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紅杏入牆
夜狂瀾坐在石凳上,之前沒注意,現在抬眼看過去,卻見牆外大片緋紅的杏花伸了過來. 紅牆高築,卻也能看見牆外隱隱聳立的巍峨宮殿,金光閃閃煞是紮眼. 只是這大冬天的,紅梅常見,杏花是什麼鬼? "這牆外面住的什麼人?"夜狂瀾看了好一會兒,忍不住問道. "隔壁住的是晉王殿下."夜明珠說道,他看夜狂瀾的眸光又多了一份心疼,不知她受了多大的刺激,連隔壁這尊魔神修羅一樣的鄰居都給忘記了. 別人怎麼說他不管,反正他就這麼一個妹妹,無論如何都會好好保護她的,她若是受了委屈,他也會不顧一切為她討回公道的. "晉王……"夜狂瀾微微蹙眉,腦子里對這位晉王沒多少印象. "紅杏入牆有些礙眼,折了吧."夜狂瀾眯著眼,想著隔壁這位大冬天紅杏出牆的晉王,大概也不是什麼好鳥. "喲,咱們嫡小姐恢複的很好嘛,連晉王殿下的杏花也敢去折了."夜狂瀾還未動手,便聽得不遠處傳來一道少女的聲音,含著半分譏諷. 夜狂瀾眸子一沉,只見不遠處,兩個身著華服的少女在丫環和嬤子們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這說話的少女,穿著一襲淺粉色的皮裘,看起來十六七歲的模樣,眼睛很大,臉微圓,身子有些微豐腴,此人正是二房長女夜水悠. "四妹妹你別動氣,二姐是關心你才如此說話的."見夜狂瀾沉眼,夜水悠身邊,另一個身著綠羅裙的少女趕緊開口說道. 少女皮膚白皙,柳眉彎彎,眼角微垂,給人一種說不出的無辜感,她便是二房次女夜水裳. "四妹妹可要記住一點,但凡是晉王殿下的東西,咱們是丁點兒都碰不得的,今日你要折了他的杏花,怕是我鎮北侯府都不得安甯了."夜水裳繼續輕聲說道,顯得很是友善,只是提及晉王二字時,她的臉頰莫名便出現了一絲紅暈. "是啊,不該惦記的東西可別惦記."夜水悠扯了扯嗓子,"今時不同往日,你可別將自己太當回事了." "二姐~"聽得夜水悠如此說,夜水裳趕緊扯了扯她的袖子,還拿眼神瞟了一眼夜狂瀾. "我說錯什麼了麼?"夜水悠毫不在意,"今早宮里剛剛傳來消息,北疆一役大敗,偏心眼的死老爺子已經戰死沙場,你以為這鎮北侯府還會養著她這樣一個敗家的丑八怪麼?" 夜水悠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心都一抖. 夜狂瀾的眸光瞬間沉了下去,不知為何心頭忽如針刺.在原主的記憶中,鎮北侯夜棲對她可謂是極盡疼愛的,而原主也是將這位爺爺視做最親近的人. 夜明珠原本溫和的臉上,卻是起了一絲慍怒,他冷幽幽的盯著夜水悠沉聲說道,"胡說什麼?" "呵,這等大事我會胡說?"夜水悠冷笑一聲,"罷,你們兄妹兩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沒有了那老不死的撐腰,我看你們還怎麼橫." 夜水悠說著,盯了夜明珠一眼,唇角繼續挑起一抹笑意來,"夜明珠,你跟那個丑八怪不一樣,沒了老不死的庇護,你好歹能出賣下色相,說不定能遇到個好心官人,保你後半輩子無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