝她的血啊.

盡管這些東西,本就應該是夜明珠的……

獨孤蕙皮笑肉不笑,袖中的雙手緊緊的握起,連說話的語氣都變的陰陽怪氣起來,"瀾兒可真是長大了啊."

夜狂瀾懶得理她,像尊佛爺一樣坐在位置上,眸底的寒光讓人瘆得慌.

夜水靈真是恨不得上前去抽她兩個嘴巴子,她是來耀武揚威的,可現在卻是比吃了蒼蠅還惡心,這個夜狂瀾,怎麼比以前更囂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