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重新認識


直到眼前出現一處八角亭,夜狂瀾才停了下來,邁步走了進去,夜明珠頓了一下也趕緊跟了進去.

緋紅的油紙扇剛剛被放置在一邊,便忽然聽見夜狂瀾說道,"這些年,辛苦哥哥了."

夜明珠腦子里嗡的一聲,從沒想過這一天會來的如此突然,他幾乎還沒做好心理准備,明明心里開心的要死,可整個人卻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怎的,一股子說不清的暖情,刷的一下從心底升了出來,那雙冰色之眸,這輩子頭一次氤起一抹薄霧.

夜狂瀾罵他的時候他不曾如此,砍殺他的時候不曾如此,可她一句辛苦,卻是讓他的心頭莫名顫動,甚至有些委屈.

"妹妹-"他聲音有些喑啞,到現在都還不敢相信.

"從今往後,狂瀾都不會讓哥哥再受委屈了."夜狂瀾道.

"妹妹,你怎麼?"夜明珠覺得自己是出現了幻聽,她到底是經曆了什麼,才會一下子變成這樣?

"從今天開始,你便當重新認識我了罷."夜狂瀾說著,外面風聲呼呼,她單薄的身子顯得越發瘦小.

夜明珠見了,立即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風,披到夜狂瀾身上,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想那麼做了,只是以往夜狂瀾十分排斥他,怕她生氣,所以他才忍住了.

現在見她在寒風中凍的臉色發青,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披風帶著夜明珠的體溫,一下子就將夜狂瀾的身子暖了起來,面紗下的唇角帶笑,她定定的看著他,道了一句謝謝.

"娘親離開時,再三交代我要好好照顧你,對哥哥又何必言謝?"夜明珠在她對面坐下,目光一直落在夜狂瀾身上,似乎覺得她眉宇間的戾氣消散了不少,變得平靜而沉穩.

"嗯."夜狂瀾點點頭,原主的娘親呂云初本是南齊尊貴的安和郡主,夜狂瀾三歲時父親戰死沙場,而母親也跟著殉情自殺了,所以才留得一雙年幼兒女.

正因如此,鎮北侯夜棲對夜狂瀾和夜明珠也多有愧疚,對這雙孫兒是疼愛有加,盡管夜狂瀾因為夜明珠的美貌,十分厭惡他,鎮北侯在府內的日子,兄妹兩過的那也真的是人上人的生活.

可現在……老侯爺五年來戍守在外,這鎮北侯府啊,早就變了樣子了.

大房看似溫和無害,這幾年來,暗地里動的手腳,可謂是花樣百出,原主之所以失蹤,很有可能與之有關.

至于二房,自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了.

夜狂瀾向來話不多,可她如此舉動已經是攪亂了夜明珠的心,好半天他才小心翼翼的問道,"妹妹,你的身子可好些了?"

夜狂瀾轉頭看著他,夜明珠的臉上是有一絲急色的,就那麼一個小表情卻是讓夜狂瀾心頭莫名一暖,她笑笑,"好多了."

這幅身子的確是弱了點,現在出來走走動動筋骨,感覺倒也還好.

"那就好."夜明珠像是從未見過她笑似的,一顆心噗噗的跳,即便夜狂瀾半張臉都被面紗遮住了,他也能從她眼中看出笑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