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見不得人的丑事
夜狂瀾看著眼前的這對母女,腦子里繼續閃過一些畫面,無外乎就是'夜狂瀾’與她們相處的模式,大夫人獨孤蕙平日里對夜狂瀾照顧的可謂是'無微不至’,對待親女兒大概也就如此了,夜水靈就是對她有所不喜,也不敢明面上表現出來. 可是,夜狂瀾看著眼前的獨孤蕙,卻覺得腦子里那些畫面,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瀾兒,你大姐姐沒有惡意,別放在心上."似乎察覺到夜狂瀾眸子里一絲不悅,獨孤蕙立即說道,"你失蹤這些日子來,大伯母是擔心的徹夜難眠,好不容易把你找回來了,你又是一直昏睡不醒,唉~" 徹夜難眠?夜狂瀾瞥了她一眼,獨孤蕙這氣色可好得很吶,一點黑眼圈都沒有的人,跟她說徹夜難眠?逗她玩兒呢? 此時又見獨孤蕙拿手帕擦了擦眼角擠出來的一點淚花,繼續說道,"現在你醒了就好,至于婚事……" 說到這里,獨孤蕙似乎是有難言之隱一樣,停頓了好半天才說道,"事已至此,大伯母會盡快想辦法,為你尋得一門好婚事的." 若是放到以往,夜狂瀾看見獨孤蕙掉眼淚,必定是第一時間去安慰的,可是現在,夜狂瀾只是冷幽幽的看著她,這讓獨孤蕙心頭有些疑惑和不舒服. 夜水靈也有些奇怪,心想莫非是這個丑八怪真的受刺激太大,傻了?從她們進來到現在,夜狂瀾怎麼一句話都不說? "四妹妹,你可真是越來越沒禮數了,母親安慰了你這麼久,你卻是連句話都沒有麼?啞巴了不成?" 氣氛好像瞬間到了冰點,一屋子的下人也不敢說話,個個低著頭提心吊膽的. 雖說平日里四小姐對大夫人很尊重,可若是現在受了氣,過後她只會將氣撒到她們身上,指不定到時候被四小姐打的缺胳膊斷腿的就是她們了. "所以,我要說什麼?"好半天之後,夜狂瀾終于開口了,她的嗓子很干澀,說出的話都有些喑啞,"大伯母倒是跟狂瀾解釋下,什麼叫'事已至此’呢?" 夜狂瀾話一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獨孤蕙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絲陰鷙,片刻後她又掛起擔憂的神色道,"我可憐的傻孩子……你還不知道呢……" 說罷,她又佯裝擦擦眼,也不讓屋里的下人們退下,直接說道,"大伯母真是不忍心啊……可是,那麼多人都看見過,也終是瞞不住的,你……你的貞潔已經沒了……" "是啊,四妹妹,你就不要裝傻了,這就是件見不得人的丑事,我們關起門來說就得了,若是鬧的人盡皆知了,在這大周,你以後還要怎麼做人吶."夜水靈趕緊插一嘴,眸里盡是喜色,她才是恨不得將事情鬧大的那一個. 她可是無比期待看見夜狂瀾滿臉絕望的樣子,可是左等右等,卻只見夜狂瀾非常平靜的抬了抬眼,隨意的撇了一句話下來,"你們是親眼看見我和男人上|床了?"